另一次是遇見你——亞洲動物基金創辦人Jill Robinson訪談錄

【導語】救熊的過程其實就是拯救我們自己。當我面對動物時最能感覺得到一種偉大的精神力量的存在,這是一種令所有語言都黯然失色的血親精神。應該對千百萬有感知能力的動物的苦難負責的是我們人類,而造成它們苦難的原因竟是為了一種我們並不需要的產品。成為一名純素食者顯然有益於我們的健康、荷包、環境,當然還有動物。

 

"謝羅便臣"是港人從其英文姓名Jill Robinson翻譯而來的,雖然實在算不上個好譯名,但多年來早已約定俗成,為避免困擾只得繼續沿用。如果有機會重來,根據發音,我希望把其全名譯為吉爾•羅賓森。近日又突發奇想,覺得應該把"吉爾"譯為"救爾"——"爾"指的是以月熊為代表的受難動物,而"救"它們出苦海則是她畢生的使命。因為,正如《墓誌銘》一歌裏所唱:"它們有兩次生命,一次是出生,另一次是遇見你。"

與月亮熊(即亞洲黑熊)的"第一次握手"發生在1993年廣東番禺的一個養熊場,當時她是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IFAW)的一名顧問。一隻一輩子都被關在鏽跡斑斑無法站立的鐵籠裏的月亮熊吃力地把手伸出來搭在她纖弱的肩上。驚回身,對視中,只覺得"它的目光刺穿了我的心"。沒有恐懼,沒有遲疑,她不假思索地握住了那只皸裂得像龜殼的熊掌,從此再沒有放下。才下肩頭,便上心頭——她把它放在了自己的心裏。

這次邂逅帶來的是她"一生中接受到的最強烈的資訊"。因為這次握手,她頓悟了自己的使命——終止養熊業,拯救月亮熊。

"每個人都有改變自己命運的可能。選擇傾聽向我們傳來的資訊或是轉身離開,將決定我們能在多大程度上改變自己與其他生命的未來。"

籌備5年後,她在香港正式創辦了以改善動物生存環境為目的的非營利性慈善機構——亞洲動物基金(Animals Asia Foundation,以下簡稱AAF)。1998年——也就是她創辦AAF的那一年,Jill應邀為北京的外國人社團舉辦一場演講,時任德國《明星》週刊駐華分社社長的Matthias Sheap買了張入場券送給我這個"愛動物的中國朋友"。那是我第一次瞭解可愛溫順的月亮熊和殘忍之至的活熊取膽。

Jill在京期間,已經與她合作了一期有關活熊取膽專題報導的Matthias請她和她的獸醫團隊共進午餐。那是我平生所吃的第一次素餐。演講加素食對我身與心的震撼是深遠的。Jill和她的幾位女同事分別來自英國、南非和澳洲,人都那麼美,都那麼有愛心,並且,都食素。我第一次知道,人可以這樣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有益於動物,有益於環境,有益於人類自身。

1993-2015。Jill對胸前有著一彎美麗的金黃色月牙兒形狀圖案的月亮熊所發的誓言一踐行就是22年。她右肩上所刻下的中文"月熊"二字經年不褪,曆久彌新。

2015-1998=17年

在AAF創辦以來的17年裏, AAF在中國共拯救了415頭月亮熊,在越南共拯救了144頭月亮熊。

多乎哉?不多也。因為在我們這片神州大地上,每天兩次以上慘遭淩遲酷刑折磨的月亮熊至少在10000頭以上!

微乎哉?不微也。須知每一頭獲救的月亮熊背後都凝聚著太多的艱巨努力,每一頭獲救的月亮熊的命運都從此改寫,就像是中了大獎!

第一隻獲救的月亮熊安德魯(Andrew)被熊場主砍掉了左臂,病纏身,皮包骨,可他仍然對人類寬容信任,就像一個溫暖的大男孩,他成了AAF的象徵。不久,他走了。"你的離去不會讓我們變軟弱,我們會因你而更堅強。"這句話刻在其墓碑上。雕塑家趙志榮為安德魯雕刻的塑像安放在AAF位於成都郊區的亞洲黑熊救護中心入口處,靜靜地守護著那些劫後餘生的大個子們。

AAF 的"保護月熊"、"貓狗福利"以及"圈養動物福利"等項目,都是圍繞著"尊重生命,終止虐待"的宗旨進行的。所有這一切不僅是為幫助受苦的動物重獲尊嚴,也努力改善人們對待動物的態度,推動人類與這個地球上的其他居民之間的和睦共存。讓動物從"征服"、"利用"、"資源"、"工具"這些浸透著人類中心主義價值觀的字眼所構成的地獄中掙脫出來,何嘗不是為人類自身贏得更多尊重的一種方式? "我們今天的生活方式,將會使下一代對殘忍熟視無睹。"

"保護月熊專案"是AAF的首個專案,也是重點專案。AAF在中國成都和越南河內分別建有兩個黑熊救護中心,通過專業的獸醫團隊,為獲救的取膽黑熊提供了一個安度餘生的處所。與此同時,AAF一直不懈努力,希望政府與公眾對這個飽經磨難的物種給予更多及時的關注與幫助,最終期望能改變每一頭熊的命運與種群的未來。"貓狗福利"項目宣導人與伴侶動物的文明共處,其中的"狗醫生"、"狗教授"項目,是中國國內最早的動物治療專案之一。"圈養動物福利"專案則是傳遞人與野生動物的正確相處方式,並著力推動勿讓動物淪為表演工具的動物福利理念。

除建立救護中心之外,宣傳教育自然也是AAF的工作模式之一,採取科學和事實為宣傳依據。同時,也爭取與各級政府進行合作,開展各種有效可行的動物保護專案,向公眾傳遞關愛動物和保護動物的觀念意識,引導人與動物正確相處的方式,從而解決動物面臨的各種問題,最終形成人與動物和平共存的和諧狀態。

17年來,因在拯救黑熊以及為改善亞洲動物福利方面所作出的傑出貢獻,英國女王向Jill頒發了"大英帝國榮譽勳章"之員佐(MBE)勳章;美國《讀者文摘》雜誌評選她為"時代英雄";她還當選為"感動中國的外國友人"……

在一次獲獎採訪中,Jill引用了她喜愛的美國詩人、新聞工作者及人道主義者沃爾特o惠特曼的詩句:

"我想/我可以轉變/與動物生活一處/他們是那麼/平靜和寡言/我佇立一旁/長久地看著他們/他們不會碌碌終日/也不會抱怨處境/他們不會在黑暗中輾轉反側/為過失而哭泣/他們不會令我作嘔/探討對神的責任/沒有動物不知足/沒有動物為了佔有/而瘋狂……"

後來,我常常回想起1998年的那次素餐。我告訴Jill,她是領我走上動保之路和素食之路的人。2003年,我開始救助流浪動物,所收養的第一隻貓咪靈靈至今還幸福地和我生活在一起。同時,我也開始嘗試環保健康的素食,但還素得不夠徹底。又過了兩年,我讀到了一本有"動物保護的《聖經》"之稱的著作——《動物解放》(Animal Liberation),促使我徹底棄肉從素。

因為認可我們的理念與實踐,無論是對我和我的團隊的流浪動物救助、我後來發起的中國動物保護記者沙龍和聯合發起的動保網、乃至講述我所收養的流浪貓故事的《那些刻在我們心上的爪印》一書,Jill都一如既往地予以支持和幫助。此外,Jill還向世界動物日組織推薦我擔任其中國大使,她自己則應邀擔任亞洲大使,我們與世界各國的大使們一起努力,通過各種方式提升動物生存狀況,改善動物福利標準。

2013年11月29日,從Jill手裏接過"亞洲動物基金15周年'愛之守護'最佳支持者"的證書,自忖何德何能?還有超過一萬頭的月亮熊在暗無天日的地獄裏被經年累月的酷刑所煎熬,為了它們,無論如何努力都遠遠不夠。時間就是生命,而沒有任何生命經得起永久的等待……

2012年2月23日,因正在積極尋求上市而引發社會各界巨大質疑聲浪的福建活熊取膽企業歸真堂為平息爭議,邀請媒體與公益慈善組織代表進入其養熊場參觀,這其中包括AAF。熟料AAF卻遭歸真堂阻止入內,Jill一行憤而離去。歸真堂隨即又向AAF發出了邀請,但AAF確信歸真堂的食言說明其透明度永遠無法得到保證,AAF已失去了與媒體同訪並于隨後向媒體發表聲明的機會,Jill遂仍選擇踏上了飛往成都的航班。在她起飛前發來的郵件的最後,是幾張獲救後的月亮熊自由嬉戲玩耍的溫馨圖片,外加印度國父甘地的一段名言:

"First, they ignore you, then they laugh at you, then they fight you, then you win." (首先他們無視於你,而後嘲笑你,接著是與你戰鬥,然後就是你的獲勝之日。)

向你致敬和學習,Jill!世界因你而更美麗。

"救爾"答問錄

無肉無蛋無奶無煙無酒,有愛有心有情有義有節。素食救動物、救人類、救地球。素食照亮生命。素食照亮所有生命。素食是最徹底的動物保護。世界和平從哪里開始?世界和平從餐桌開始!

因為日益意識到素食對於動物保護與生態環境的極端重要性,尤其是有鑒於動保人士中素食者仍屈指可數這一嚴峻現實,2015年9月,我決定寫一本新書,書名暫定為《生命之歌——世界著名素食者的心路歷程》,希望借由分享一些著名素食者的真實個人故事帶給人們特別是動保人啟迪與改變。很自然,第一個採訪對象便是Jill。在數十次的電子郵件往來中,Jill有問必答,回復了我關於其個人經歷、拯救黑熊、亞洲動物基金今昔、成為素食者、她的人生偶像等所有問題。思來想去,似乎沒有比保留其第一人稱的自述體更好的展現形式了,當然,該自述是經過編輯加工後的。

關於活熊取膽與亞洲動物基金

1993年,我隨同一個主要由臺灣人和日本遊客組成的旅遊團到中國南方的一個農場參觀。彼時彼地的所見、所聞、所聽,令我至今無法忘懷——神情淒切的黑熊腹部可怕的感染傷口流淌著膽汁,從其牢籠中哀哀地看著我。

忽然,我覺得有什麼觸了觸我的肩頭,轉身一看,我震驚地發現一頭母熊從鐵籠的縫隙間吃力地向我伸出了一隻熊爪。無暇多想,我握住了她的爪子,她眼中的悲哀、她傳遞出的資訊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至今從不曾忘記。我知道這輩子我再也不會見到她了。

忍無可忍。非得做些什麼不可。當時我還在為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IFAW)工作——從1986年到1998年,我在香港為IFAW做了12年的顧問——與北京的政府部門建立關係,直到我最終決定創建一個專門幫助熊的基金會。

1998年,亞洲動物基金因此而成立了。連我在內一共五個人。這個機構既無商務議程又無政治議程——這個機構專注於終止中國的養熊業。我們在我家的一個小房間裏工作,研究、寫作、粘貼信封、發給任何一個願意聆聽與支援我們的人。

我必須說,如果不是這幾個人,AAF現在可能還只是個夢想。謝謝你John、Boris和Gail.

John Warham:我當時的丈夫、終生的朋友和AAF董事會主席。從一開始,John就百分之百地給予我支持,儘管我們的生活因此被搞得亂七八糟。他甚至曾提議賣掉我們的房子。

Boris Chiao(喬博理):Boris始終與AAF同甘共苦不離不棄,負責我們在中國的救護中心的工作,全力以赴地迎接每一個挑戰。

Gail Cochrane:親愛的朋友、獸醫以及可供哭泣的肩膀。她在AAF工作到2007年,如今仍是AAF的忠實支持者,同時還仍然是我的獸醫!

這三個人從初創到現在都無條件地支持我,這種感覺是無與倫比的。更給我信心的,是知道像你一樣的我們可敬的支持者與我們心手相連,目標一致。

今天,為了把養熊業的真相昭告天下,我和我的150多名中國同事按照既定戰略富有同情心地忙碌著。我為我們的團隊而感到無比自豪——不管是在哪兒,人人都自覺自願、加班加點地努力工作,無論是我們設在不同國家和地區的代表處、在香港的總部還是在中國和越南的救護中心。因為我們都認識到,我們的工作負有重大責任,而為拯救生命帶來變化的時間卻又十分有限。

你說的沒錯,亞洲黑熊與大熊貓是如此的同種不同命。一位資深中國員工曾這樣描述大熊貓與月亮熊的生存境況——天堂與地獄。同為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附錄一中的成員,我永遠不明白為何這兩種動物的命運如此懸殊。

請讀一讀美國早期環保領袖、自然學家約翰•繆爾筆下的熊吧:

"熊是用跟我們一樣的塵土造就的,呼吸同樣的風,飲用同樣的水。熊的日子被同樣的太陽溫暖,他的住處被同樣的藍天覆蓋,他的生命隨著像我們一樣的心跳而轉折與衰退、被同樣的泉水所澆灌••••••"

從我的首次養熊場之行後到現在,我們並非對所有問題都有了答案,但22年來,我們對這個行業已經瞭解了很多很多。在這期間,我們去過亞洲超過100家的養熊場,分別從中國和越南的養熊場拯救了415只和144只月熊——雖然越南法律禁止養熊業。

中國

——共救出415只

——其中247只仍健在

(注:285只獲救,其中123只仍生活在成都;130只獲救,其中124只仍生活在南寧)

越南

——144共獲救144只

——其中132只仍健在

中國和越南

——共獲救559只

——其中377只仍健在

這些年來,儘管出現了一些新技術、新方法和新陳詞,然而,被活體抽取膽汁的熊而言,其所遭受的傷害與痛苦依然殘酷、依然可怕,一切與我1993年所聞所見別無二致,我可以代表AAF斬釘截鐵地這樣說。

如今,中國有很多人和很多群體也已經瞭解了真相,感謝媒體朋友使這個議題始終保持透明,也感謝公眾對該行業的質疑,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抽取膽汁對一頭活熊的傷害多麼深重是顯而易見的。

期待著那一天的到來——希望是在不久的將來。到那時,我們可以攜手終結這一瀕危物種數十年來所遭受的折磨,終結這一產業。

我相信,我會在我的有生之年看到這一天的——這是我們奮鬥的目標,尤其是因為養熊業在越南已被列為非法。我們都在見證由公眾與官方人物所領導的中國動物福利運動的發展與巨大的變化。隨著草藥與新合成的替代品出現在市場上,已經到了讓熊的"一生"回歸它們之所從來的森林裏的時候了。

我的一天

無論身處世界何處——我的一天都是這麼開始的:6點左右起床,回復頭天夜裏收到的郵件。如果正好是個星期五,那麼我就會發一封星期五微笑郵件給所有的團隊成員,希望大家週末愉快!我從來不曾一次在一個地方停留超過兩周時間——這不是在自吹自擂,而是因為工作的性質要求我頻繁地旅行,前往世界上許多不同的國家,介紹我們的工作,當然還包括隨時瞭解我們在中國和越南的工作。

如果是在香港,在回復郵件和淋浴之後,9點左右我會前往辦公室,在那裏度過繁忙的一天,與團隊、支持者、媒體等等開會,晚上7點半左右離開辦公室,在回家的計程車上完成電子郵件,然後在9點左右吃晚餐,看會兒電視、讀會兒書,直到睡著。我相信一夜7小時睡眠最好。

在成都的每一天也開始於一大早的郵件回復,喂和遛兔仔和Muppet(提線木偶)——兩隻從狗肉市場上救回來的狗狗。隨著員工們陸續前來上班,9點左右開始開會。如果正處於一周之中的幾天,那麼通常會在醫院給熊們做體檢,我會把筆記本電腦帶到手術室去工作。

每只熊都有固定的體檢程式。什麼情況都有可能發生,從一次日常的體檢——檢查血液、牙齒、眼睛、四肢、腹部超聲波(檢查有無肝癌跡象等等,這是在養熊場長年被手術抽取膽汁的結果,之前我們有很多頭熊最終都死於肝癌••••••)到拔掉破裂或有缺口的牙齒,如需要甚至是全腹部手術——如果發現了有肝癌跡象的話••••••當獸醫與護士工作時,我仍然坐在那兒處理電郵,同時完全清楚手術臺上的最新進展。黑熊是寶貴的,我們尊重他們作為個體的每一隻。

前一天可能在現場救一隻或多隻熊,後一天可能是迎候莫文蔚或孫儷等來自海內外的明星支持者——在成都的每一天都是不同的。其他日子則把龍橋黑熊救護中心作為夏令營,或者有來自中國和世界各地的支持者團隊到訪,或者跟隨我們的犬醫生外出看望老人之家,狗狗們的到來確實能令患者振作起來。有時候,會有中醫來訪,我們一起討論用草藥替代熊膽汁以及承諾加入"治療無傷害"行動——他們和同事們將永不開處方或售賣熊膽汁製品。我們也在中心接待政府官員,同時歡迎來自世界各地的其他動物福利與保護團體負責人來訪。有時我會在學校、大學或商業團體如"扶輪國際"做演講。週末通常用來"補課"——為書籍或刊物撰稿或準備新講演稿。如果是星期五或星期六,我也許會和成都團隊共進晚餐,以此來放鬆和開心!棗子樹是我最喜歡的成都素食餐廳!

跨越世界的路演既忙得四腳朝天又很有趣——飛機剛一落地某個國家就馬上要與我們當地的同事和支持者開碰頭會。總有太多人要見——包括媒體與主要資助者——對這樣的會見我們很重視。下午晚些時候通常會被用來準備晚上的活動——幫忙佈置、確保技術方面不出問題、PPT演示稿準備停當等。夜晚到來了,路演開始了,通常我會先用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介紹我們在中國和越南的工作——熊、犬、貓以及圈養動物,播放圖片與視頻,然後同樣重要的是感謝在座的聽眾。若有明星在座——比如我們的英國大使Lesley Nicole和Peter Egan(兩位大使分別為熱門英劇《唐頓莊園》(Downton Abbey)中Mrs. Patmore和Shrimpy的扮演者)——我們會花更多的時間與他們互訴近況並再次感謝他們為幫助我們所做的傑出工作。

最近在美國,我們和好萊塢經典影片《愛情故事》的主演艾麗•麥古奧(Ali MacGraw)、槍與玫瑰樂隊(Guns N' Roses,國內簡稱"槍花")前鼓手馬特•索蘭(兩位都是我們的美國大使)以及音樂偶像魔比(Moby)一起度過了愉快的時光。明星的支持非常重要,當他們的價值觀與道德觀和我們基金會的一致時,這種支援就顯得尤為珍貴無比。

沉甸甸的榮譽

毫無疑問,在我所獲得的各種榮譽裏,我最珍視的是 "中國因你更美麗"——"感動中國的外國友人"獎。在一個我所熱愛的國家獲得這樣一項殊榮、而且是從一位將動物福利強調為中國社會發展進程重點的人(天津廣電集團管委會主任、天津電視臺台長萬克)手裏接過該獎,我實在無法令自己感到比這更自豪了。中國擁有仁民愛物的豐富歷史,這一優良傳統在今天日益為越來越多了不起的人們所發揚和廣大。

新聞重播:

2010《泊客中國》頒獎盛典

由天津電視臺、香港鳳凰衛視聯合主辦、聯合國開發計畫署駐華代表處協辦的"中國因你更美麗"——2010《泊客中國》頒獎盛典在北京二十一世紀劇院隆重舉行。2010年是聯合國確定的"生物多樣性國際年",保護生物多樣性是全世界共同的責任,"2010《泊客中國》盛典"從上百位國際友人中甄選出的12位在華從事環保綠色生態的傑出代表榮獲盛典授予的至尊榮耀。一個個生動的面孔,一句句肺腑的感言,一段段感人的故事,讓人們領略了"泊客"們的精彩人生。其中一位獲獎者便是亞洲動物基金創辦人、黑熊拯救者、"亞洲野生動物的天使"謝羅便臣女士。

"救熊的過程其實就是拯救我們自己。每一隻重救自由的熊兒都給我們提供了這個行業是多麼恐怖的重要證據,同時也給了我們繼續前行的新希望、勇氣與信心。令人欣喜的是,在一個像中國這樣的美麗國度,人們對待動物的態度與看法正在經歷一場巨變——我們與它們是如此緊密地共存共生的啊!"

從聯合國和平使者珍•古德博士和萬克台長手裏接過獎盃,Jill即席發表了如上的一番感言。

另一個特別的獎項——當然——就是從英國女王手中接過大英帝國員佐勳章,旨在表彰我為亞洲動物福利的發展所做的工作。這又是一個殊榮,再次體現出世界領導人終於開始關注與重視對所有眾生的福利與保護工作了。

我自己和家人

我出生在英國諾丁漢郡紐華克市。母親去世時我剛滿一歲半,妹妹才5個月大(她比我小13個月)。我的父親逝世于2001年,那之前很多年他都被老年癡呆症所困擾,所以對我究竟在做些什麼並不很清楚,但我相信他會感到驕傲的,因為他也愛動物,尤其是貓咪!

我從小就喜愛動物。16歲時開始在一家寄宿貓舍做義工,主人外出度假或出差時把貓兒寄養在那裏,我的工作是給大貓和小貓餵飯,還有一項重要的工作就是當好鏟屎官!

我的前夫John是國泰航空公司的飛行員和專門負責培訓工作的機長,我們早在1985年就移居香港了。

我在香港的家庭成員有狗也有貓。

狗兒:Chives(細香蔥)、Clover(三葉草)以及只有兩條腿的Lelly(樂樂)和她的狗娃Muddie。樂樂和Muddie是一對兒流落中國街頭的流浪狗母子,被遷往高樓大廈新居的原主人遺棄在山西大同一個火車站附近,樂樂的兩條後腿都被火車壓斷了。英國《每日郵報》曾報導過樂樂的不幸遭遇和轉悲為喜的幸福新生——"兩條腿的流浪狗成為國際動物大使!"。

貓兒:Flipper,一隻三條腿的虎斑貓,外加多年前從北京貓奶奶(丁奶奶)那裏領養的一隻患有小腦增生症的漂亮白貓!

在大陸(成都救護中心),我有兩隻從狗肉市場救出的狗兒——Muppet(布偶)和兔仔。

我有宗教信仰嗎?關於這個問題,著名動物學家珍•古德說得最好。2010年9月,當被問到是否信仰上帝時,珍•古德博士是這樣回答的:

"我不知道誰是上帝或上帝是什麼。然後我的確相信某些偉大的精神力量。當我置身于大自然之中時尤其能感受得到。那是一種比我或任何人都強大的力量。我感受得到。對我而言這就夠了。"

像珍•古德一樣,我也相信一種偉大的精神力量••••••當我面對動物時最能感覺得到其存在,這是一種令所有語言都黯然失色的血親精神。

我想讀的書連一半都還沒讀完,目前正在讀的一本書是《河馬愛情故事》,作者是Karen Paolillo。

我推薦馬克•貝科夫博士(Ph.D. Marc Bekoff)所有的著作,包括《動物的情感世界》、《動物的重要性》、《動物宣言:延伸我們慈善足跡的六個原因》、《海豚的微笑:奇妙的動物情感世界》等等。

還有珍•古德博士所有的書。其中一本《珍效應——珍古德頌》,作者是Dale Peterson 和Marc Bekoff,我有幸撰寫了其中的一章《熊大使珍》。

皮特•辛格教授(Peter Singer)的《你能做的最大善事——有效的利他主義如何轉變道德生存的觀念》與《動物解放》。

如果你只選擇看一部關於我們如何對待動物的影片,請你、請你一定要看《地球公民》(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buQ-J04eLQ)!

我的人生偶像

你問我有沒有偶像,有!我六歲的時候看了一部電影,該片深深地打動了我並由此開始了我通往動物福利的旅程。片名叫做《生而自由》(Born Free),攝製於1966年,講述的是一個真實的生命故事——一隻孤兒幼獅被人撫養長大、最後回歸非洲荒野。

看罷影片,我情不自禁地愛上了扮演女主角的女演員。多年後我終於見到了她本人並再一次愛上了她這個真人——Virginia McKenna(弗吉尼婭•麥肯娜)——她成為了我非常特殊的朋友以及亞洲動物基金的英國資助人。

該片見證了弗吉尼婭與丈夫Bill Travers開創"生而自由基金會"並領導了一場旨在終結殘酷的囚禁動物的全球使命。我贊同與分享弗吉尼婭的使命,而且,正如生而自由基金會一樣,AAF也幫助個體動物並為將所有野生動物回歸其所屬的大自然而努力。

弗吉尼婭不止一次造訪過我們在中國和越南的救護中心,支持我們的工作,並將其第一手的參觀養熊場的經歷用文字記錄下來,而且還創作了一首最為優美的詩歌《庇護所》。她離開成都那天一早,我一起床就在門下看見了她夜裏塞進來的這首詩作,讀之不禁熱淚盈眶•••••••

去年我跟隨弗吉尼婭完成了一次重返非洲之旅,這是我一生中最難忘的旅行,我們一起站在母獅Elsa的墓前•••••••我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天、那趟旅程,以及與我在這個世界上最尊敬、最熱愛的人在一起的日日夜夜、時時刻刻。

我當然也愛珍•古德——她數次訪問過我們的成都救護中心,並為一隻獲救的月熊命名為"曼德拉",以紀念這只月熊被囚禁多年後對人類的寬恕之心••••••

你關於世界著名素食者的新書一定要採訪弗吉尼婭和馬克•貝科夫博士。貝科夫博士是美國科羅拉多大學動物學教授,享譽國際的著名動物認知行為學家和科普作家,也是珍•古德博士長期的研究搭檔。這是他們兩位元的聯繫方式,就說你是我的朋友,你已經採訪了我•••••

Sanctuary避難所

Virginia McKenna OBE

大英帝國官佐勳銜獲得者弗吉尼婭•麥肯娜

The moon I love the most我最愛的月亮

Is not the gleaming ball不是個閃爍著五彩光芒

of iridescent light的球體

Sailing the night sky在夜空中航行

 

The moon I love the most我最愛的月亮

Rides on the night-dark chests騎在野生黑熊

of wild black bears, 那夜黑般的胸前

Sometimes pure white有時純白

Or ivory or cream或象牙白或奶油白

Its crescent marks these beasts那新月形註定了這些野獸

Sublimely Tragically高貴地 悲慘地

 

These are the chosen ones他們是被選中的

Victims of man's callous need人類冷酷治癒需求的犧牲品

For cures. Bile in a bottle瓶中的膽汁

Elixir to end his pain靈丹妙藥的止痛劑

 

But for the trapped moon bears但那些被囚禁的月亮熊啊

The pain is endless痛苦無終無盡

Taps turn. Tubes drip接頭打開 膽汁滴入瘺管

The cage an iron glove牢籠是只鐵手套

Torment is infinite折磨豈有止境

 

Yet here around me再看看在我身邊

At the Sanctuary在這避難所裏

There is the sweetest sight 一副最甜蜜的圖景

Bears play and sleep熊兒安眠嬉戲

And shuffle as they will隨心所欲踱來踱去

They feel the air and smell the rain他們感受到風、聞到雨

And learn that human-kind方知人類的善良

Can be just that其能如彼

 

How humble we should be我們應該多麼謙卑

To have their trust去贏得他們的信任

How steadfast we must be我們必須多麼堅定

To change men's hearts去改變人心

So all the crescent moons到那時所有的新月

Imprisoned still那曾被監禁不動的

Can shine once more始能再度輝映

2006年5月10日•成都

(注:為使讀者更好地理解此詩,特將原詩與我的粗淺譯文並列於上)

關於素食

我大約在20年前就開始吃素了,但吃全素不過2年多。時光若能倒流,真希望我能早得多地變成一個純素食者啊••••••

當時,隨著我讀到越來越多關於奶牛及其悲慘生存境況的報導(比如這個網站http://freefromharm.org/dairyfacts/ ),瞭解到它們終其一生都被迫在不斷地生牛仔,小牛仔一生下來幾個小時就被帶走,這樣就能讓牛媽媽不間斷地為我們人類生產牛奶!整件事令人對身為人類深感恥辱——真相大白,我認識到我們是唯一飲用其他物種奶汁的哺乳動物,應該對千百萬有感知能力的動物的苦難負責的是我們,而造成它們苦難的原因竟是為了一種我們並不需要的產品。用穀歌搜索一下奶牛養殖業或乳製品行業,看看初生的小牛寶寶被迫與母親分離,剛剛分娩的母牛的唯一作用就是立即通過人工授精再次生產以提供牛奶、黃油與乳酪,母子牛兒都為其不幸而哀鳴••••••

另一個轉捩點是每當想到"一生"這個詞•••••••

英國哲學家傑瑞米•邊沁(1748-1832)對此有過也許最為明智的回答:"問題不在於它們能否推理,或它們能否談論,而是它們是否在受苦?"

和我們一樣,動物也只有一次生命。那是它們的生命,它們唯一一次的生命,生命對它們而言正如對我們而言一樣重要。哺乳動物正如我們一樣,擁有中樞神經系統與疼痛受體。大象也和我們一樣,擁有親密的群居的家族單位,並會哀悼其他大象的離世。魚類會預知將會對其帶來傷害或疼痛的情況並設法避免。當然了,只要曾經擁有和照顧過一隻狗兒,任何人都會見證一隻動物無條件的愛,它們常常會活著去幫助或犧牲生命去保護我們的生命。

事實上,一隻狗兒在智力上與其他諸多物種並無甚差別,而我們卻習慣於對這些物種施以殘忍與輕蔑。比如豬,作為一個物種,我們通常都把它們視為骯髒、卑微甚至可笑的動物——仿佛它們的生命、它們跳動的心臟都比我們低等一般。最近,當我安靜地閱讀之時,我在思索,為什麼一種聰明的動物能夠進入我們的心裏,而另一種同樣聰明的動物卻命終於我們的冰箱裏了呢?

在我看來,從征服的意義上而言,那種認為我們"統治"動物的信仰大錯而特錯。我相信,"統治"一詞在既往的幾個世紀裏被嚴重地曲解了,不是說我們有能力和權力對它們做我們所選擇的,而實際上是指關愛與養育那些與我們分享其生命的動物。與它們和諧地、和平地共生的正確之道便是努力防止與減輕其痛苦。

所以,事實上我相信,如果我們希望讓這個世界變得對動物好一些,我們就必須停止吃它們——或者至少是少吃它們。我很羞愧地說,我用了這麼久才成為了一個純素者。

就連農場主也開始站出來公開對抗畜牧業了,例如聲稱"應該立即終止(畜牧業)"的"Bob Comis。在一篇題為"農場懺悔:我養殖牲畜,我想我可能錯了"的訪談中,Bob看著那些他養殖、研究、試圖合理化並尊重其生命品質的動物們得出了這樣的結論:儘管他已盡可能地人性化,畜牧業仍導致它們不適。這一坦承令人震驚,但當人們看見全世界各國屠宰場等所有那些"公開的秘密"時卻不應感到驚訝。這個世界上規模巨大的工廠化養殖業竟通常被視為人性化,這怎麼可能呢?

我衷心希望碧姬芭鐸是素食者甚至是純素者(注:回答我有關碧姬芭鐸是否素食者的問題。當時法國碧姬芭鐸基金會的代表正在北京訪問並將赴成都拜訪Jill)。

現在我們對於食品業給動物帶來多少痛苦已經有了足夠的瞭解——儘管我們不堅持AAF的每個員工都必須是素食者乃至純素者,但我們會鼓勵大家朝這個方向努力。我們在成都的月熊救護中心基地為員工提供純素與素食的選擇,並將逐漸開始實行素食/純素日——目前是每週二與週五。我們在越南的餐廳完全是素食的。一步一步地來吧。

我相信,如果我們都能認真思考"一生",也就是說,我們的行為將對禮贊或終結其他物種的一生負責,我們可以對如何過好我們自己的一生做出正確的抉擇。作為動物福利行動者,我們比大多數人都曾目睹和理解動物所遭受的苦難,我們的影響遠比我們所預期的要來得深遠。

一個簡單的真相是,這個世界再也不能繼續我們目前對動物和動物製品的消費了,龐大的消費量給健康所帶來的後果極為可怕——不僅僅是動物本身在遭受巨大痛苦,也包括我們所消費的動物肉類的終端效應——為維持其活著所被迫吞下的所有抗生素。我相信糖尿病過去在中國是聞所未聞的,今天卻已成為一種極為令人擔憂的疾病,罹患該病與飲食改變——更多人消費更多肉類及其他動物製品——相關。對環境的破壞無疑在增長,中國某些地區的缺水問題益發嚴重,而這也與大部分水都消耗在了畜牧業上有關。

成為一名純素食者(即使一周只素食一兩天)顯然有益於我們的健康、荷包、環境,當然還有動物。所有中國熱愛動物的人都可以成為智慧與勇敢的使者,一起為動物發出更富有同情心、更環境友好型的呐喊。

就連聯合國現在也承認人類對肉食與乳品的消費無法持續,並敦促全球行動起來轉向無肉無奶的飲食。以色列正在迅速成為全世界首個純素食國家,其800萬人口中的100萬已不再吃肉!

以下是不久前我為一家雜誌所寫的,關於不僅身為一個素食者或純素者,而且進一步審視我們的生活••••••

"我們怎能繼續這個針對人類、動物以及環境的暴力迴圈?貧窮、貪婪、麻木是三個最典型的症狀,說明我們的地球正行進在一條危險的道路上,作為對這些物種應負的責任,我們被迫選擇或者糾正錯誤或將面臨持續惡性循環的嚴峻現實。

"人怎麼可能在其他生命的痛苦面前轉過臉去?我們必須睜大雙眼,而不是對人類的貪婪與消費所帶來的真正可怕的後果視而不見,否則就不會有任何和平的國度可言。看看你所購買的——無論是食物、衣物、護膚品、傢俱或是禮物,想想看,好好想想看,這些產品的源頭是什麼,然後讓你的良知選擇是否應該購買。絕大多數人並非故意殘忍,可實際上我們生活在這樣一個世界:我們自欺欺人地相信動物是為了那些給我們帶來快樂的事物而被"人道地"屠宰的。再也不能繼續這樣生活下去了。

事實的真相是,作為個體,我們的手中擁有無窮的力量,可以創造這樣一個和平的國度,改善這個世界,一步一步地通向天下太平。"

(作者專欄的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代表拯救地球網的觀點。文章屬作者原創內容,並授權於拯救地球網使用;如需轉載請保留原意並注明來源。)

評論
用戶: 驗證碼:
匿名

熱點

相關文章

本欄目推薦

本欄目最新更新

本欄目熱門文章

全站推薦

全站最新更新

全站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