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姆斯•漢森:抗擊氣候變遷,期限僅剩四年

世界權威氣候學家詹姆斯·漢森認為,奧巴馬政府是避免城市水患、物種滅絕和氣候災難的最後機會。他在接受羅賓·麥凱(Robin McKie,英國衛報科學編輯)的採訪時闡述了這一觀點。

在詹姆斯·漢森位於曼哈頓的全木裝飾辦公室的一面牆上,這位卓越的氣候學家釘著三個孫輩的10張照片:索菲、康納和傑克。這些照片是辦公室唯一的私人陳設,裏面堆滿了一摞摞的卷宗夾、一捆捆的報紙和一箱箱的氣候變遷及大氣測量報告。

詹姆斯·E·漢森是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位於紐約的戈達德太空研究所(GISS)主任,無疑是一位慈愛的祖父,同時也是國際上受人尊敬的氣候科學家。然而,照片不只是家人之愛的表達,它們還是這位67歲的科學家對於子孫後代所肩負責任的提醒。他目前認為,因為來自工業和交通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猛增,全球溫室災難正在失去控制,對子孫後代構成威脅。

漢森在1月初表示:“人們把我說成是氣候變遷研究的鼻祖。實際上,我只是一位祖父,我不希望我的孫輩們說,祖父知道正在發生什麼事情,但是沒有把事情說清楚。”因此,他向巴拉克·奧巴馬(已於1月20日就職美國總統)發出警告。漢森表示,奧巴馬四年主政為世界提供了一個正確處理事情的最後機會。如果失敗,等待著人類的將是災難──融化的海洋冰蓋、城市水患、物種滅絕和沙漠蔓延。

“如今我們再也承受不起變革的任何推延,”漢森說道,“我們必須在新政府的任期內走上一條新的道路。奧巴馬為世界其他國家樹立典範,只有四年的時間,美國必須帶頭。”

他指出,八年來,總統喬治·W·布希的政策與抗擊氣候變遷背道而馳,美國沒有給自己留出任何的機動時間。只有激烈、即時的變革才能轉危為安,而漢森(曾在美國前副總統阿爾·戈爾的電影《難以忽視的真相》中出鏡,並獲得環境組織世界自然基金會的最高自然保護獎)提出的那些變革無疑影響深遠。特別是,他堅持認為,繼續“限額與交易”機制的想法(允許各國買賣二氧化碳排放的配額與許可證)現在必須予以拋棄。京都氣候協議所提倡的這種機制只不過是“淡茶”而已,沒有產生效果。“美國沒有簽署《京都議定書》,然而其排放量與簽署了該協定的各國相比並沒有多大的區別。”

因此,計畫把碳交易機制納入到未來氣候協定的談判中,是極其嚴重的錯誤。漢森表示:“這只是漂綠。我寧願即將到來的哥本哈根氣候談判失敗,也不願達成的是一個糟糕的協定。”

他指出,只有徵收碳稅(經西方國家認可,然後通過政治壓力和貿易稅向其他國家徵收)才能夠在遏止排放量增加這一刻不容緩的任務中取得成功。碳稅的徵收物件是油氣公司,將針對性地提升全球燃料價格,降低其使用的吸引力。此外,逐步把煤炭(迄今最嚴重的二氧化碳排放源)採掘和他所稱之為死亡工廠的燃煤電廠一起完全淘汰。

他表示:“煤炭所產生的大氣二氧化碳和其他化石燃料加在一起的數量相當,而且儲量也大得多。我們務必要停止使用。”相反地,應該大力推動風力、太陽能和其他可再生能源電廠的建設專案,同時大力推動新一代核反應爐的研究計畫。

漢森強烈呼籲採取行動,乃出於他對不斷發展變化中的世界的獨特視角。他和手下的研究人員監測從全球數千個基站(包括衛星和設在南極洲的基站)傳輸到研究所(設在哥倫比亞大學附近的一座無名褐砂石建築物內)的氣溫資料。這些資料顯示,自1976年以來地球氣溫升高了0.6攝氏度,氣溫最高的10年是在1997和2008年之間。他認為,這是地球開始走向過熱危險的確鑿證據,。

不過,漢森在1月份披露了他2008年的研究結果,出人意外地顯示去年是本世紀氣溫最低的一年,但是按照20世紀的標準依然氣溫偏高。這個結果無疑會被氣候變遷否認者拿來做文章(漢森是他們特別憎恨的對象),作為全球變暖是騙局的“證據”。

然而,漢森強調,否認者要慎重對待。地球上大部分地區去年異常暖和,只因發生了一次強烈的拉尼娜現象(太平洋上幾年發生一次的大範圍降溫),把平均氣溫拉低了。他表示,拉尼娜現象不會持續。“在奧巴馬首個任期結束之前,我們將看到氣溫創下新紀錄。對此,我可以向總統發誓。”

從某些方面來看,漢森如此堅持己見是非同尋常的。除了擁有美國太空機構的資深職位之外,他還是哥倫比亞大學的環境科學教授,穿著如同一個隨意的學者。然而,在謙遜、低調的風格背後,這位前行星科學家在其整個職業生涯中顯示出驚人的力量。1988年6月的一天,天氣特別悶熱,他在國會聽證會上的發言使得舉座皆驚,他“99%地肯定”造成這種天氣的原因是全球變暖,如今地球因為二氧化碳排放量不斷增加而處於危險的境地。他的發言成為全美報導的頭條,第一次使得全球變暖成為新聞報導的物件。

多年來,漢森不斷發出警告。而且,在2005年,他在美國地球物理學會的一次學術報告中指出,當年是有史以來氣溫最高的一年,原因在於工業二氧化碳排放。一位憤怒的白宮官員致電NASA,漢森隨後被禁止在報紙、電視和電臺上出現。這是審查方面的一次拙劣嘗試。報紙披露,漢森正受到壓制,他的故事及其有關氣候的警告得到了全球的關注。

從那以後,漢森繼續其“說清楚”氣候變遷危險的使命,並於去年12月以他和妻子安妮科的名義,就有關地球氣候危險的緊迫性向巴拉克和蜜雪兒·奧巴馬發了一封信。漢森表示:“我們決定把信發給他們兩個人,因為我們認為她更有可能會考慮這個問題或有時間來處理它。這個問題(全球變暖)的困難之處在於我們的子孫才能感受到其主要影響,做母親的往往關注這類事情。”

他不只是向美國政治家發出大難臨頭的資訊。英國、德國、日本和澳大利亞政府首腦最近都曾收到有關各國行為的警告。這些國家中的每一個國家都繼續支持燃煤發電,讓這位氣候學家感到很恐怖。在英國,漢森譴責政府計畫在倫敦東南部肯特郡的金斯諾斯新建燃煤電廠,甚至作為辯護證人為2007年佔領擬建新電廠廠址的抗議者出庭作證。

漢森指出:“按人均計算,當今英國在大氣中排放的二氧化碳比地球上其他任何國家都要多,因為英國在工業革命萌芽時就一直在燃燒煤炭。美國排第二,德國第三。關鍵在於,如果否決金斯諾斯項目,英國將起到真正的作用。這個決定將為其他國家樹立一個典範。”這些意見在漢森致首相戈登·布朗的信中作了清楚的說明,但他表示尚未獲得答復。

關於他對氣候變遷所作出的具體警告,主要集中在全球變暖對格陵蘭和南極洲冰蓋的影響。目前這些冰蓋正在以驚人的速度融化,將使海平面在本世紀上升一兩米,足以淹沒全球眾多的城市和肥沃的土地。

漢森表示,這個問題很簡單:每年大氣中二氧化碳的增加量僅僅導致相應比例的氣溫上升,還是氣溫上升會開始加快?

他堅信是後者。隨著北極海洋冰層的減少,反射到天空中的陽光越來越少。而隨著凍土帶溫度的升高,土壤中的二氧化碳和甲烷就會越來越多地釋放到大氣中。因此,每增加一頓碳將引發氣溫上升一年比一年快。結果會導致大量的冰蓋融化,海平面上升幾米,足以破壞世界主要城市中的大多數。

他說:“我最近和英國皇家學會(英國獨立的科學研究院)主席馬丁·裏斯一起吃了次午飯,並提出一個聯合研究計畫,與美國國家科學院合作,把這個問題的研究作為當務之急。”

漢森在工作中堅持不懈的程度和他所受敬重的程度不相上下,並將繼續堅持他的事業:停止燃煤發電和研究冰蓋融化。對此,科學界不會感到意外。

他堅持認為,當今世界“岌岌可危”,任何事情都不能斷絕他傳播這一資訊的決心。畢竟,這是他所欠孫輩們的一筆債。

評論
用戶: 驗證碼:
匿名

熱點

相關文章

本欄目推薦

本欄目最新更新

本欄目熱門文章

全站推薦

全站最新更新

全站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