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政府組織指出轉基因作物導致了超級雜草、殺蟲劑和安全危機

根據由20個來自印度、東南亞、非洲和拉丁美洲的食物和保護團體發表的一份能代表數百萬人的報告,遺傳工程在土地增產上已經失敗了,但卻大大地增加了化學劑的使用量和促使了“超級雜草”的生長。

這種所謂的神奇的作物,最先出現在20年前的美國,而現在生長在29個國家超過15億公頃(37億英畝)的土地上,儘管被宣稱能夠解決食物短缺、氣候改變和土壤腐蝕等問題,但是評估機構發現這些作物並沒有履行它們的承諾。

報告聲稱,自工業技術發展後饑荒已經發展到“空前規模”。除此之外,僅有2種轉基因“特徵”是有一定規模的發展,儘管投入了數十億美元,像耐旱和耐鹽這方面的優勢並沒有任何明顯的增長資料。

全球公民轉基因生物狀態調查報告的作者指出,更加令人不安的是不斷增長的綜合化學品的使用量,這些化學藥品是用於蟲害而並非像生物技術公司宣稱的那樣轉基因作物能減少殺蟲劑的使用。

中國是bt基因抗蟲棉大量種植的地方,自1997年起,較之前僅僅是小問題的害蟲的數量已經增加了12倍。一本2008年度研究生物技術的國際期刊發現,任何種植bt基因抗蟲棉的好處都已經被增加使用的殺蟲劑產生的危害所取代。

再加上,阿根廷和巴西的大豆種植者發現他們需要使用相當於傳統作物的2倍計量的除草劑在他們的轉基因作物上。而在印度,一份來自國際組織 Navdanya 的調查顯示,自從bt基因抗蟲棉引入後,殺蟲劑的使用增加了13倍。

這份引用了實證性研究及公司自主聲明的報告,也提到雜草正在進化以抵制那些用於轉基因作物的除草劑和殺蟲劑,而這樣會導致“超級雜草”狂長,尤其在美國。

至少在美國的22個州,十種普通的雜草現在都進化出抗藥性,使得大約6百萬公頃(1千5百萬英畝)的大豆、棉花和玉米田受影響。

報告提出,因此農民不得不使用更多的除草劑去對抗耐藥性的雜草。他們說轉基因公司還支付農民使用其他更強的化學劑。作者還提到“顯然基因工程的神奇魅力在農民的土地上無法體現”。

報告譴責,這些公司已經成功地推廣他們的作物給超過1千5百萬的農民,很大程度上是通過政府部門的遊說,儘量收購當地種子公司,接著在市場上回收常見種子。報告指責,孟山都、杜邦、先正達,全球三大轉基因公司,現在控制全球近70%的種子銷售。這就允許他們通過專利和知識產權以及向農民收取額外費用來“持有”和銷售轉基因種子。

研究指責孟山都控制著超過95%印度棉花種子市場並大幅度提價。高額欠債被認為是隱藏在過去15年內250,000多例印度農民自殺事件的背後的真相。

基於地球之友,美國食品安全中心,農民聯合會,和蓋亞基金相關的其他組織,援引研究報告表明,人與動物均出現了明顯的過敏反應,都質疑轉基因作物的安全性。

但科學家們由於害怕受一些部門機構攻擊被建議不要對安全問題產生質疑,這些機構經常會收到大筆來自掌握轉基因技術的公司的捐贈。

孟山都辯解報告的稱:“我們認為轉基因的安全性和優勢都是很明確的。人們已經消耗掉數億計的含有轉基因作物食品的膳食,並沒有任何例證明疾病和危害與轉基因作物有關係。”

報告補充:“去年,美國國家科學院國家研究理事會,發佈了一份報告《轉基因作物對美國的農作的持續性影響》,斷定美國農民種植生物技術改造的作物'是真正意識到可持續性經濟發展和環境的好處-如相比普通作物更低的生產投入、更少的蟲害問題;以及減少使用殺蟲劑從而獲得更優質的土壤。”

David King,前任英國科學主席,現任牛津大學斯密斯企業與環境學院主任譴責,非洲的食物短缺某程度上是富裕國家的反轉基因運動造成的。

但是,報告的作者聲稱,轉基因食物增加了食品不安全性因為現在大多數轉基因作物被種植用於生物燃料,並且他們佔據了當地糧食生產的土地。

Vandana Shiva,印度國際組織 Navdanya 的理事,曾聯合過這份報告發表聲明說:“轉基因耕作模式暗中破壞了農民生態耕作的嘗試。轉基因作物和傳統作物沒有共存性,因為轉基因污染和傳統作物污染是無法控制的。”

“由於大集團對食品系統日益增加的控制,化學藥品及基因污染的蔓延,可做的選擇正越來越少;轉基因公司將繩索套在農民的脖子上。他們必將摧毀事業或利益中的其中之一。”

英國衛報

翻譯:陳慧如 校對:Ciney Hwang


熱點

相關文章

本欄目推薦

本欄目最新更新

本欄目熱門文章

全站推薦

全站最新更新

全站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