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天翁的中途島悲劇

信天翁是世界上最大的飛鳥,也是中途島的主人;它們性格溫和,忠於愛情和家庭,每年七八月裏,它們都會回到中途島,雙雙對對跳起“愛情之舞”。但第一次踏上中途島,美國攝影師喬丹卻看到一座信天翁墓地:在烈日下腐化的信天翁屍體,被成片垃圾包圍著;而在無數死去幼鳥的肚子裏,各種塑膠碎片塞滿了它們的胃。這些都是通過太平洋環流帶來的城市垃圾。《中途島──來自海洋環流的資訊》,使喬丹獲得了今年的Prix Pictet環保攝影大獎,他希望自己的照片能提醒人們關注大眾消費引發的災難:“站在那些死去的鳥身邊,就像站在一面鏡子前,能看到我們人類對自己都做了些什麼。”

中途島(Midway Atoll)位於太平洋“心臟地”,距離最近的大陸也有2000英里(約3219公里)。這個曾在二戰中扮演過重要角色、現在卻罕有人至的小島,現在是屬於信天翁的。

每年七八月,數以萬計的成年信天翁在中途島上空聚集,白色身影遮住了大半個蔚藍的天空。一對對信天翁從遠處的海洋覓食歸來,滑翔至嗷嗷待哺的幼年信天翁身邊,將消化了的或半消化的食物反芻出來,喂給自己的孩子。

它們是世界上最大的飛鳥,擁有現有鳥類中最寬闊的翅膀──在飛行中,它們的翼展能達到3.5米。數百年來,它們與海龜、鵜鶘分享著這個面積不大,卻擁有“人間天堂”美譽的小島。

然而,這些悠然自得的“島主”卻在遭受有史以來最大的威脅。2009年9月,當來自美國西雅圖的46歲攝影師兼藝術家克裏斯·喬丹(Chris Jordan)第一次踏上中途島時,他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地上隨處可見烈日下腐化的信天翁屍體,被成片成片的塑膠垃圾包圍著。剖開一個個幼年信天翁屍體,喬丹發現,這些幼鳥肚子裏全是未分解的彩色塑膠垃圾:打火機、瓶蓋子、梳子、牙刷柄、各種形狀的塑膠碎片......這些塑膠,正是信天翁“父母”飛越千里為自己的孩子帶回的“食物”。

成千上萬的幼鳥還未來得及等來成年後的第一次出海飛行,就以悲慘的方式相繼死去。喬丹看到,一個出生幾個月的信天翁幼仔腹內就包含七八種塑膠垃圾,三分之一的胃全被塑膠充斥。吞下的塑膠製品導致它們無法吃下別的食物,有時塑膠碎片甚至會割破它們的食管,導致窒息、饑餓和脫水而死。

“它們本能找到魷魚和魚蝦。”喬丹告訴記者,“但由於近年來整個太平洋受到了愈發嚴重的塑膠污染,海鳥們很容易把塑膠垃圾誤當作食物,使之成為導致信天翁幼仔死亡的致命毒藥。”

從2009年秋天起,喬丹和他的攝影、攝像團隊三次前往中途島,用鏡頭記錄下這一令人痛心的生態悲劇。這組名為“中途島──來自海洋環流的資訊”(Midway──Message from the Gyre)的照片很快傳遍互聯網,引起很大震動。“這是我看到過最恐怖的照片。看著這些令人絕望的照片,誰能告訴我還能如何尋找希望?”很多網友給喬丹留言說道。

“我們第一次從中途島回來時,整個團隊都很絕望。”喬丹回憶道,“站在那些死去的鳥身邊,就像站在一面鏡子前,能看到我們人類對自己都做了些什麼。”

今年3月,克裏斯·喬丹成為2011年Prix Pictet環保攝影大獎委任金的獲得者。他將利用大獎委員會資助的10萬美元資金前往非洲肯雅,以“發展”為主題進行拍攝。喬丹告訴記者,可能正因為自己對當下大眾“消費災難”的關注,吸引了Prix Pictet環保攝影大獎評委會的目光。“他的照片讓人們切身體會到全球化大眾消費主義駭人聽聞的一面,提醒我們,當下毫無反思的發展導致的後果,已蔓延到全世界每一個角落。”Prix Pictet官方網頁上寫著對克裏斯·喬丹的評價。

喬丹告訴記者,明年3月前,他還將分四次前往中途島完成最後拍攝,最後的紀錄片將在明年年底問世。“這將是非常不同的一部紀錄片,無關乎資料,而是以藝術和詩意的方式寧靜地展現悲劇。”喬丹說。

“站在中途島,就像同時身處地獄和天堂”

克裏斯·喬丹第一次知道中途島,是通過一個曾在島上做過研究的女生物學家:“如果你想把海洋塑膠污染形象化地展現在世人面前,就去中途島看看那些信天翁幼鳥肚子裏有些什麼吧!”

此前,喬丹想去的地方是“太平洋垃圾帶”。這個概念在上世紀80年代末期就被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局(NOAA)提出。1997年,一個叫查理斯·摩爾(Charles J.Moore)的海洋學家實地“探訪”了位於加利福尼亞和夏威夷間海域的垃圾帶。科學家估算那裏漂浮著上百萬噸海洋垃圾,面積相當於兩個美國德克薩斯州,被許多媒體稱為“第八大陸”。

但喬丹與一些海洋學家和科學家交流後發現,所謂的“太平洋垃圾帶”不存在“陸地”一說,因為許多垃圾並不是漂浮在海面上,而是潛伏在海洋表層之下。

評論
用戶: 密碼:
匿名 驗證碼:

熱點

相關文章

本欄目推薦

本欄目最新更新

本欄目熱門文章

全站推薦

全站最新更新

全站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