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飼養的真相

當你在吃印度肉丸、漢堡包或雞肉三明治時,你知道這些食草動物生前吃的是什麼嗎?它們很可能吃的是由眼珠、肛門、骨頭、毛髮以及安樂死的狗粉碎後混合而成的食物。我們所吃的多數動物終生飼養在養殖廠裏,食用回收再利用的肉製品及動物脂肪。通過人類的這種“垃圾處理”即所謂的加工過程,這些食草動物變成了食肉動物。

每天會產生數以萬磅的動物腦、眼珠、脊髓、腸子、骨頭、毛髮或蹄子等屠宰場邊角料、餐廚廢棄油脂、交通死亡的貓、狗等死腐動物。基於大量廢棄物的處理需求,加工廠應運而生。加工廠回收死亡動物及其廢棄物再製成骨粉、動物脂肪等產品。這些產品被出售給經營肉牛、奶牛、家禽、豬、羊的養殖場的企業,用以餵養動物。每一家屠宰場附近都擁有一家地下加工廠。

這些工廠在全球範圍內24小時全天運行。直至1998年印度人民黨執政,此類加工被農業部畜牧及奶業局叫停,禁止在反芻動物飼料中使用動物殘餘(文號第2-4/99-AHT/FF號)。然而,受屠宰場場主利益集團及部分謀求私利的官僚影響,人民黨撤銷了該項止令。印度於2001年出現了第一家動物加工廠。在印度沒有人知道這些工廠,在此類工廠遍佈的美國也很少有人知道它們。基於某些理由,它們並不被宣傳。工廠的加工過程十分令人作嘔,親眼目睹這一過程者通常基於健康理由拒絕再食肉類。工廠的地板上堆放著大量“原材料”:動物被屠宰後所剩的爪子、尾巴、毛髮、骨頭、脊髓、蹄子、乳房、油脂、腸子、肚子和眼珠。高溫中,當成千上萬的蛆在腐屍上成群蠕動時,成堆的動物腐屍好像被賦予了生命。這些原材料先被切成小塊,再被丟進另一台機器中進行細緻切割。然後在280度的高溫下煮一小時,肉就會從骨頭上分離融化至熱“湯”中。這一高溫爐煮過程持續一個星期七天,每天24小時。

在燒煮過程中,熱湯產生黃色油脂漂浮至表面並被撇去。燒煮過的肉和骨頭被送入捶碎攪拌機,擠出殘留水分並研磨成粉。振動篩檢程式篩除毛髮和過大的骨頭碎片,因為它們難以消化。至此,回收再加工的肉類、黃色油脂和骨粉被生產出來並專門用於飼養食草類動物。

這些工廠在印度不受任何檢測。在美國和歐洲,一些國家機構只對工廠進行少量檢測。然而動物飼料中的殺蟲劑和其他毒素檢測卻被忽略或檢查不徹底,致使有毒廢料殘留在動物屍體中,加工廠不會對這些毒素進行清除。毒牛肚、死亡數周方被處理的動物腐屍,以及被車撞死的動物所產生的屍毒只是一部分而已。所有毒素都殘留在動物屍體裏,這其中包括寵物服用的安樂死藥片、滅蚤項圈中的有機磷殺蟲劑、魚肝油含有的農藥DDT、寵物身份牌中的重金屬、以及被丟棄的肉製品上的塑膠包裝。隨著勞動力價格不斷上漲,許多工廠不會雇傭額外工人摘除項圈或打開棄肉的包裝。每週有成千上萬包裹肉製品的塑膠包裝進入加工機器,成為動物飼料中許多不該有的配料之一。

即使一些人意識到動物飼料的製作真相,他們還是感覺不到危機,因為他們大多不知道食用這些肉類的危險。與動物加工廠有關且眾所周知的疾病也許要屬牛腦海綿狀病,簡稱瘋牛病。在美國法律中規定牛作為食物被屠宰後必須摘除腦組織及其它神經組織。但是這些最具傳染性的組織:腦組織和脊髓卻被允許送入動物加工廠製成寵物或動物飼料。這意味著一頭患有瘋牛病的奶牛可能被製成飼料餵養一頭豬或一隻雞,這些動物轉而又被餵養給其他牛,最終被人類食用。印度沒有任何相關法律予以限制。這些真相在全球遠離公眾視線而被隱藏,數以萬計的人類被置於罹患瘋牛病的危險境地之中。

其他可在動物加工廠的飼料產品中傳染的疾病包括肺結核(tuberculosis)、變種克雅氏病(variant Creutzfeldt-Jakob Disease)、阿爾茨海默氏症(Alzheimer's)。除阿爾茨海默氏症外,其他疾病都屬於傳染性海綿狀腦病(transmissible spongiform encephalopathy diseases)。這些傳染性疾病造成腦組織狀似海綿。動物加工廠使雞、羊、豬、牛成為同類相食的動物。這類加工被視為阿爾茨海默氏症的成因之一,因為在這類加工出現之前,阿爾茨海默氏症並不存在。數千萬人受阿爾茨海默氏症困擾,致使它成為全球老年人死亡主要原因之一。科學證明長期保持每週食用四次以上肉製品者患癡呆症機率比素食者高三倍。美國賓夕法尼亞州州立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於1989年一份初步研究報告中顯示,5%阿爾茨海默氏症患者實際死于海綿狀腦病。那意味著每年相當於200,000美國人死因可能為瘋牛病。天知道有多少印度人死於此病,但毫無疑問自2001年後人數已成倍增加。

2001年印度人民黨政府起草了一份關於“屠宰場廢棄物用於動物飼料加工”的秘密文件。文件說道:“印度家畜擁有量居世界首位,因此較有可能使用屠宰場廢棄物以部分滿足日趨增長的動物飼料需求。印度大型屠宰場可利用的廢棄物總量估超210萬噸/每年,足以製成動物飼料。”報告進一步解釋道:“印度目前使用的家畜飼料產品以穀物為主,致使家畜,尤其是家禽、豬和魚類與人類爭奪糧食與穀物。此類飼料可由屠宰場廢棄物輕易代替。”

國際獸疫局(Office International des Epizooties,即世界動物衛生組織)在亞洲進行了克雅氏病/瘋牛病風險調研。調研報告顯示在中國、印度、巴基斯坦及其它七個國家中沒有任何瘋牛病的風險分析研究。根據世界動物衛生組織報告顯示,大量使用肉類製作而成的動物飼料已進入亞洲,這意味著瘋牛病傳染源可能已經傳染這些國家的牲口。報告同時指出“在諸如中國、印度、日本、巴基斯坦和臺灣之類的國家無法避免瘋牛病通過動物加工廠傳播。因此,在這些國家應該出臺針對屠宰場和加工廠更為嚴格的管理制度、並執行廣泛的監督。”

印度企業在網路上宣傳自己工廠飼料由“噴霧乾燥”設備製成,這種設備將血液製成細緻的褐色粉末(園藝家視之為血粉);巨型燒鍋燒煮脂肪獲取油脂;研磨機將骨頭壓碎成細小顆粒……數以萬噸飼料向奶牛場、家禽農場、養牛場、養豬場、養魚場和寵物飼料製造廠供應。製造飼料的主要企業為Standard Agro Vet (P) 有限公司, Allanasons 有限公司, Hind Agro 有限公司, Al Kabeer 和 Hyderabad,它們同時也是印度四大私人屠宰場。

所有動物飼料製造廠使用肉和骨頭製造飼料。最近的報告中指出國內多數動物由此類動物組織提煉的飼料飼養。一份1991年美國農業部報告指出,1983年動物加工廠製造約7億9千萬磅肉粉、骨粉、血粉和毛髮粉。其中:12%用於牛飼料,34%用於寵物飼料,34%用於家禽飼料,20%用於豬飼料。此數字於2006年翻倍。同樣,1987年以來全球使用動物蛋白製造商業化奶牛飼料的數量也呈現翻倍。食用草料或穀物的牛在印度以外已不復存在,而印度穀物餵養亦日趨減少。瘋牛病專家理查·萊西(Richard Lacey)指出:“這枚二十世紀的定時炸彈不啻於黑死病。”讓小雞和牛犢啃噬自己母親被殺後的殘骸,用死豬餵養小豬,用山羊的殘骸餵養小羊,你覺得大自然會原諒人類嗎?

自 印度PFA The Truth About Animal Feed

翻譯:朱一匯 校對:張競心


熱點

相關文章

本欄目推薦

本欄目最新更新

本欄目熱門文章

全站推薦

全站最新更新

全站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