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关于全球变暖和粮食政策的听证会:少吃肉 = 少排放

如需要此完整视频DVD(有中文字幕)请到此下载:

相关文章:



剪辑



广告片

2009年12月3日,欧洲议会举行关于“全球暖化和粮食政策”的听证会,在英国发起“周一无肉日”的保罗·麦卡尼爵士、IPCC主席拉金德拉·帕乔里博士等到场发表演讲,针对一周后的哥本哈根峰会呼吁“少吃肉,少排放”。

保罗·麦卡尼的发言:

谢谢。感谢今天邀请我来这里。我在此代表我们从英国发起的“周一无肉日”运动讲话。我是在读了联合国在2006年发表的报告《牲畜的巨大阴影》之后,才发起这项运动的。这个报告让我感兴趣的是,它的作者不是素食者。我觉得,如果这个报告是素食者写的,人们会说“瞧,你们就会这样说”,对此我可以理解。但很明显,那些在联合国写这个报告的人,他们自己很可能是传统的肉食者。所以,它引起了我的关注。于是我开始给一些政府首脑写信,你们可能会认为,我是一个素食者,不过是在唠叨我的个人爱好。我要说的一个事实是,这不是我写的,而且这些数据已经被联合国证实。自那时起,有更多的研究和报告发表,在纽约时报、最近的泰晤士报头版上有此类主题。所以我个人认为,有一种迫切要做些什么的需求。

为什么有这种需求呢?正如帕乔里博士指出的,主要是因为,畜牧业排放的温室气体比所有交通工具排放的还要多,包括汽车、飞机、火车、货车。我们以前曾认为它们才是的罪魁祸首。但是,这些数字说明,畜牧业排放得更多。接下来要说的是,森林砍伐──据说每分钟有6个足球场大小的森林在消失,即砍伐森林用于放养动物或种植饲料。关于水,一个汉堡消耗的水可以冲4个小时的淋浴。

这些是非常引人注目的事实。我希望这些都不是真的,因为,如果我们能继续这样维持下去,就太好了,我们不必为此烦恼了。但让我感到不幸的是,这是真的。这就是我今天来这里的原因。牲畜消耗了8%的世界用水,畜牧业是水污染的最大来源,这包括动物粪便、抗生素、激素、皮革厂的化学污染(诸如此类的地方)、种植饲料用的化肥和杀虫剂。动物饲料本身在交通和土地利用方面有很高的碳足迹。1/3的谷物和90%的大豆用于喂养动物。1卡路里围栏育肥的牛肉要消耗40卡路里的化石燃料,而1卡路里植物蛋白只消耗2.2卡路里。

再让我们来看牛的排放。因为牛胃的工作原理,我们都知道他们要反刍,这导致打嗝。因此他们会排放甲烷。我知道你们可能都知道这些,但我还是想再读一遍。甲烷分子吸收的热量是二氧化碳的21倍。它们在大气层中会停留9到15年。所以甲烷的危害很大。这些数据登在2002年的《科学世界》上。而且,畜牧业还排放很多一氧化二氮,它的温室效应是310倍,在大气中停留114年。这些温室气体在今天排放出来后,会从现在开始破坏气候。

那么,我们能做什么呢?我认为人们对能做什么这个问题感到非常困惑。人们想有所作为,做重大改变,但他们并不知道怎么做。而我们的活动是“每周一天无肉日”。这实际上并不难。当你真的开始这样做的时候,你会发现很有好处。所以我们建议“周一无肉日”。当然,哪一天都可以。让我感兴趣的关键是这个理念非常具有可操作性。如果你跟人们说“吃素”,对大多数人来说非常难──你需要有激情,你要对此有足够的关注。但我认为,如果你建议人们吃素一天,大家知道,多数人在周末会放松一下,而在周一会去健身房。所以我建议他们在周一天也不吃肉,这也许是最合适的一天。

例如,过去我们不回收垃圾,我们对此不感兴趣,但现在,这已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混合燃料车过去对人们没有吸引力,但现在,它非常流行。所以我想,我们需要做的,就是要给大家一个答案。我建议一天无肉日,可以让个人减排相当于1千英里(1600公里)汽车的行程。让我感到高兴的是,这些都已经发生了。我们有一个好榜样,根特市有了自己的无肉日。在美国,巴尔的摩市的学校有8万学生有一天的无肉日。在瑞典,现在他们开始在食品上标注环境的伤害率,给消费者一个选择──告诉你,这个汉堡会伤害大气层多少量。所以,至少可以让消费者他们看到商品后,说,“好,我也许不需要买这个”。这就给了他们一个做出明智和负责任的选择机会。

巴西无疑是一个肉食出口巨人,但在巴西的圣保罗,他们甚至也有一个无肉日。在英国,有不少学校现在开始参加这项运动。我曾跟一个校长谈话,向她建议此事。她当时有些担心,父母会认为她强迫学生。但她之后并没有得到类似的反馈。事实上,父母们对此感到非常高兴,因为每个人都愿意有所作为。孩子们也愿意做,因为这关系到他们的未来。我们总认为孩子们小、愚蠢,但他们并非如此,我们都知道他们并非如此。他们懂得这是他们的星球,他们会继承这个星球。而且,如果我们把这个星球搞得乱七八糟,他们就得去清理。所以参与这项活动的孩子们知道这些,他们接受这个理念,这是他们的星球。作为父母,我们要尽力在多方面为我们的孩子们努力做。在这方面,我们要考虑我们对未来的责任。我们要为我们孩子的未来承担责任,我们欠他们很多。

正如帕乔里博士所说的,健康是另外一个方面。世界癌症研究基金会曾呼吁减少红肉消费。所以这涉及孩子们的未来和成人们的健康。

那么,欧洲议会,还有世界上的其它政府,可以做什么呢?我建议他们可以鼓励并指导人民减少肉食消费。因为现在有一个新的道德理由,而且这是个不能轻易忽视的道德理由。这不再是个人的选择,它将影响整个的星球。我们必须用这种方式考虑。过去,当出现危机的时候,议会和人民会有所应对,问题就能解决。例如,如果许多年以前,在伦敦,或者在洛杉矶,以我的情况是在伦敦,我在那里长大。每年冬天报纸都会有伦敦烟雾的照片,烟和雾,他们称之为“黄色浓雾”。这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关系,你只是不能看见自己手。我们知道这些,当死亡率上升后,当所有人了解它对健康的危害后,就会去清理。现在你们如果去伦敦,会发现它是一个清洁的城市。这是一个例子,如果想做就能做。又如,在公共场所抽烟的问题。我在一个充满烟的房间里长大。家里没一个地方是没有人抽烟的。我没有觉得有什么。我的父母都抽烟,我母亲死于癌症。我对抽烟没有任何意见。我自己曾抽烟很长时间。但是,一旦医学说这与所有的疾病都有关,而且被动吸烟也被认为如此的时候,我们就要做些事情了,政府也必须要做些什么了。现在,我们接受在室内抽烟是不准许的。你必须到外面去抽烟,我们服从了。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它还不被广泛认同,但将来会的。所以为了这个星球的未来,我认为政府和议会,在这种情况下,可以鼓励、告知和帮助人民了解,一天无肉日是多么容易。

另一个问题是,要帮助农场主,因为这一直是一个问题。如果少生产肉食,会损害农场主的利益。但我再说一遍,政府和议会曾帮助农场主应对这种情况。在历史上一直是如此。我们曾改变做事的方式。我认为现在需要做另一次改变。你们要告诉农场主种什么,怎样用不同的方法保持原有的生产水平。我们必须要适应新的情况。我自己靠有机农场维生,在多年前,我决定转向有机产品时,我周围的农场主跟我说:“你很愚蠢,这不好,不会成功的”。现在,他们不说这些了。他们同意了,因为他们知道有机食物有好的价钱,所以他们之中的许多人改变了。我认为这是秘诀。

所以,我今天在此建议,第一步是周一无肉日,让人们从简单入手。这也不是一个新的理念,这种事情在过去曾发生过。1947年杜鲁门总统在对美国人民做第一次电视演讲时,谈到欧洲的危机时说,美国人民要帮助战后的人们。他们要提供食物援助。他建议人们在1947年间,周二不吃肉,他还进一步建议,周二不吃家禽和蛋类。这确实发生过,我们忘了,在历史上发生过的。

我认为我们应该关注世界的贫困,有14亿人处于极端贫困之中。这是一个非常紧迫的社会问题。我认为,我们可以做的最好办法就是减少肉食消费。我与艾尔·戈尔谈论过此事,他有关全球暖化的思想广为人知。我问他是否愿意给我什么话,在今天可以念给大家听。他非常爽快地给了我。他说了大量关于气候危机的事实,全世界饮食的肉食不断增长,特别是危害生态的工业化农场中饲养的动物。他们不让动物放牧,终止植物和动物之间的自然关系。生产一磅蛋白质平均消耗6000加仑水,并产生大量的酸性动物粪便。它们不能用做肥料,必须当成有毒废弃物来处理,否则会对本地的水和空气产生威胁。戈尔说:“虽然我不是一个素食者,但我承认医学证明,全世界红肉消费的增长与心血管病的患病率增长相关。”

为了所有这些原因,旨在改变全球饮食趋势的周一无肉日运动,代表着责任和受欢迎的全局战略的一部分,它能减少温室气体,并同时改善人类的健康。

总而言之,我们敦促你们,每一个人,尽力为你们的人民,为他们的孩子,以及为了他们所继承的星球,实行一天无肉日!谢谢!

IPCC主席拉金德拉·帕乔里博士的发言:

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各位议员、媒体记者、朋友及同仁,我非常荣幸能有这个宝贵的机会,在此与各位共聚一堂,探讨一些对人类的未来,以及这个星球上所有物种的福祉都至关重要的事情。我个人坚信,目前气候变化的问题,已经严重到不能再忽视的地步了。哥本哈根大会下周即将召开,希望我们能达成完善的协议,世界各国都能够有所作为,做出应有的改变,不仅在适应气候变化的冲击方面,也应该在一定期限内减少足够的碳排放量,使气候问题真正得到解决。

现在,我相信,除了政府、民族和国家可以采取行动以外,作为人类和社会成员的个人,我们也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做出很大的贡献。圣雄甘地曾有一条非常重要的人生准则,他常说:“如果你希望这世界变成什么样,那请首先改变你自己!”当人们问起,他想给周围的人传递什么讯息时,他回答说:“我的生活就是我的讯息。”因此,如果我们相信必须要采取行动,来缓解日益严重的气候变化危机,我们就要尽快采取行动。这不仅关系到我们的子孙后代,也关系到我们当下的生活。

我想重点讨论畜牧业,这是一个可以实现重大转变的部门。我不是在提出什么激进的建议,任何事情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但可以肯定,如果我们开始着手减少畜牧生产这个特殊部门的二氧化碳排放,我们就一定能取得很大成效。

我们为什么要关注这个部门呢?因为,实际上农业排放的80%是来自畜牧业。而且,据粮农组织的调查,所有人类活动产生的温室气体中,约有18%来自于畜牧业。因为在这些温室气体中,有些气体在大气中存在的时间很短。因此,如果以100年的时间尺度计算,畜牧业产生的二氧化碳只占9%,相对其它温室气体,这是一个很小的比例。其它气体有甲烷占37%,氧化氮占65%。所以,这个产业对环境的危害真的非常巨大。根据粮农组织的报告,畜牧业已经成为导致严重环境问题的两三个主要因素之一。它应该成为一个主要的关注焦点,在涉及土地退化问题,以及畜牧业的生产环节与气候变化和空气污染有关联。而且它还导致了水资源短缺、水污染和生物多样性丧失。

因此,畜牧业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土地使用者。事实上,畜牧生产占用了70%的农业用地和30%的陆地面积。在过去的几十年当中,有几个国家的部分地区,都曾试图扩大肉制品的生产。例如,原来曾是亚马逊森林的土地,有70%已被牧牛场占用,动物饲料作物的种植也占用了其余的很大部分土地。

你们可能还记得,就在不久之前,拉丁美洲的一些国家,曾饱受严重的外汇危机之苦。于是他们都做了些什么呢?他们决定大规模生产牛肉来满足不断增长的全球需求。这导致大量森林被砍伐,作为牛和其它动物的牧场。

我不得不要提醒您关于该行业对水资源的大量消耗。例如小麦,生产1公斤小麦需要约1300升的水,大米3400升,家禽3900升,猪肉4800升,牛肉15500升。因此,在一个要遭受气候暖化冲击的世界上,必将导致全球多个地区严重缺水。我将给您一个IPCC的预测数字:到2020年,仅非洲国家就将有7千5百万至2亿5千万人,生活在因气候变化而导致的水源紧缺中。因此,如果继续纵容肉制品生产如此发展下去,那么,我们一定会增加水资源不足和水源紧缺的严重程度。

我们还应该看到,尽管全世界有为数众多的人营养不良,他们没有足够的食物,但是大量的食物──现今生产的谷物粮食进入肉类生产和牲畜业其它产品的生产环节。如果情况不是这样,这些粮食大部分都会用于保障全球的粮食安全,人们将能够得到更好的营养。

世界1/3的谷物收成和超过90%的大豆蛋白都用于饲养动物。这是多么大的数目。基本上都是喂动物,而不是给人吃。

而且,肉类生产的效率极为低下,我还要告诉大家,生产1公斤牛肉要消耗10公斤多的动物饲料,而这些饲料本来应该是食品用粮。如果我们用大豆来对比,一个豆腐汉堡包的二氧化碳排放比等量肉汉堡的排放少10倍。

让我再介绍一下,较低的肉类消费还会带来巨大的健康利益。在与世界各地的观众交谈时,我总是强调:减少肉类消耗将有利于你的健康以及地球的健康。让我感到特别高兴的是,几个月前,就是在这个国家根特市的一项活动中,我发表了一篇演讲。此次活动启动了一个运动:每周一天的无肉日。我也非常愿意提倡保罗·麦卡特尼爵士一段时间以来一直倡导的:我们应该每周选一天作为无肉日!

今天,有200亿农场牲畜和家禽需要喂养,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2006年,农场主生产了2.5亿吨肉,是20世纪50年代的5倍。我认为我们的父辈和祖先是相当强壮和健康的。因此,没有理由说,肉类蛋白是人类健康的必要条件。事实上,当听到这个说法时,我告诉他们,我想请你们请教两位非常好的植物性饮食专家。一个是叫做大象的物种,另一个是叫做马的物种。它们从植物性食物中获取需要的所有营养。

我想以此作为结束:纵观整个历史,有大量非常著名的人士喜爱素食饮食。我想引用几位的话给大家。爱因斯坦说:“没有什么能比选择素食饮食更有益于人类健康,更能增加人类在地球上的生存机会的了。”顺便提一下,在《柳叶刀》杂志上已经有一篇相关的研究发表,相信你们会听到更多。列夫·托尔斯泰说,如果一个人认真寻求正义的生活,他应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杜绝动物性食品。而保罗·麦卡特尼爵士,他会说更多,虽然他也在这里,但还是想引用一下他的话“素食主义一举多得,照顾到这么多方面──生态环境、饥荒、残忍。”

那么,请允许我从缓解气候变化的角度提出如下主张:这是一个非常简单、有效、很快见效的解决之道,我们大家每一个人都可以做出贡献,使我们的后代免遭气候变化的危害。作为最后的结束语,我想说,如果我们照现在这样的模式继续走下去,气候变化的影响,就像我于9月22日在联合国对一百多个国家政府首脑所说的那样,会导致世界很多地区的社会、政治、经济生活的混乱。我个人的评估是,约12个国家有变成“垮掉的国家”之危险,如果这种情况真的发生,人类社会的每个方面都会被牵连。因为这些“垮掉的国家”会非法出口毒品、武器、输出恐怖主义和非法移民。因此,必须认识到,我们都在同一条太空船上,如果我们要保护地球的气候、稳定温度的增长,也就是说,控制在2°C以下,那么我认为,要利用一切手段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我再一次向各位主张,削减肉类消费是达成目标的极为有效的方法。非常感谢!(翻译:Enlight Yu)

■ 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的发言:

谢谢保罗,非常感谢。无论你们支持与否,今天我们关注的问题是畜牧业,包括肉食消费,及其对健康与环境的影响。

我和保罗爵士与拉金德拉签署了联合声明,作为此次听证会的结论性宣言,声明内容是这样的:

“我们对欧洲议会召开此次听证会表示感谢。随着里斯本条约的生效,我们认为欧洲议会与欧盟国家应对解决地区性和全球性的环境问题共同承担责任。尤其对气候变化问题,必须找出全球范围的解决之道。”

所以,我们三人督促欧洲议员,对专家在此提出的建议做出回应,并鼓励议员在减少肉食消费方面做出榜样。

我们呼吁所有政府、出席哥本哈根会议和参加后续讨论的代表们,针对畜牧产品对气候变化的影响,调整与农业、发展、环境和公共健康相关的政策。

我们呼吁地方当局、欧洲的一些自治市,乃至全世界,在员工中推行无肉日制度。

我们呼吁全世界人民,尤其是在发达国家,改变饮食,实行一天无肉日制度,这是遏制全球变暖最有效的方法

同事们,朋友们,今天为你们准备了特别的餐饮,议会中所有的菜肴有一半是无肉的,这就是开始。能在这里开会我感到很高兴,感谢观看本次会议电视直播的观众们,感谢今天上午的发言人,感谢组织这次会议的每位工作人员,包括餐饮服务人员。在这里我要特别感谢最后发言的两位,一位是拉金德拉·帕乔里博士,另一位是保罗·麦卡特尼爵士,非常感谢! (翻译:木仁)

■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粮食权特别报告员奥利维·德·叔特(Olivier De Schutter)的发言(摘要):

非常感谢受邀请参加这此欧洲议会的听证会,商讨有关饮食选择对全球粮食安全和食物权的影响。

举行这次讨论的时间可谓最佳,原因有两个。首先,2007-2008年全球食品价格危机,使人们对重新思考我们的农业系统有了新的和前所未有的兴趣。因此,等待我们的将是巨大的变化。对农业的外来直接投资从20世纪90年代的6亿美元跃升至2005-2007年期间的每年30亿美元。这是可喜的发展。农业投资对减少贫困有重大影响。粮食系统之所以经历今天这样的危机,原因之一就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农业投资严重不足。然而,我们不仅关心对农业投入多少资金,而且还要知道应支持何种类型的产品,它们对收入有何影响,对环境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第二,各国政府越来越意识到气候变化与粮食安全的关系。正如我们最近已看到的,受厄尔尼诺现象影响的东非、印度或中美洲地区,气候变化已经威胁到整个区域维持农业实际生产水平的能力。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以及亚洲部分地区,气候变化将影响降雨。这将使干旱更加频繁并使平均气温上升。可用于农业生产的淡水会减少。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估计2000年至2020年,非洲南部雨养农业的产量会下降多达50%。总的来说,与2000年的生产水平相比,21世纪80年代全世界的生产能力将至少减少3%,如果预期的二氧化碳施肥效果无法实现,生产能力最多将减少16%。这些损失对非洲和拉丁美洲来说特别重要。

尽管这些结果听起来很严峻,但它们还是太乐观了。它们没有考虑更频繁的极端天气影响,如洪水和干旱,这些都是气候模式不断变化的最直接表现。它们没有考虑海平面上升可能会污染沿海的淡水蓄水层。再有,它们也没有考虑,由于灌溉水资源的匮乏使农业生产有缩减的风险。然而,如喜马拉雅山大冰川的融化,可以增加河水泛滥引发的洪水,而同时会影响中亚和南亚人民的水资源:到21世纪50年代,受影响的人口可能多达10亿多,作物可能减产达30%。最后,土壤正以惊人的速度退化。

虽然农业是气候变化的受害者,但农业显然也是罪魁祸首。因此,考虑环境因素对农业的投资方向是至关重要的。不可持续的农业形式和不可持续的消费方式正加速全球变暖的趋势。现代农业每年温室气体排放占总排放量的14%,土地利用的变化,包括砍伐森林以开发农业用地,则另外又占总排放量的19%。尽管森林在捕获二氧化碳中起重要作用──它们存储着陆地碳的45%──他们目前还在被大规模摧毁。

可是,在全球粮食安全的国际讨论中一个几乎是有意回避的问题是:富裕国家消费模式的影响。我们现在面对的情况,其原因部分来源于这些消费模式。我们所吃的食物决定了我们食物的生产。畜牧生产的增长,源于我们对肉类的需求,这造成了未予考虑的巨大负面效应。在来自农业的14%温室气体排放中,化肥占38%,畜牧业则占另外的31%。如在2006年的研究报告《畜牧业长长的阴影──环境问题与选择》中,粮农组织指出,若考虑砍伐森林开辟牧场,畜牧业总计占温室气体排放的18%,比运输业的排放约多一倍。放牧的土地加上专门生产草料和饲料作物的耕地占所有农业土地的70%,或大约30%的地球陆地面积。仅放牧用地就相当于26%的无冰地球陆地表面积。牧场的迅速扩大,特别是在亚马逊地区,是砍伐森林的主要原因。生产饲料作物的专用地总面积,特别是用于种玉米和大豆的土地,占全部耕地的33%,而这些专用地还在迅速增加。

这不是对稀缺自然资源的最佳利用。今年早些时候,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发表了一份“环境在避免今后粮食危机中的作用”的报告。它指出,减少工业化国家肉食消费并在2050年将全世界人均肉食消费限制在2000年的水平:37.4公斤,这样每年将节省约4亿吨的谷物供人食用。这足够12亿人一年的热量需要。如果一切照旧不改变,到2050年,每年将有15.73亿吨的谷物不能用于粮食,其中至少有14.5亿吨将作为牲畜饲料──足够约43.5亿人的热量需要。

这些并不是牲畜数量增加对环境仅有的负面影响。放牧过多的牲畜,如山羊和牛,剥夺了土壤的植被使其受风水侵蚀。根据粮农组织的统计,全世界牛的头数已从1950年的7.2亿增加到2001年的约15亿。同一时期羊和山羊的头数从10.4亿扩大到17.5亿。自1950年以来畜牧业生产的增长已导致全球严重的过度放牧。自本世纪中叶,20%的全球牧场,约680万公顷,已因过度放牧退化。

……

无论如何,我知道我们不能定一个粮食生产的确定目标──例如,为了要增加2亿多吨肉类产量,以达到2050年4.7亿吨的年产量,这是粮农组织关于2050年如何养活世界的高级专家论坛中定下的目标──他们没有质疑需求的发展趋势,尤其是当流行病学不断提醒我们,饮食肉类化给大众健康带来的问题

我热烈欢迎今天发起的讨论。当禁忌解除时,当最大胆或是最开明的人,敢于提大多数人不愿提的问题时,人权才能有所进展。因此,我想感谢欧洲议会议长捷西·布泽克(Jerzy Buzek)和副议长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召开这次听证会,我期待着将来与欧洲议会一起探讨这个问题。 (翻译:Jennifer Wang)

■ 英国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阿兰·丹古博士(Dr. Alan Dangour)的发言(摘要):

非常感谢。非常感谢邀请我来发言。我很荣幸到这里。

我们生存需要食物。但是我们需要多少食物?什么样的食物?总体上,我们的饮食应该是怎样的?

到目前为止,这主要是像我这样的公共卫生营养师和政府食物和营养政策制定者的问题,他们为消费者提供促进健康需要吃什么食物的指南。饮食和疾病之间的联系非常明显地说明公众健康仍然必须是制定国家和国际饮食指南的首要考虑,但现在很清楚,对健康饮食的辩论和研究需要相当广泛的参与。

长久以来,科研与政府部门分离,研究结果累累而政府则没有应用。迫在眉睫的气候变化危机正使这一切发生改变,并要求我们制定策略以确保人民能够有既健康又可持续的饮食,这是现在必须要考虑的焦点。

农业部门占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10%至12%。大量额外的排放来自于与农业相关的土地利用的变化,如森林砍伐。农业部门的排放量预计还要增加一半,到2030年农业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比现在要多出50%。

但我们做不了什么吗?我们需要食物,不是吗?而农业部门,即农民们,为我们提供食物。

那么,我们现在必须再次问这样的基本问题。我们需要多少食物?如果真想阻止气候变化,我们需要生产和食用什么样的食物?

这些重要的问题将农业、食物和健康与气候变化联系了起来。

今年年初,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负责协调的国际科学家小组,开始着手试图回答这些问题。我们制定了可能的策略以达到所建议的,到2030年粮食和农业部门温室气体的减排量。而后,我们首次量化了这些策略对大众健康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是个“思想实验”,试图确定主要为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而制定的政策是否会同时给健康带来利益。我们的工作最近发表在很有名望的医学杂志《柳叶刀》上。

我们先假设农业部门的温室气体减排量需要与其它部门,如交通运输的减排幅度相同,我们的估算是根据英国的排放数据和饮食摄入量数据。

我相信大家都知道,据粮农组织所做的估算,畜牧生产占农业部门温室气体总排放量的4/5,因此畜牧生产自然成为我们工作的主要重点。虽然农业生产的所有部分都有可能改进效率,如减少浪费等,但直接调整畜牧业生产规模,可能是减少农业部门温室气体排放的最恰当的方法

……

回到我们工作的话题。农业部门多年来一直在努力提高效率并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而且已取得一些重要进展。然而,最新的估计显示,这些现有的策略,如粪肥管理和通过土地使用管理来改善碳捕获,远远低于英国政府的减排目标。我们估计,要满足英国畜牧部门的温室气体排放目标,除了现有的策略,还必须削减英国畜牧业总体生产的30%。

但是,我们主要关心的不只是制定一个可能的策略,以满足该部门温室气体的减排目标,而是也要估计这一策略对大众健康的可能影响。因此,我们认为,畜牧业生产削减30%将导致畜产品,特别是动物性饱和脂肪消费的相应下降。

我们使用的现有数据是,饱和脂肪的消费与成人患缺血性心脏病风险的关系。缺血性心脏病是高收入国家最常见的死因,实际上全球每年有700万人死于此病。我们估计,动物性饱和脂肪消费减少30%会大大减少(幅度约为17%)英国成年人因心脏病过早死亡的人数,相当于英国一年一万八千人免于过早死亡或减少3%的总死亡率。

总的来说,我们确定了英国农业部门达到温室气体排放指标的策略,即降低畜牧生产,而且我们估计,如果这一策略的实施也使动物性饱和脂肪消费下降,它会对大众的健康大为有利。

这是条非常好的新闻消息,一项对环境和公众健康都好的政策,一种难得的双赢方案

更重要的是,我们只研究了饮食与健康的一种关系。减少畜产品消费可能对健康还有更多的益处,如会减少某些类型癌症的发病率。显然,我们也承认我们的估算中有不确定因素,它只能看作是,主要为解决温室气体排放而制定的策略所带来的大致健康利益。

……

这一建议的现实性如何?转变大众消费模式的可能性又如何?

在英国,据估计成年男性每周吃的肉和肉类制品超过1公斤。是否有必要吃这么多?这显然对健康是没有必要的,而事实上,正如我已经指出的大量畜产品的消费会造成健康不良。

这样的肉类消费水平高于国家饮食推荐量,而且据最近的估计,严格依照国家营养指南的饮食,一年可以降低英国多达200亿英镑的医疗费用。

为了环境,有几个国家的人民已经接受了减少动物性食物消费的挑战。在这里,比利时根特的公务员们承诺一周一天不吃肉。瑞典饮食指南明确建议,为减排温室气体,应减少肉食消费。瑞典的食品现在也列出了相应的碳足迹。

这是解决迫在眉睫的气候危机的大胆和至关重要的第一步。我们迫切需要更深刻地认识我们所有的行为,包括我们食物的选择所造成的气候代价。

各国政府和消费者都面临艰难的抉择。

但可以肯定的是减少肉食是一个非常小的代价。 (翻译:Jennifer Wang)

主要来源:欧盟网站

评论
用户: 验证码:
匿名

热点

相关文章

本栏目推荐

本栏目最新更新

本栏目热门文章

全站推荐

全站最新更新

全站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