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2008年人类发展报告》第一章摘录

本年度报告的主题是:应对气候变化:分化世界中的人类团结(Fighting climate change: Human solidarity in a divided world)。

前言

……

气候变化现在已经是被科学所证明的事实。温室气体的确切影响很难预测,科学预测能力上也还有很多不确定因素。但是根据目前的研究,我们足以认定,巨大的风险确实存在,而且很可能是灾难性的风险,比如格陵兰岛和南极西部地区的冰盖融化(许多国家可能将因此被海水淹没)以及墨西哥湾暖流改道(可能带来剧烈的气候变化)。

概述

……

若对目前的发展路线不做改变,世界气温的上升将大大超过摄氏2度的阈限。要想将气温上升摄氏2度的可能性限制在50%以内,需要将温室气体浓度稳定在二氧化碳当量450ppm。如果浓度达到二氧化碳当量550ppm,超过该阈限的概率将达到80%。在个人生活中,很少有人会冒这样的风险。然而作为一个全球社会,我们使地球这颗行星承担了太大的风险。

……

全球气温升高3℃-4℃可能导致3.3亿人由于洪灾而永久地或暂时地逃离家园。

……

 

第1章:21世纪的气候变化

……

目前我们所走的是一条不归路,必将导致生态灾难。全球变暖的速度,变暖的准确时间,以及产生怎样的影响目前还不得而知,但是,地球巨大冰盖的瓦解正在加速,海洋正在变暖,雨林系统正在崩溃,其它一些后果业已成为现实。这些危险有可能引发一连串的后果,彻底改变我们星球的人文和自然地理状况。

……

气候变化的核心问题是地球吸收二氧化碳和其他温室气体的能力正在受到严重影响。人类生活已超出了环境的恢复能力,在生态方面,人类已经欠下了后代无力偿还的巨债。

……

成功减排的机会大门正在关闭。在不造成危险气候变化的前提下,地球吸收二氧化碳的能力是有限的,而我们正在逼近这一限度。我们只有不到10年的时间确保这扇机会之门依然敞开。这并不是说我们还有10年的时间来决定是否采取行动和制定相应的计划,而是说我们要在这段时间内向低碳能源系统过渡。这是一个高度不确定的领域,但确定的是:如果下个10年仍然像过去10年一样,那么世界将难逃原本可以避免的“双重灾难”:近期人类发展倒退和后代面临生态灾难的危险。

……

 

1.1 气候变化与人类发展

 

……

越来越多的气候科学家就危险气候变化的临界值达成了共识,他们将2℃(3.6°F)确定为合理的上界,这就是我们采取行动的开端。

……

 

由于气候变化对农业和粮食安全的影响,到二十一世纪八十年代,严重营养不良人口将增加6亿。

……

一旦气温升高超过2℃,全球水资源分布将发生根本变化。喜马拉雅山冰山的加速融化将加剧中国北部、印度和巴基斯坦已经很严重的生态问题。…… 到2080年,气候变化将导致全球缺水人口增加18亿。

……

如果温度上升超过了2℃,海平面将加速上升,孟加拉国、埃及和越南等国的人们将流离失所,一些小岛国也会遭受洪灾。海平面的上升和热带风暴加剧将使遭受沿海洪灾的人数增加1.8~2.3亿。

……

气候变化将从各方面影响人类健康。全球感染疟疾人口将增加2.2~4亿。

……

 

1.2 气候科学与未来展望

……

2000年到2005年,平均每年排放到大气中的二氧化碳达260亿吨。其中约有80亿吨二氧化碳被海洋吸收,另有30亿吨被海洋、陆地和植被消除。经校正:地球大气中温室气体存量中每年增加150亿吨二氧化碳。

2005年,全球二氧化碳浓度平均为379ppm左右,另外,按照辐射驱动效应衡量,其它在大气中长期存在的温室气体浓度大约为75ppm。

……

二氧化碳大气浓度正在急剧上升,大约每年升高1.9ppm。在过去10年中,单是二氧化碳浓度的年增长率就比过去40年的平均水平快30%左右。

……

(海洋)每年还要额外吸收20亿吨的二氧化碳,比自然吸收率高出20倍,其结果是,生态遭到严重破坏。海洋的温度和酸度都不断提高。酸度升高会对碳酸盐造成破坏,而碳酸盐是珊瑚和海洋食物链开端小生物的重要构建元素之一。按照目前的趋势,未来二氧化碳排放给海洋所带来的化学状态将是过去3亿年中从未有过的(短暂灾难性事件除外)。

……

如果排放水平继续按照目前的趋势增加,那么到2035年,存量将按照每年4~5ppm的速度增长──几乎比现有速度高一倍。蓄积存量将升到550ppm。即使排放速度不进一步提高,温室气体存量也将在2050年前超过600ppm,到21世纪末超过800ppm。

为了给21世纪确定一个比较可信的排放路径,IPCC已经设定了六种设想。这些设想方案因人口变化、经济增长、能耗模式和减排的假设而各不相同。但没有一个情景显示稳定点低于600ppm,三个设想显示温室气体浓度在850ppm或以上。

稳定点与温度变化之间的关系尚不明确。IPCC的设想确定了21世纪温度变化的大致极差,每个极差内都有一个“最佳估计”的指标(见下图表1.1)。如果纳入从工业时代之初至1990年期间增加的0.5℃38,这一最佳估计值介于2.3~4.5℃之间。根据IPCC预测,如果大气浓度加倍,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温度上升3℃,当然“温度上升大大超过4.5℃也不能除外”。换句话说,IPCC的所有设想都显示,未来温度上升必然超过2℃的临界值,导致危险的气候变化。

IPCC为21世纪确定的最佳估计极差可能低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表现在两个重要方面。首先,气候变化不只是21世纪的现象。二氧化碳和其它温室气体浓度上升导致的温度变化将持续到22世纪。其次,IPCC的最佳估计值并不排除更大气候变化的可能性。无论稳定在哪一个水平上,温度都有可能超过某一特定值。建模工作中确定的说明性概率范围包括:

  • 稳定点为550ppm──这一水平比IPCC设想中的的最低点还低。在这种情况下,超过危险气候变化2℃临界值的概率为80%。
  • 稳定点为650ppm,气温上升超过3℃的概率为60~95%,有些研究预测超过4℃的概率为35~68%。
  • 稳定点在883ppm左右,完全处于IPCC的不减排设想极差内,气温上升超过5℃的几率为50%。

全球上升的平均温度如果超过2~3℃将会给生态、社会和经济带来巨大的破坏,还有可能加剧灾难的风险,引起从温度变化转向碳循环的强烈(正)反馈效应。温度上升超过4~5℃后,这一效果将会加剧,大大提高发生灾难性后果的可能性。在IPCC的三个(或以上)设想中,温度上升超过5℃的几率在50%以上。换言之,按照目前设想,世界温度上升超过5℃的可能性要比保持在2℃临界值内的可能性大的多。

了解这些风险的一个方法就是思考它们对普通人的生活意味着什么。生活中,人人都会面临风险。人们在路上开车、街头散步遭遇能造成严重伤害的事故的可能性很小。如果将这种事故的风险提高为10%以上,那么在开车或散步时,大多数人都会三思而后行:如果严重伤害的风险几率为十分之一,那么就不能掉以轻心。如果严重伤害的几率提高到50:50,首要的工作就是采取措施,降低风险。然而,我们目前的温室气体排放正在将危险气候变化变成一项确定的事实,我们极可能越过2℃这一导致生态灾难的临界值。降低风险势在必行,但人类却依然无动于衷。

……

 

气候科学家对“可想象的意外”和“真实意外”进行了区分,前者指目前被视为可能但又未必的意外(如:极地冰盖的消失或经向翻转环流崩溃),后者指那些由于气候系统的复杂性还没有发现的风险。引起这类潜在意外的原因包括:气候变化与碳循环之间的(正)反馈效应,以及引起不可预测结果的温度变化。

在关注潜在灾难性后果的同时,直接风险也不能忽视。大部分人类无需等待冰盖加速瓦解,就将遭受由此造成的灾难。准确的数据尚可讨论,但对于世界上40%的最贫困人口(大约26亿)来说,我们所面临的气候变化事件将破坏人类发展的前景。

……

 

对于气候变化带来的不确定性,人类应该做出怎样的反应?有人主张采取“观望”态度,根据发展情况逐步加大减排力度。他们推迟行动的理由是:IPCC的评估结果以及更广泛的气候学显示,风险是不确定的,中期内出现全球灾难的可能性较小。

这种反应不符合一些制定气候减排战略的公共政策依据。首先可以分析一下其对气候学发现的概率范围所做出的反应。概率范围不是要我们无动于衷,而是要求我们对确定的风险性质进行评估,并制定相应的减排战略。美国一些著名的军事领导人曾经指出,面对像气候变化这样的风险,任何指挥官都不能袖手旁观,因为不确定而不行动:“我们不能等到确定的时候再行动,不能因为警告信号不准确而不行动。”

与气候变化不确定性有关的风险性质进一步从三个方面为这一评价提供了依据。首先,这些风险所带来的灾难性后果将对所有后代构成威胁。格陵兰和南极西部冰盖的崩塌所造成的海平面上升,将击垮世界上最富裕国家的防洪系统,淹没佛罗里达和荷兰的大部分地区,恒河三角洲、拉各斯和上海也将化为一片汪洋。第二,风险所带来的结果不可逆转:后代无法恢复南极西部的冰盖。第三,不确定性有两个方面:一种情况是可能会更糟,另一种情况是可能会变好。

如果世界如同一个国家,这个国家的公民都关注后代的福利安康,那么缓和气候变化就是紧急行动的重中之重。这是为灾难风险买下的一张保单,是确保代际公平而必尽的责任。在这样一个世界中,不确定性不是不行动的理由,而是坚决采取行动减少风险的依据。

然而当今世界,国家众多,发展水平各异,因此,我们更有理由采取紧急行动。首先原因就是考虑全球最贫困和最弱势人群的社会正义、人权和伦理关怀。数百万最贫困和最弱势群体正面临着气候变化带来的早期影响。这些影响已经减缓了人类发展的进程,所有可能的设想都显示如此,甚至更遭。由于在几十年内,减排对气候变化的影响有限,因此,为适应气候变化而进行投资是在为世界贫困人口买下一张保单。

……

 

1.4 避免气候变化──可持续排放路径

气候变化是全球的问题,需要有国际性的解决方案。首先,全球必须就温室气体排放的限度达成协议,应制定全国性的限制战略。在国际层面上,要制定限制总排放量的框架,该框架必须根据避免危险气候变化的目标,详细制定排放路径。

……

碳预算旨在确定生态可持续性的界限。我们的碳预算目标只有一个:将全球平均温度增长(与工业化前水平相比)控制在2℃以内。。如上所述,制定这一目标是气候科学研究的结果,也是人类发展的需要。气候科学将2℃确定为可能导致长期灾难性后果的“临界点”。这一“临界点”引起的更直接的后果是可能造成21世纪人类发展的大倒退。保持在2℃的阈限之内,应是避免危险气候变化的一个合理而稳健的长期目标。很多政府已经采取了这一目标。为实现这一目标,应进行可持续碳预算管理。

……

越来越多的人认同,气候变化必须限制在增温2℃的范围内,这个目标固然艰巨但也是可以实现的。实现这一目标要求制定一个协同战略,将温室气体累积量保持在450ppm的限度内。尽管极限值还不能确定,但对于可持续碳预算来说,这可能是最佳估计。

……

我们采用波茨坦气候影响研究所的情景模拟说明这一问题。考虑到化石燃料相关的二氧化碳排放直接关系到减缓气候变化的政策讨论,我们将重点关注这类排放,并根据避免危险气候变化的要求确定排放水平。简而言之,21世纪二氧化碳预算将达到14,560亿吨,按照年均值计算,约为145亿吨。目前的排放量是这一水平的两倍。用财政预算的术语来说,支出是收入的两倍。

UNDP官方网站


热点

相关文章

本栏目推荐

    本栏目最新更新

    本栏目热门文章

    全站推荐

    全站最新更新

    全站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