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和平饮食》

英文书名:World Peace Diet: Eating for Spiritual Health and Social Harmony

作者:威尔·塔特尔(Will Tuttle)

素食主义、神圣母性与世界和平──评《世界和平饮食》

本文为唐·罗伯逊(Don Robertson)所写,唐·罗伯逊是拯救地球巴尔的摩分站(Earthsave Baltimore)(www.EarthSaveBaltimore.org)创始主管,同时是支持人们选择更加健康和对地球友好的饮食的非盈利组织的志愿执行人。

多纳德·华特森 (Donald Watson)这个土生土长的英国人于64年前一手创立了纯素食协会(Vegan Society),并创造了“vegan”这个英文词。最近他在95岁高寿时与世长辞。他在生命的最后几天,还听人给他读威尔·塔特尔(Will Tuttle)博士写的《世界和平饮食》(The World Peace Diet)。

作为终身的和平主义者,华特森先生在14岁那年目睹杀猪的惨象后决定成为一个素食者。接着于19世纪40年代,他认识到乳品业非人性的一面,他开始思考人类和其他物种的关系,这导致他决定从此不再使用任何动物制品。

纯素食者在同情的伦理上比素食者更进一步。根据严格的定义,素食者不食用包括鱼和鸡在内的任何动物制品,而纯素食者避免食用或使用任何引起动物痛苦的产品。纯素食者对动物的关心更胜于对自己健康的关注。

纯素食运动日益扩大,据估计,目前有超过一半的素食者转为纯素食者。这种转变从澳大利亚的哲学家兼务实者彼得·辛格(Peter Singer)的《动物解放》(Animal Liberation)汲取了大量养分。这本书也代表了1975年现代动物权利运动的开端。

《世界和平饮食──灵性健康与社会和谐的饮食》(The World Peace Diet: Eating for Spiritual Health and Social Harmony)出版于2005年,它的作者是作为集音乐家、教育家和禅宗大师为一身的威尔·塔特尔。在此书中,作者提供强有力的案例证明,肉食和所有形式的动物蓄养业是导致环境破坏、人类健康、动物虐待的不断循环的暴力根源。

塔特尔认为自人类于1万年前开始放牧以来,我们发展出一种由男性主宰的剥削意识,并把这种意识从动物扩大到对人类自己的剥削上。这种意识已在我们内心中根深蒂固,以至于我们在选择食物时,不知不觉地就被它所控制。

塔特尔从灵性的角度分析认为,当我们吃肉并获得能量时,动物因被禁闭和剥夺产生的包含在食物中的恐惧与痛苦也会被人体感知。

如果我们真的相信因果报应,那么我们人类无趣地活在令人约束和厌恶的条件下是我们强迫动物在同样条件下生活的行为所导致的后果也就不足为奇了。同样的理论也被用于解释为什么人类吃精加工、充满化学品的食物,为什么我们会受疾病、慢性烦躁和疼痛、肥胖之苦,甚至于为什么我们被恐怖主义分子所包围。我们给动物造成的痛苦,完全又回归到我们自己身上。

威尔·塔特尔指出大多数普世价值都被忽略和违反了,这其中也包括佛教的五戒:1)杀生──每年有数以亿计的动物被杀;2)偷窃──动物被迫和亲生骨肉分离,它们的乳汁、蛋和自由也被剥夺;3)性暴力或虐待──动物被迫接受人工受精和痛苦的阉割;4)欺骗──动物被钩子、黑暗通道尽头的电击枪、太阳灯和锋利的刀具所欺骗;5)强迫灌酒或其它药物──动物被迫服用抗生素、药物、激素和精神药物。

人类对自我和自然的远离导致从未有过的物种灭绝,其试图控制和征服自然的行为给目前所知支持地球上生命的生态系统带来问题。

联合国于2006年11月发布的《畜牧业长长的阴影》(The Long Shadow of Livestock)的报告指出畜牧业所产生的温室气体比所有交通方式产生的总和还多!当我们还考虑到动物养殖业企业的污染和效率低下(我们投入16磅的谷物和大豆只能生产1磅的牛肉),显而易见,当前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减少肉食。

《世界和平饮食》鼓励我们回归于田园、回归于简单生活、回归于圣女品质──尊重四季变化、种植草药、水果、坚果和种子植物。这样做,可以找回我们的智能,塔特尔称之为建立联系的能力。我们记起真正的我们,庆祝我们与大地、对方和所有生命的联系。

威尔·塔特尔的书──《世界和平饮食》提供我们一种与大地联系的古老生活方式,教导我们以植物为中心的饮食十分有益,而且是一种热爱大地和生命的方式。

来源 Veganism, the Sacred Feminine, and World Peace

翻译:赵磊


热点

相关文章

    本栏目推荐

    本栏目最新更新

    本栏目热门文章

    全站推荐

    全站最新更新

    全站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