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政府组织指出转基因作物导致了超级杂草、杀虫剂和安全危机

根据由20个来自印度、东南亚、非洲和拉丁美洲的食物和保护团体发表的一份能代表数百万人的报告,遗传工程在土地增产上已经失败了,但却大大地增加了化学剂的使用量和促使了“超级杂草”的生长。

这种所谓的神奇的作物,最先出现在20年前的美国,而现在生长在29个国家超过15亿公顷(37亿英亩)的土地上,尽管被宣称能够解决食物短缺、气候改变和土壤腐蚀等问题,但是评估机构发现这些作物并没有履行它们的承诺。

报告声称,自工业技术发展后饥荒已经发展到“空前规模”。除此之外,仅有2种转基因“特征”是有一定规模的发展,尽管投入了数十亿美元,像耐旱和耐盐这方面的优势并没有任何明显的增长数据。

全球公民转基因生物状态调查报告的作者指出,更加令人不安的是不断增长的综合化学品的使用量,这些化学药品是用于虫害而并非像生物技术公司宣称的那样转基因作物能减少杀虫剂的使用。

中国是bt基因抗虫棉大量种植的地方,自1997年起,较之前仅仅是小问题的害虫的数量已经增加了12倍。一本2008年度研究生物技术的国际期刊发现,任何种植bt基因抗虫棉的好处都已经被增加使用的杀虫剂产生的危害所取代。

再加上,阿根廷和巴西的大豆种植者发现他们需要使用相当于传统作物的2倍计量的除草剂在他们的转基因作物上。而在印度,一份来自国际组织 Navdanya 的调查显示,自从bt基因抗虫棉引入后,杀虫剂的使用增加了13倍。

这份引用了实证性研究及公司自主声明的报告,也提到杂草正在进化以抵制那些用于转基因作物的除草剂和杀虫剂,而这样会导致“超级杂草”狂长,尤其在美国。

至少在美国的22个州,十种普通的杂草现在都进化出抗药性,使得大约6百万公顷(1千5百万英亩)的大豆、棉花和玉米田受影响。

报告提出,因此农民不得不使用更多的除草剂去对抗耐药性的杂草。他们说转基因公司还支付农民使用其它更强的化学剂。作者还提到“显然基因工程的神奇魅力在农民的土地上无法体现”。

报告谴责,这些公司已经成功地推广他们的作物给超过1千5百万的农民,很大程度上是通过政府部门的游说,尽量收购当地种子公司,接着在市场上回收常见种子。报告指责,孟山都、杜邦、先正达,全球三大转基因公司,现在控制全球近70%的种子销售。这就允许他们通过专利和知识产权以及向农民收取额外费用来“持有”和销售转基因种子。

研究指责孟山都控制着超过95%印度棉花种子市场并大幅度提价。高额欠债被认为是隐藏在过去15年内250,000多例印度农民自杀事件的背后的真相。

基于地球之友,美国食品安全中心,农民联合会,和盖亚基金相关的其它组织,援引研究报告表明,人与动物均出现了明显的过敏反应,都质疑转基因作物的安全性。

但科学家们由于害怕受一些部门机构攻击被建议不要对安全问题产生质疑,这些机构经常会收到大笔来自掌握转基因技术的公司的捐赠。

孟山都辩解报告的称:“我们认为转基因的安全性和优势都是很明确的。人们已经消耗掉数亿计的含有转基因作物食品的膳食,并没有任何例证明疾病和危害与转基因作物有关系。”

报告补充:“去年,美国国家科学院国家研究理事会,发布了一份报告《转基因作物对美国的农作的持续性影响》,断定美国农民种植生物技术改造的作物'是真正意识到可持续性经济发展和环境的好处-如相比普通作物更低的生产投入、更少的虫害问题;以及减少使用杀虫剂从而获得更优质的土壤。”

David King,前任英国科学主席,现任牛津大学斯密斯企业与环境学院主任谴责,非洲的食物短缺某程度上是富裕国家的反转基因运动造成的。

但是,报告的作者声称,转基因食物增加了食品不安全性因为现在大多数转基因作物被种植用于生物燃料,并且他们占据了当地粮食生产的土地。

Vandana Shiva,印度国际组织 Navdanya 的理事,曾联合过这份报告发表声明说:“转基因耕作模式暗中破坏了农民生态耕作的尝试。转基因作物和传统作物没有共存性,因为转基因污染和传统作物污染是无法控制的。”

“由于大集团对食品系统日益增加的控制,化学药品及基因污染的蔓延,可做的选择正越来越少;转基因公司将绳索套在农民的脖子上。他们必将摧毁事业或利益中的其中之一。”

英国卫报

翻译:陈慧如 校对:Ciney Hwang

评论
用户: 验证码:
匿名

热点

相关文章

本栏目推荐

本栏目最新更新

本栏目热门文章

全站推荐

全站最新更新

全站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