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大豆正在毒害孩子

“转基因大豆毁了人们的生活”,她说。“这是一剂致命的毒药,让人没有办法生存。”

在巴拉圭的乡村,她坐在漆成绿色的小屋外,这位八个孩子的母亲描述了2003年1月的一天。那天她11岁的儿子Silvino Takavera 从售货店骑车回家。“我在河边洗衣服,他走过来告诉我他被一只‘蚊子’(在拖拉机后面的喷洒机器)叮了”,她说。他身上有股难闻的味道,所以他脱下衣服跳进了水里。

但是那天晚些时候,全家人再吃了从大量喷洒农药过的田里收来的食物之后觉得不舒服。Petrona 急忙把她最小的孩子送去医院,当她回来的时候,Silvino 因剧烈的疼痛倒在床上。在巨大的恐慌中,她请求当地农民送她去医院。“他病得非常严重,他在叫妈妈,我的骨头疼,他的皮肤发黑。”她说。当大家都赶到城里时,Silvino 已经昏厥,医生们能做的只有止痛,他的母亲帮忙擦掉他嘴边的白沫。在几个小时后,他死了。

对于整个家庭来说,他们确信这场可怕的灾难是由于化学物质中毒引起的,但是他们由于悲伤而不愿意进行验尸。而在几年后,Petrona 打算向法院起诉。最终两个当地农民被判对这起事件负责,尽管不确定他们是否为此坐牢。

像巴拉圭的许多诉讼一样,案件最后总有重要的问题得不到解答,但是 Petrona 确信一件事,那就是她儿子的死是转基因大豆造成的,我们需要听她说明情况,因为我们正在食用转基因食物。

每日电讯的调查发现,英国每家独立超市的货架上都有来自食用转基因大豆的牲畜加工而成的肉类和乳制品,主流品牌包括吉百利、联合利华和 Dairycrest(英国著名奶制品企业),都有采用食用转基因饲料的牲畜为原料。

事实上由于新的科学技术的广泛利用,几乎你每天食用的食品中就至少有一种来自用转基因大豆饲养的动物,无论是麦片粥里的牛奶还是三明治里的培根。

巴拉圭,这个位于南美洲心脏位置的内陆国家,正处在种植“绿色黄金”热的前线。今年大豆种植地区的数量被报道已经增至2600万公顷,它们中的大多数都是转基因大豆,导致森林被大量砍伐,引起暴力土地纠纷和“毒害”当地人。据估算,巴拉圭已经有90%的大西洋雨林被砍伐,用来种植农作物,数以千计的稀有植物物种,数以百计的珍惜鸟类还有濒危动物如美洲虎等受到威胁。有证据显示大豆产业目前正在转移到更加广阔的北部格兰查科地区,地球上最后一些没有被开发的部落。

不仅仅是动物受到影响,森林同样是人类的家园,成群的瓜拉尼人声称他们被种植大豆的农民从他们的土地上赶走。他们住在城镇广场或是马路边上可怜的防水布棚里。农夫,那些曾经在这片土地上劳作的小农民,也声称他们无家可归。自从1990年第一次大豆种植业的兴盛,据估计巴拉圭已经有十万农民被强制迁移到城市的贫民区。像“西大荒”一样,当大豆业转移到新的地区,总会爆发土地持有人和农民占有人之间的冲突。

那些坚守自己土地的农民,例如 Petrona,他们被“蚊子”叮咬“中毒”。巴拉圭大多数的农作物都是转基因作物,需要喷洒转基因农药。就像在英国,农民被希望喷灌农田时能遵循明确的条例,例如距离居民区和学校操场一定距离;需要种植树木形成生态栅栏保护公众;强风和炎热天气喷灌需要被禁止等等。

然而,不断增加的污染物,有毒物质甚至死亡事件说明这些法规并没有被遵守。

农民也被报道使用了在欧洲不合法的化学物,像 2,4-D 或者可能造成危险的化学合成剂。

Stela Benitez 博士,亚松森大学的儿科专家,进行了一项研究并发表在2006年一本权威美国儿科杂志上,调查发现居住在距离喷洒田地一公里以内的妇女生出畸形婴儿的概率是正常人的两倍。

她非常确信这是一个威胁,当喷洒靠近居住区是必须要按照规定作业,但毕竟只有欧洲有这些规定,为什么不保护一下贫穷国家的人们呢。“我很担心缺乏管理的产业不能坚持保护我们孩子的原则”,她说。

最近的一个事件发生在一月,在墨西哥 Yeruti 连绵起伏的群山中,有一些家庭在日益增长的大豆田中种植了玉米。Isabella Portillo,26岁,描述了她丈夫 Reuben Caceras, 28岁和她2岁的儿子 Diego,在田地受到严重的化学污染后染病。她的儿子幸存下来,但是她的丈夫数天后死于化学中毒。“失去他的生活太痛苦了”,她说:“我感到非常孤单。”

在 Itakyru,一个整个社区都在“从天而降的雨”中受到影想。瓜拉尼妇女和儿童被急忙送进医院。首长说18岁的 Giralda Gauto Vera, 和她18个月的女儿在喷洒农药的飞机来了之后在医院呆了4天。后来当局政府才强调空中喷灌在居民分散的原住民地区也不能被允许。

Angie Duarte,Curuguaty 公共医院的医生,已经治愈了几十名她认为是“中毒”的病人。她承认那些情况更糟糕的社区已经经历了营养不良,免疫缺陷,也许甚至自己在农作物上使用的危险化学物质。

但是这难道是确保他们受到保护的所有正当的理由吗?

“造成这些错误我们花费了多少”,她问,“我担心这些在未来会成为大问题,因为越来越多的人生病,化学物质影响了健康系统。每个人都该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而有所行动。”

大豆在去年已经成为巴拉圭的主要经济利益来源,带来了空前的14.5个百分点的增长,甚至超越了中国。

用手拂过那些闪闪发光的作物,Breno Batista Bianchi 相信国家应该感谢像他这样的种植大豆的农民。他在报告这些由于使用新的机器和转基因技术,更少农药和水的作物记录。当然“超级种子”也存在一些问题,例如增强了对化学农药的抗药性,引起疾病爆发,不过这些问题可以轻易被解决。他们会创造出新的种子,新的化学物质,他说。但这种发展过程中的盲目信仰并没有被每个人接受。

Oskar Rivas,一个新的社会主义政府环境部部长,指出大豆的增长所带来的成本不能由人民来买单。

这是个错误的发展,谁来负担费用?农村、人民、生态系统,谁获得了收益?答案只有企业。

Rivas 说应该让需要这些的英国顾客来负责。他承认停止转基因作物在巴拉圭的增长已经太晚了,她强调更多的非转基因作物需要被种植。例如在巴西,整个国家在推行一种更加可持续的种植体系,或者至少更加可持续的农作物。

新的组织像“可信赖大豆圆桌会议”,由WWF(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提供支持,希望通过给大豆新的标签,包括转基因大豆来鼓励这些产品以可持续的方式生产。这已经在一些主要的英国超市实行,包括维特罗斯、阿斯达、M&S、还有塞恩斯伯里,尽管很多环保组织反对认可转基因产品的计划。

地球之友和 Sobrevivencia 当地慈善机构一起工作,教给社区居民环境法,当社区遭受到化学喷灌和有机耕作技术的影响时能够予以反击,并且得到他们自己的食物。

“此刻我们都输了”,部长说,“如果有一个不同的生产加工结构,我们本可以全胜。”

摘自 每日电讯 GM soy: The invisible ingredient 'poisoning' children

翻译:Ciney Hwang


热点

相关文章

本栏目推荐

本栏目最新更新

本栏目热门文章

全站推荐

全站最新更新

全站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