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蜂减少,中国果农不得不人工授粉

过去50年中,全球人口数量几乎翻了一番,人均卡路里消费也增长了约三成。

为了应对日益增长的食物需求,人们通过毁林等方式将越来越多的荒地变为耕地,农业耕种的集约化程度也越来越高。化肥、农药和新作物品种的发展使农民得以将每公顷产量增加130%。

很显然,这样的生产方式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地球上不可能有无穷无尽的荒地供我们开垦,单位土地面积上产量的增加也有一定的限度。危机的兆头已经出现;长远来看,高度集约化的耕种方式终究是不可持续的。

全球范围内,每年都有750亿吨耕土在流水或者风力的作用下流失。共计3.2亿公顷土地受到灌溉造成的盐分蓄积影响。约40%的耕地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退化。

蜜蜂与传粉媒介的作用

农业和人类的健康离不开野生生物提供的生态系统服务:微生物、蠕虫、潮虫、千足虫等一系列物种有助于土壤形成,森林能制造氧气、防止水土流失、调节水流,鸟类可以吃掉害虫,飞蝇和甲虫能分解动物粪便,蜜蜂和其他传粉媒介能为农作物授粉。

现代农业从根本上威胁着这些物种的生存,也在危害着自身。

作物授粉就是很好的例子,清楚地证明了我们对自然环境健康的忽视最终将威胁我们自身的生存。约有75%的农作物品种需要由动物授粉,授粉的动物往往是蜜蜂,有时也可以是苍蝇、蝴蝶、鸟甚至是蝙蝠。

据估算,昆虫授粉每年对于美国和英国经济的贡献分别达到146亿美元和4.4亿 英镑。部分授粉工作是由家养的蜜蜂完成的,而承担大多数作物授粉任务的则是野生昆虫,其中就包括大黄蜂这样的野蜂品种。

英国近日的一项研究表明,由蜜蜂完成的授粉只占三分之一,其余均是由各种野生昆虫完成的。这些物种需要安定的环境筑巢,以及在农作物还没开花的时候为它们提供食物的花朵。

但是欧洲的蜂群多样性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削弱,许多蜂种已经在原来的栖息地上消失,一些蜂种甚至濒临灭绝。单在英国就已经有三个本地大黄蜂品种绝迹,另有六种已经被列为濒危物种。全欧洲范围内已有四个大黄蜂品种灭绝,并且有充足的证据表明,北美和中国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

授粉动物从农田周边的荒地飞来为我们的农作物授粉,但如果根本不存在荒地的话,或者农作物施用的杀虫剂太多的话,那么授粉过程便无法正常进行,产量也会减少。

全世界各地的证据都表明,由昆虫授粉的农作物产量连年下降,并且越来越变化无常,在耕作集约化程度最高的地区尤其如此。对于那些在大片农田里种植的作物来说,传粉昆虫的数量严重不足。如果再对农作物频繁地施用杀虫剂,对农业生产至关重要的传粉昆虫更无法生存。

中国西南部种植苹果和梨子的果园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这些果园里,农药过度施用和缺乏天然栖息地已经造成野蜂绝迹。

近年来,果农不得不手拿花粉罐,用刷子一朵花一朵花地给果树人工授粉,而高处花朵的授粉任务就交给小孩子爬树去完成。很显然,这样的做法虽然在果树这种高价值作物上行得通,但如果要对所有的农作物都进行人工授粉,全世界的人加在一起恐怕都不够。

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其实很简单;欧洲和北美的研究发现,在农田里间种一些野花,并保留部分森林等自然植被,就可以大幅度地增加授粉昆虫的种群数量。此外,这种方法还可以增加害虫天敌的数量,这样就不用喷洒那么多农药了。

只要小小的努力就可以在生产食物的同时保护环境。其实从长远来看,这或许是农业生产的唯一方式,因为如果不这样,我们的农业就面临着崩溃的危险。

如果没有了授粉的蜂群,我们的饮食将会十分单调。到时候我们只能靠吃风媒授粉的作物维生;换句话说,我们的餐桌上除了小麦、大麦、玉米就基本上没有别的东西了。如果真是那样,商店里也就看不到覆盆子、苹果、草莓、豌豆、青豆、西葫芦、甜瓜、西红柿、蓝莓或者南瓜了。

过去几千年中,蜂和其他昆虫一直在为我们的农作物提供免费的授粉服务。我们只有真正认识到它们的重要性,并投桃报李地为它们提供生存所需的条件,我们才能继续享受这样的服务。

我们必须明白,我们子孙后代的健康和福祉全靠我们这辈人保护环境的努力,而为了保证地球自然环境的健康,我们就必须尊重那些与我们共同享有这个世界的野生动植物。

翻译:李杨

评论
用户: 验证码:
匿名

热点

相关文章

本栏目推荐

本栏目最新更新

本栏目热门文章

全站推荐

全站最新更新

全站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