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天翁的中途岛悲剧

信天翁是世界上最大的飞鸟,也是中途岛的主人;它们性格温和,忠于爱情和家庭,每年七八月里,它们都会回到中途岛,双双对对跳起“爱情之舞”。但第一次踏上中途岛,美国摄影师乔丹却看到一座信天翁墓地:在烈日下腐化的信天翁尸体,被成片垃圾包围着;而在无数死去幼鸟的肚子里,各种塑料碎片塞满了它们的胃。这些都是通过太平洋环流带来的城市垃圾。《中途岛──来自海洋环流的信息》,使乔丹获得了今年的Prix Pictet环保摄影大奖,他希望自己的照片能提醒人们关注大众消费引发的灾难:“站在那些死去的鸟身边,就像站在一面镜子前,能看到我们人类对自己都做了些什么。”

中途岛(Midway Atoll)位于太平洋“心脏地”,距离最近的大陆也有2000英里(约3219公里)。这个曾在二战中扮演过重要角色、现在却罕有人至的小岛,现在是属于信天翁的。

每年七八月,数以万计的成年信天翁在中途岛上空聚集,白色身影遮住了大半个蔚蓝的天空。一对对信天翁从远处的海洋觅食归来,滑翔至嗷嗷待哺的幼年信天翁身边,将消化了的或半消化的食物反刍出来,喂给自己的孩子。

它们是世界上最大的飞鸟,拥有现有鸟类中最宽阔的翅膀──在飞行中,它们的翼展能达到3.5米。数百年来,它们与海龟、鹈鹕分享着这个面积不大,却拥有“人间天堂”美誉的小岛。

然而,这些悠然自得的“岛主”却在遭受有史以来最大的威胁。2009年9月,当来自美国西雅图的46岁摄影师兼艺术家克里斯·乔丹(Chris Jordan)第一次踏上中途岛时,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地上随处可见烈日下腐化的信天翁尸体,被成片成片的塑料垃圾包围着。剖开一个个幼年信天翁尸体,乔丹发现,这些幼鸟肚子里全是未分解的彩色塑料垃圾:打火机、瓶盖子、梳子、牙刷柄、各种形状的塑料碎片......这些塑料,正是信天翁“父母”飞越千里为自己的孩子带回的“食物”。

成千上万的幼鸟还未来得及等来成年后的第一次出海飞行,就以悲惨的方式相继死去。乔丹看到,一个出生几个月的信天翁幼仔腹内就包含七八种塑料垃圾,三分之一的胃全被塑料充斥。吞下的塑料制品导致它们无法吃下别的食物,有时塑料碎片甚至会割破它们的食管,导致窒息、饥饿和脱水而死。

“它们本能找到鱿鱼和鱼虾。”乔丹告诉记者,“但由于近年来整个太平洋受到了愈发严重的塑料污染,海鸟们很容易把塑料垃圾误当作食物,使之成为导致信天翁幼仔死亡的致命毒药。”

从2009年秋天起,乔丹和他的摄影、摄像团队三次前往中途岛,用镜头记录下这一令人痛心的生态悲剧。这组名为“中途岛──来自海洋环流的信息”(Midway──Message from the Gyre)的照片很快传遍互联网,引起很大震动。“这是我看到过最恐怖的照片。看着这些令人绝望的照片,谁能告诉我还能如何寻找希望?”很多网友给乔丹留言说道。

“我们第一次从中途岛回来时,整个团队都很绝望。”乔丹回忆道,“站在那些死去的鸟身边,就像站在一面镜子前,能看到我们人类对自己都做了些什么。”

今年3月,克里斯·乔丹成为2011年Prix Pictet环保摄影大奖委任金的获得者。他将利用大奖委员会资助的10万美元资金前往非洲肯尼亚,以“发展”为主题进行拍摄。乔丹告诉记者,可能正因为自己对当下大众“消费灾难”的关注,吸引了Prix Pictet环保摄影大奖评委会的目光。“他的照片让人们切身体会到全球化大众消费主义骇人听闻的一面,提醒我们,当下毫无反思的发展导致的后果,已蔓延到全世界每一个角落。”Prix Pictet官方网页上写着对克里斯·乔丹的评价。

乔丹告诉记者,明年3月前,他还将分四次前往中途岛完成最后拍摄,最后的纪录片将在明年年底问世。“这将是非常不同的一部纪录片,无关乎数据,而是以艺术和诗意的方式宁静地展现悲剧。”乔丹说。

“站在中途岛,就像同时身处地狱和天堂”

克里斯·乔丹第一次知道中途岛,是通过一个曾在岛上做过研究的女生物学家:“如果你想把海洋塑料污染形象化地展现在世人面前,就去中途岛看看那些信天翁幼鸟肚子里有些什么吧!”

此前,乔丹想去的地方是“太平洋垃圾带”。这个概念在上世纪80年代末期就被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局(NOAA)提出。1997年,一个叫查尔斯·摩尔(Charles J.Moore)的海洋学家实地“探访”了位于加利福尼亚和夏威夷间海域的垃圾带。科学家估算那里漂浮着上百万吨海洋垃圾,面积相当于两个美国得克萨斯州,被许多媒体称为“第八大陆”。

但乔丹与一些海洋学家和科学家交流后发现,所谓的“太平洋垃圾带”不存在“陆地”一说,因为许多垃圾并不是漂浮在海面上,而是潜伏在海洋表层之下。


热点

相关文章

本栏目推荐

本栏目最新更新

本栏目热门文章

全站推荐

全站最新更新

全站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