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使用手语的大猩猩Koko

大猩猩基金会(The Gorilla Foundation)进行的一项开创性研究工作是物种之间的交流,其中有一个动物使用手语超过25年的时间。

这个大猩猩叫 Koko,曾被纽约时报报道,她的头像曾被登在杂志的封面上,有3本书写过她的事迹,科学家不断地引述她,她的故事甚至被电视台报道。

以人类的观点来看,Koko 据信是世界上最有学问的大猩猩,可以精通超过1000个美国手语单词。认为动物的智能有限,人们的这一固有偏见,被彻底颠覆了。她表达思想和情感的复杂程度令人惊异。

大猩猩基金会的主席 Patterson 博士自1972年开始就与 Koko 在一起,并教她手语,她解释说:“所有的灵长类动物都能表达情感,但因为 Koko 可以使用手语,所以,她能告诉我们她的情感,而她的同类则不能。

友谊之花

一开始只是一个短期的研究项目,但后来发展成终生的学习。Patterson 博士与 Koko 有接近30年的友谊。

1971年,Patterson 是加州斯丹佛大学的心理学研究生,Koko 则是旧金山动物园刚出生的大猩猩。在 Koko 一岁的时候,Patterson 与她第一次相遇,计划与她一起做几年的猿类交流实验。

一开始,Patterson 试图搞清楚 Koko 是否可以学习美国手语,这是一种为聋人设计的复杂手语。几周之后,Koko 令人惊讶地学会了手语中的“吃”、“喝”和“更多”。她的词汇量迅速增长达到几十个单词。有些词被定制改成“大猩猩的手语”。之后,“会说话的大猩猩”就成为了在世界流传的头条新闻。

人们曾对大猩猩有种种成见,认为他们是一种在森林里动作迟缓的、愚蠢的猿类。但 Koko 的生动表现推翻了这些成见。从她善良、深情的眼神中,成百万的人见证了她的智慧和聪明。第一次,人类看到了与自己如此相似的超凡动物,地球上与人类最接近的亲属。

Patterson 的工作驱散了人们对大猩猩缺乏智能和个性的观念。一个曾研究猿类几十年的研究者回忆说:“Koko 的成名改变了所有的事情。”

现在,Patterson 和28岁的 Koko 继续改变着人们对大猩猩的看法,以及人们对自己的看法。Koko 学会了一千多个单词。Patterson 也开始研究大猩猩的另一个鲜为人知的能力:艺术。Koko 和一个年轻公大猩猩 Michael 在一起生活。Michael 逐渐显示了他的绘画才能,他可以从在加州研究中心的实验生活中得到灵感,并创造绘画。例如,Michael 可以在画布上画出一个黑白颜色的狗。

Patterson 让 Koko 画一些东西给她的夏威夷朋友,Maizie,于是她画了这张画,题为“那鸟,那鸟”。左上角的插图是一个天堂鸟花的照片,组成了画的最上部分。Maizie 说画的下面代表夏威夷乌鸦,是一个濒危物种。(天堂鸟照片由 Maizie Sanford 提供)

Patterson 和她的同事每天详细记录着大猩猩的日常行为以及如何使用手语交流,他们证明大猩猩体验的情感相当广泛。包括快乐,例如,Koko 与一个小灰白猫之间的情感,当这只猫在一次事故中不幸死亡时,Koko 的悲伤。还包括渴望,Koko 渴望得到一个自己的孩子。

不幸的是,5英尺高,300磅的 Koko一直没有能找到一个对象。第一个求婚者 Michael 变成了象一个兄弟。另外一个公大猩猩,通过视频相亲,让 Koko 选择并做决定,还尚未成为对象。这也许是因为 Koko 现在的生存环境是在一个7英亩的地方,在红杉树林旁,天气凉而多雨。在野外有着很大群居部落的大猩猩可能不适合在此献殷勤。

Koko 会有一个更大的家

野生的大猩猩是群居动物,通常有几十只大猩猩组成一个群落。像 Koko 这样被捕获的动物则与野生同类动物的行为有所不同,他们得不到社群的支持,也没有人教他们如何繁殖。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 Patterson 开始为 Koko 找一个更好的家。1993年,在夏威夷岛的一个70英亩大的避难所,终于找到了一个“气候非常合适”地方,那里的植物和天气更像她非洲的家乡。大猩猩们可以在避难所整日社交,在太阳下疏毛,玩耍,觅食,交流,繁殖,养育孩子。

如果一切顺利,Koko 有了孩子,Patterson 的研究又可以进入一个令人兴奋的领域。她对 Koko 是否会教她的孩子手语非常感兴趣。如果她会教,那么,这种许多学者认为只有人类才有的,向下一代传授复杂知识的行为,也发生在了大猩猩身上。

手语

当 Patterson 开始教 Koko 手语时,发现大猩猩用手表示手语时,方法非常独特,因为大猩猩的手与人类的手,形状非常不同。大猩猩的拇指比我们的要小许多,这意味着猿类不能像一个人那样做某些手语。其结果是 Koko 开发了一种被 Patterson 称为“大猩猩手语”的语言,GSL。GSL 不是第一个新手语,欧洲、亚洲和美洲的人们都开发了他们自己的手语。

Koko 将食指指向鼻下的上唇,有时她会压着嘴唇并摇动,有时她会将手移开,用此来表示“假”(fake)和“错误”(false),在美国手语中,这是两个词。

人们可以互相教授手语,这没有什么特别的。但由人来教一个大猩猩手语,这就非常特别了。Koko 学习美国手语非常快,这也许是因为野生大猩猩本来就有他们自己的手语。研究者发现动物有整套的手势语言和肢体语言用于交流。对于 Koko,学习美国手语就像学她自己的手语一样。像人类经常会从外语引进外来词汇,Koko 学习美国手语时也会适应自己的需要,如手形的不同。有时候精通两种语言的人会创造一种混合语言,如“混有西班牙文的英语”(Spanglish),Koko 也创造了 GSL,一种美国手语和她自己手势的混合。

但不要希望很快能在你当地的动物园发现 GSL,目前只有 Koko 和 Michael 可以使用和理解 GSL。而且不知道他们是否会教给他们的孩子。

Koko 告诉我们,永远不要低估这些出色的动物。

Koko 的官方网站(有更多的图和视频)


热点

相关文章

    本栏目推荐

    本栏目最新更新

    本栏目热门文章

    全站推荐

    全站最新更新

    全站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