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语者

每年在南非,狮子们被关起来养着,然后在封闭的区域里放出来,让猎人们(多数来自美国)射杀。每年因此而屠杀的狮子数量约有1000只。

凯文·理查德森希望拍摄一个新电影,题为“白狮”,想让人们重新思考一下这种狩猎行为。理查德森自称为自学的“狮语者”,第一次做制片人,他说:“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要把狮子限制在一个有限的区域里去射杀他们,狮子们根本无路可逃,这些人还自称是猎人。”

电影《白狮》是关于一个罕见的白狮的故事,因为他身体是白色,所以在小的时候就被歧视。他在快饿死的时候受到一个老狮子帮助,教他如何在野外生存。约翰·卡尼,托尼奖获奖演员和剧作家承担此片的编剧。

在南非,有奖狩猎是一笔很大的生意,据南非专业猎人协会的数据,每年价值9千万美元。外国旅游者为射杀一个狮子要付4万美元。

政府为了收入而支持狩猎,称之为“自然资源的可持续利用”。猎人协会称:至2007年9月,有16394个外国猎人(超过一半来自美国)射杀了46000只动物。

在南非,饲养的狮子才准许被狩猎。但据非洲动物权利组织(Animal Rights Africa)报告,在克鲁格国家公园漫游的动物们,如果走到私人区域,则也会被狩猎。

理查德森,这个电影的制片人,12年前在约翰内斯堡,在狮子公园第一次与两个幼狮交上了朋友,当时幼狮才6个月,而他已经23岁。他开始减少他作为术后康复师的工作,以便与他的新朋友玩。不久,公园的主人 Rodney Fuhr 给了他一个兼职工作,后来又变成了全职工作。

现在,理查德森在 Broederstroom 800公顷的白狮王国里照顾39只狮子,据约翰内斯堡一个半小时的车程。电影的角色包括黄色的狮子和他们因隐性基因而生的白狮。

狮子昼伏夜行,电影只能利用早晨有限的几个小时拍摄,有时如果这些猫科动物愿意,下午也会有几个小时。

理查德森说,他打破了所有从书本中学到的与狮子打交道的规则。在最近的一个早晨,狮子们用隆隆、咕噜咕噜的声音欢迎理查德森。一个狮子闭上眼睛,滚躺着让理查德森抓他的下巴。另一个,舔着理查德森的手,舌头粗糙的像砂纸,舔多了容易导致出血。

两个400磅(180公斤)的狮子将他摔在地上,一个母狮子跳在他的背上,压着理查德森整整一分钟。他红着脸,在一团白毛中露出脸。一个狮子随意地将一只爪子放在了理查德森的肩上。

他被狮子攻击过两次。一次是在拍摄电影时,一个叫 Thor 的狮子抓住理查德森的胳膊,把他压在保护着摄制组的笼子上,摄制组的人看着可怕情景,却什么也帮不上。

理查德森:“狮子是99%的冷漠和1%的致命。”


热点

相关文章

    本栏目推荐

    本栏目最新更新

    本栏目热门文章

    全站推荐

    全站最新更新

    全站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