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致癌症的动物蛋白

大多数人认为营养不良是引发癌症的罪魁祸首,但是,其实,如我在《中国健康调查报告》一书第十三章所述,动物实验证明黄曲霉毒素导致大鼠癌症的可能性很高,而印度科学家的一项研究表明减少蛋白质(酪蛋白)摄入(从一般水平的20%降至5%)可以完全阻止该毒素的致癌效应。在此基础上,我和同事进行深入研究,结果再次证实了印度科学家的发现。也就说,只需简单地将膳食蛋白(酪蛋白)摄入量控制在较低水平即可抑制癌细胞的生长。隐藏在该作用后的生理机制不只一个,这强有力地证明了蛋白质与癌症之间的联系。

多年以来,我们的研究获得了很多科研基金的资助,这表明,我们的研究得到了癌症专业领域其他科学家的认可,而且他们对我们的研究质量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当我们的研究发表时,还通过了权威癌症研究科学期刊的专家和编辑的审阅。这表明,在研究癌症的科学圈里,我们的研究很有说服力。

调整蛋白质摄入即可抑制某种化学致癌物的致癌作用,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简单事实:膳食蛋白竟然是战胜某种物种敏感的强力致癌物的王牌。

接着,我们对病毒(乙肝病毒)引起的癌症做了类似的研究。

结果证明减少动物蛋白摄入量也可抑制其它致癌物(艾拉、二恶英、敌敌畏等)的致癌作用,只不过其抑制作用没有针对黄曲霉毒素的强。如果我们的研究是讨论“什么是致癌物”和“什么是非致癌物”,这些发现将彻底改变目前有关癌症研究和教育的方式。

我不想就简单地指出酪蛋白是比黄曲霉毒素(根据化学物致癌假说,黄曲霉毒素是“目前发现的最强致癌物”)更强的致癌物。实际上,我想提出一个更广泛的问题,“以动物蛋白为基础的因素与人类癌症的发生相关吗?”,以及研究黄曲霉毒素摄入量与人类的蛋白质摄入量之间的效应关系,这些在我的《中国健康调查报告》一书中都有提及。

我曾给世界上很多顶尖和严格的观众(来自哈佛大学、伯克利大学、康奈尔大学、埃默里大学、耶鲁大学、杜克大学、国家卫生研究所等)做过关于此项研究的报告,我的研究从未遭受过严厉的评判。我遇到的唯一阻碍就是,当我试图说服一些强大的利益集团时,他们不管事实,从不聆听。也就是说,走出科学圈后,面向社会后,这个问题不在是科学问题,更多的是与政治、经济和个人偏见等问题有关。说实话,面对这个事关人类健康的问题,我很无力。因为控制健康研究的美国大公司关心自身利益甚于公众健康!

Animal Protein as a Carcinogen

翻译:赵磊

评论
用户: 验证码:
匿名

热点

相关文章

本栏目推荐

本栏目最新更新

本栏目热门文章

全站推荐

全站最新更新

全站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