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也会向人类一样哭泣

如果你曾见过一只毛驴哭泣,你的生活就会变得再也不同了。那一滴滴大大的泪珠从它长长的睫毛下滑落,顺着泪沟,流到脸颊。它的嘴唇颤动着,肩膀蜷缩着。当你看到这一切,你只能咒骂人类的残忍,怎么能虐待这么一个温顺又脆弱的动物。

只有人类会哭泣吗?任何一个见过失去了幼崽的流浪狗的人都知道,当它的孩子因为路过的汽车碾压,或是遭路人的毒打而死去,它的哀嚎响彻深夜,听起来好像是对它孩子的哀悼。我的小狗米莉的一只狗宝宝被另一只狗杀死了。一整周,她都在哀嚎,到处寻找她的宝宝。一只小黑猩猩死了,一连几天,猩猩妈妈会走到哪里都会带着已经死了的宝宝。曾有一只叫可可的大猩猩,被关起来时和一只猫成了朋友。当猫死了的时候,她也会呜咽、哭泣。

你听过不小心被鸟群落下的孤鸟的哭泣吗?当一只牛绝望地跟在带着她的小牛去屠宰场的卡车后面时,你见过她的眼泪吗?我曾经经历过的这些也变成了我心里一道永远难以愈合的伤口。当我截停一辆非法向屠宰场运送水牛的车,那原本只能装八头水牛的车,磕磕绊绊地走出了五十头。我见到他们脸上带着恐惧、痛苦的眼泪。

当妈妈不再喂奶的时候,不是只有人类的宝宝会哭。断奶之后的小猴子一旦饿了,就会大声地向妈妈哭喊。他们哭的越来越厉害。一开始,妈妈还会回应他们痛苦的叫喊。但是,随着他们回应的越来越少。慢慢的,小猴子停止了哭喊,开始自己觅食了。像在受到惊吓或者伤害时,人类儿童会哭一样,,如果发生了一些可怕的事情,小黑猩猩也会哭很长时间。但是一旦被抱起来,他们就会停止哭泣。

既然兽类和鸟类对于爱、关怀、母爱、痛苦、占有欲和理解能力有同感,自然地,他们也就能够感受抑郁、失落、害怕并且感受到其中的细微差别。

所有的动物都会流眼泪。眼泪是眼睛的重要防护屏障和润滑剂。它们通过冲走眼里的杂物,保持眼睛湿润来提高视觉。但是科学家们认为只有人类的眼泪才是情感的表现,而其他物种的眼泪都是眼部受到刺激造成的。然而,这个结论忽略了一些事实。迄今为止,所有的实验都表明,无论是黑猩猩、狗、大象或是熊,他们都会在感到失落或者面对死亡时哭泣。事实上,这些动物行为学家都受到《牛津动物行为参考》这本书的影响,书中写道:“人们应该着眼于行为的研究,而不是那些潜在的感情”。由于意识和思想所涉及的哲学问题,很多科学家都不去研究动物的情感,转而从神经学方面入手,研究脑部功能。

研究表明,当幼年的哺乳动物和小鸟们与母亲分离的时候,它们会痛苦地哭泣。野生动物专家和猎人都注意到,当小熊和熊妈妈分离的时候,它们的哭声很像小孩子的哭声。儒艮,一种生活印度洋的海牛,由于那些完全不必要的疏淤工程和腐败的 Sethusamudram 项目,它们正濒临灭绝的危险。当它们陷入危险或痛苦时,它们不停地哭泣。当小老鼠由于觉得冷或者掉出巢穴的时候而哭泣时,它的妈妈就会把它带回巢里。

每个人都该读一读杰弗里·莫赛弗和苏珊·麦卡锡写的这本名为《当大象哭泣:动物的情感生活》的书,他们亲眼见证过大象被管理员暴打或者被驱逐出象群。 (上周,卡拉里新闻频道放一部秘密拍摄的影片,影片是关于在喀拉拉邦的一伙由一个退休的守林人和他的儿子为首,通过杀害大象来骗取保险金的报道。,他们以照顾大象的名义购买生病的大象,用棍子敲击大象的头部令其至死,取走象牙和大象趾甲之后,再去领取保险金)。当一只象去世,象群里的所有大象都会围着它哭泣。当一个动物宝宝受伤,它的妈妈会一直守护它,哪怕呆在在铁轨上。尤其是大象宝宝,它们会发出一种悲伤的,尖锐的的声音。查尔斯·达尔文提到过,伦敦动物园里印度象管理员曾经对他说,大象会哭的很悲伤。

当狗一次次被伤害的时候它的无助感会使它们患上慢性抑郁。如果你走进大多数的幼犬饲养场、甚至动物救助站或兽医诊所,你至少会听到一只狗在哭泣。它们没有流眼泪,但却是一种与人类哭泣的极其相似的呜咽。我有一只又聋又瞎的大丹狗古地亚,它总是想和人玩。如果我们突然躲开它,一开始,它会到处找我们,然后就因为又被丢下了而发出一阵让人难受的哽咽。

动物会哭吗?它们当然会。你只需要望着它们的眼睛你就会明白。马克·贝科夫已经研究动物情绪近三十年了。他认为抛开行为学和神经生物学,根据常识就可以得出一个明显的结论,无论是哺乳动物、鸟类或是鱼类,它们都有丰富且深刻的感情生活。它们既能在玩耍的过程中感受到有感染力的纯粹喜悦,也能感受到深深的悲伤和痛苦。

“科学研究证实,在座头鲸、旗鱼、虎鲸和抹香鲸身上,发现了过去长期认为只存在于人类及其他灵长类动物身上的棱形细胞,并且棱形细胞是在与人类大脑相同的区域被发现的。大脑的这个区域与社会组织、移情、对于他人感受的直觉,及迅速地本能反应密切相关。棱形细胞在情感产生方面起到重要的作用。如果我们在其他动物身上寻找棱形细胞,我们很可能会找到它们。”

神经学研究同样已经证实了大象大脑中有巨大的海马体,海马体是大脑边缘系统中的大脑结构,它在产生情感的过程中起到重要的作用。所有的哺乳动物(包括人类)都有着相同的神经解剖学结构(例如杏仁体和海马体)和与感觉密切相关的神经化学突触。你能忽略一个和你一样会哭泣的动物的痛苦吗?你能以一些你明知没有意义的研究之名,在实验室里解剖叫喊着的老鼠、狗和黑猩猩吗?你忍心虐打、残食、过度伤害一些像你一样的无助生命吗?对你有害的事物,对所有的动物都有害。如果你能明白这一点,那么你大脑里负责同情的部分就会被激活,这一部分也控制着智力。有太多的证据表明,那些拒绝相信动物会和我们一样哭泣的科学家,使我们对这个星球的曲解有多么严重。

自 印度PFA Animals cry just like Humans

翻译:一诺 校对:Ciney Hwang

评论
用户: 验证码:
匿名

热点

相关文章

    本栏目推荐

    本栏目最新更新

    本栏目热门文章

    全站推荐

    全站最新更新

    全站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