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饲养的真相

当你在吃印度肉丸、汉堡包或鸡肉三明治时,你知道这些食草动物生前吃的是什么吗?它们很可能吃的是由眼珠、肛门、骨头、毛发以及安乐死的狗粉碎后混合而成的食物。我们所吃的多数动物终生饲养在养殖厂里,食用回收再利用的肉制品及动物脂肪。通过人类的这种“垃圾处理”即所谓的加工过程,这些食草动物变成了食肉动物。

每天会产生数以万磅的动物脑、眼珠、脊髓、肠子、骨头、毛发或蹄子等屠宰场边角料、餐厨废弃油脂、交通死亡的猫、狗等死腐动物。基于大量废弃物的处理需求,加工厂应运而生。加工厂回收死亡动物及其废弃物再制成骨粉、动物脂肪等产品。这些产品被出售给经营肉牛、奶牛、家禽、猪、羊的养殖场的企业,用以喂养动物。每一家屠宰场附近都拥有一家地下加工厂。

这些工厂在全球范围内24小时全天运行。直至1998年印度人民党执政,此类加工被农业部畜牧及奶业局叫停,禁止在反刍动物饲料中使用动物残余(文号第2-4/99-AHT/FF号)。然而,受屠宰场场主利益集团及部分谋求私利的官僚影响,人民党撤消了该项止令。印度于2001年出现了第一家动物加工厂。在印度没有人知道这些工厂,在此类工厂遍布的美国也很少有人知道它们。基于某些理由,它们并不被宣传。工厂的加工过程十分令人作呕,亲眼目睹这一过程者通常基于健康理由拒绝再食肉类。工厂的地板上堆放着大量“原材料”:动物被屠宰后所剩的爪子、尾巴、毛发、骨头、脊髓、蹄子、乳房、油脂、肠子、肚子和眼珠。高温中,当成千上万的蛆在腐尸上成群蠕动时,成堆的动物腐尸好像被赋予了生命。这些原材料先被切成小块,再被丢进另一台机器中进行细致切割。然后在280度的高温下煮一小时,肉就会从骨头上分离融化至热“汤”中。这一高温炉煮过程持续一个星期七天,每天24小时。

在烧煮过程中,热汤产生黄色油脂漂浮至表面并被撇去。烧煮过的肉和骨头被送入捶碎搅拌机,挤出残留水分并研磨成粉。振动过滤器筛除毛发和过大的骨头碎片,因为它们难以消化。至此,回收再加工的肉类、黄色油脂和骨粉被生产出来并专门用于饲养食草类动物。

这些工厂在印度不受任何检测。在美国和欧洲,一些国家机构只对工厂进行少量检测。然而动物饲料中的杀虫剂和其它毒素检测却被忽略或检查不彻底,致使有毒废料残留在动物尸体中,加工厂不会对这些毒素进行清除。毒牛肚、死亡数周方被处理的动物腐尸,以及被车撞死的动物所产生的尸毒只是一部分而已。所有毒素都残留在动物尸体里,这其中包括宠物服用的安乐死药片、灭蚤项圈中的有机磷杀虫剂、鱼肝油含有的农药DDT、宠物身份牌中的重金属、以及被丢弃的肉制品上的塑料包装。随着劳动力价格不断上涨,许多工厂不会雇佣额外工人摘除项圈或打开弃肉的包装。每周有成千上万包裹肉制品的塑料包装进入加工机器,成为动物饲料中许多不该有的配料之一。

即使一些人意识到动物饲料的制作真相,他们还是感觉不到危机,因为他们大多不知道食用这些肉类的危险。与动物加工厂有关且众所周知的疾病也许要属牛脑海绵状病,简称疯牛病。在美国法律中规定牛作为食物被屠宰后必须摘除脑组织及其它神经组织。但是这些最具传染性的组织:脑组织和脊髓却被允许送入动物加工厂制成宠物或动物饲料。这意味着一头患有疯牛病的奶牛可能被制成饲料喂养一头猪或一只鸡,这些动物转而又被喂养给其它牛,最终被人类食用。印度没有任何相关法律予以限制。这些真相在全球远离公众视线而被隐藏,数以万计的人类被置于罹患疯牛病的危险境地之中。

其它可在动物加工厂的饲料产品中传染的疾病包括肺结核(tuberculosis)、变种克雅氏病(variant Creutzfeldt-Jakob Disease)、阿尔茨海默氏症(Alzheimer's)。除阿尔茨海默氏症外,其它疾病都属于传染性海绵状脑病(transmissible spongiform encephalopathy diseases)。这些传染性疾病造成脑组织状似海绵。动物加工厂使鸡、羊、猪、牛成为同类相食的动物。这类加工被视为阿尔茨海默氏症的成因之一,因为在这类加工出现之前,阿尔茨海默氏症并不存在。数千万人受阿尔茨海默氏症困扰,致使它成为全球老年人死亡主要原因之一。科学证明长期保持每周食用四次以上肉制品者患痴呆症机率比素食者高三倍。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州立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于1989年一份初步研究报告中显示,5%阿尔茨海默氏症患者实际死于海绵状脑病。那意味着每年相当于200,000美国人死因可能为疯牛病。天知道有多少印度人死于此病,但毫无疑问自2001年后人数已成倍增加。

2001年印度人民党政府起草了一份关于“屠宰场废弃物用于动物饲料加工”的秘密文件。文件说道:“印度家畜拥有量居世界首位,因此较有可能使用屠宰场废弃物以部分满足日趋增长的动物饲料需求。印度大型屠宰场可利用的废弃物总量估超210万吨/每年,足以制成动物饲料。”报告进一步解释道:“印度目前使用的家畜饲料产品以谷物为主,致使家畜,尤其是家禽、猪和鱼类与人类争夺粮食与谷物。此类饲料可由屠宰场废弃物轻易代替。”

国际兽疫局(Office International des Epizooties,即世界动物卫生组织)在亚洲进行了克雅氏病/疯牛病风险调研。调研报告显示在中国、印度、巴基斯坦及其它七个国家中没有任何疯牛病的风险分析研究。根据世界动物卫生组织报告显示,大量使用肉类制作而成的动物饲料已进入亚洲,这意味着疯牛病传染源可能已经传染这些国家的牲口。报告同时指出“在诸如中国、印度、日本、巴基斯坦和台湾之类的国家无法避免疯牛病通过动物加工厂传播。因此,在这些国家应该出台针对屠宰场和加工厂更为严格的管理制度、并执行广泛的监督。”

印度企业在网络上宣传自己工厂饲料由“喷雾干燥”设备制成,这种设备将血液制成细致的褐色粉末(园艺家视之为血粉);巨型烧锅烧煮脂肪获取油脂;研磨机将骨头压碎成细小颗粒……数以万吨饲料向奶牛场、家禽农场、养牛场、养猪场、养鱼场和宠物饲料制造厂供应。制造饲料的主要企业为Standard Agro Vet (P) 有限公司, Allanasons 有限公司, Hind Agro 有限公司, Al Kabeer 和 Hyderabad,它们同时也是印度四大私人屠宰场。

所有动物饲料制造厂使用肉和骨头制造饲料。最近的报告中指出国内多数动物由此类动物组织提炼的饲料饲养。一份1991年美国农业部报告指出,1983年动物加工厂制造约7亿9千万磅肉粉、骨粉、血粉和毛发粉。其中:12%用于牛饲料,34%用于宠物饲料,34%用于家禽饲料,20%用于猪饲料。此数字于2006年翻倍。同样,1987年以来全球使用动物蛋白制造商业化奶牛饲料的数量也呈现翻倍。食用草料或谷物的牛在印度以外已不复存在,而印度谷物喂养亦日趋减少。疯牛病专家理查德·莱西(Richard Lacey)指出:“这枚二十世纪的定时炸弹不啻于黑死病。”让小鸡和牛犊啃噬自己母亲被杀后的残骸,用死猪喂养小猪,用山羊的残骸喂养小羊,你觉得大自然会原谅人类吗?

自 印度PFA The Truth About Animal Feed

翻译:朱一汇 校对:张竞心

评论
用户: 验证码:
匿名

热点

相关文章

本栏目推荐

本栏目最新更新

本栏目热门文章

全站推荐

全站最新更新

全站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