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证实动物也能感受快乐和痛苦

美国《生活科学》网站报道,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的退休教授马克·贝科夫(Marc Bekoff)是美国认知动物行为学家先驱之一,他是古根海姆基金会会士,曾与动物行为学家珍·古道尔(Jane Goodall)一起成立了善待动物组织,以下这篇报道节选自他发表在期刊《心理学》上动物情绪专栏的论文。

今年六月,我在德国做的一系列演讲过程中,很多人问了这类问题:“现在是不是该接受动物是有感情的生物,我们知道它们所需所求的观点?”“我们是不是该停止争辩它们是否有意识、感受痛苦和经历情绪的问题?”

当然,这并不是我首次听到这些问题,我的答案也一直都是彻底的肯定。科学家有大量细节的经验事实表明非人类动物也是有意识的生命,随着每一项研究的进行,存在的怀疑也越来越少。

很多人,正如出席那些德国演讲中的人一样,面对怀疑主义者仍然否认研究人员所知晓的事实而感到无比沮丧。动物福利的提倡者希望了解社会将如何利用我们获得的知识帮助生活在人类主导的世界里的其他动物。

宣布意识性的存在

当我回到家,我想到了我之前写的一篇论文《人类将最终承认非人类动物也是有意识的生命》,文章中我讨论了2012年7月7日公开宣布的对意识性的剑桥宣言。宣言背后的科学家写道:“会聚性的证据表明非人类动物具有神经解剖学、神经化学和神经生理学的意识状态基底,以及展示有意行为的能力。”这些证据表明人类并非具有产生意识性的神经学基底的唯一生物,非人类的动物,包括所有哺乳动物和鸟类,以及很多其它生物,都具有这些神经学基底。宣言中还提到了鱼类,证据支持感觉性和意识性很可能存在。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研究人员会发现越来越多的生物具有意识性。

动物感觉性的宣言

基于对意识性的剑桥宣言的压倒性普遍接受,我提出了动物感觉性的统一宣言。这篇文章里感觉性被定义为“感受、感知的能力,或者具有意识性,或者能够经历主观性。”我并不提供这一宣言的特定地理位置,因为除了少数例外,几乎全世界的人们——包括研究人员和非研究人员,都接受其他动物是具有感觉性的生命的观点。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外便是牛津大学的玛丽安·道金斯(Marian Dawkins),她声称我们并不知道其它动物是否有意识——她利用了书写意识性的剑桥宣言所采用的相同数据,我将其称之为道金斯的危险观点。

然而,动物感觉性的统一宣言是基于我所认为不可辨驳的事实,动物是有感知性并能够感受和经历痛苦,正如里斯本条约和快速发展的富有同情心保护领域所公认的。动物感觉性的证据无处不在——剩下的问题是为什么感觉性会进化,而非感觉性是否会进化。

研究支持动物感觉性

研究动物感觉性的数据库非常强大且快速发展。科学家知道大量物种的个体会经历情绪,从喜悦和快乐到深度悲伤、悲痛和伤后紧张症,以及移情性、嫉妒心和憎恨。没有理由去修饰这些经历,因为科学显示了它们是多么了不起(例如老鼠和鸡表现出移情性),无数的其它“惊喜”正快速涌现。

在一个名为Sentience Mosaic的交互网站上存在大量相关数据,它是由世界动物保护协会(WSPA)发布的,该组织致力于动物感觉性研究。由海伦·普克特(Helen Proctor)和WSPA的同事合著的论文提供了对感觉性科学文献的系统性回顾。他们利用了174个关键词,审阅了2500多篇有关动物感觉性的研究。他们总结称:“动物感觉性的证据无处不在。”

更有意思的是,海伦和她的同事发现了“大量研究倾向于假定动物存在负面状态和情绪,而非积极情绪,例如喜悦和愉悦。”这与人类的历史趋势相一致,也即人类否认动物具有诸如喜悦、快乐和愉悦等情绪,但却接受动物可能会发狂或者生气。从1990年至2011年,发表在动物感觉性领域的文章数量呈上升趋势。

可靠的进化理论——也即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有关进化连续性的观点,他承认物种解剖学、生理学和心理学的差别是程度上的差别,而非物种上的——也支持了动物感觉性。这只是灰色的差别,而非非黑即白,因此如果人类具有一种特质,“它们”(其它动物)也具有。这被称为进化持续性,显示了如果将动物明显具有的特征剥夺,那么这就不是好的生物学。人类与其它哺乳动物和脊椎动物都具有相同的大脑区域,后者对意识性和处理情绪非常重要。

人类并非唯一具有感觉性的生物

人类并非感觉性领域的唯一生物,我们需要抛弃以人类为中心的观点,非人类的大猩猩、大象、鲸目动物(海豚和鲸鱼)都具有复杂形式的感觉性和意识性所需的足够的心智能力。

因此,有趣又具有挑战性的问题是为什么感觉性在不同的物种里进化,是时候停止伪装人类并不知道动物是否具有感觉性:我们的确知道其它动物的所求所需,我们必须接受这一事实。当然,我们可能会错失某些本质细节,但我们仍可以说其它动物想要平静安全的生活,远离恐惧、痛苦和苦难,正如我们一样。

虽然仍有某些人会坚称人类并不知道其他动物是有感觉的生命,无数动物仍和以前一样正经受异乎寻常的苦难,例如被滥用于科研实验、教育、食物、衣物和娱乐。的确,动物感觉性被假定于很多比较研究和近期立法——例如政策保护黑猩猩不被用于侵入性研究,这些都是基于对这些感觉性生命的了解。

社会并不需要任何额外的侵入性研究以进一步宣称其他动物是感觉性的,尽管这类研究仍在继续。例如,农场动物庇护所呼吁对农场动物认知性和情绪性生活的观察研究的议案。有的研究人员通过利用大脑成像试图了解其它动物的大脑。

下一步

现在,是时候搁置有关动物感觉性的过时和不被支持的观点,将动物感觉性的因素加入我们与其它动物打交道的方方面面里。动物将非常感谢我们关注动物感觉性科学。当我们倾听内心,我们会意识到我们对其他动物感觉的体会有多少,我们应该尽可能的保护这些动物,请从现在开始,这并不难,从你我开始。

评论
用户: 验证码:
匿名

热点

相关文章

本栏目推荐

本栏目最新更新

本栏目热门文章

全站推荐

全站最新更新

全站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