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私的“肉食悖论”

作者:马克·贝科夫(Ph.D. Marc Bekoff),科罗拉多大学生态学和进化生物学系名誉教授,著有《动物宣言:延伸我们慈善足迹的六个原因》

毫无疑问,数十亿的工厂化养殖动物和其他动物在为我们的味觉享受而受苦,这大多是不必要的。现在,一项新的研究显示,为了能继续吃那些不必要成为盘中餐的动物,人们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

英国肯特大学的史蒂夫·劳南和他的同事发现“想要摆脱‘肉食悖论’(不喜欢伤害动物同时又喜欢吃肉)的人,会否认他们食用的动物能感受痛苦而照样吃肉。”

虽然有些人一旦了解动物受苦就停止吃肉,而绝大多数人不会这样做,并继续享用牛排,虽然明知他们吃的是痛苦和苦难。他们干脆否认成为他们盘中餐的有情众生的道德地位,好像一切安然无事,一切本该如此。

这项非常重要的研究显示:“当人们所倾向的思想和他们所倾向的行为有冲突时,他们首先放弃的是所倾向的思想和道德标准而不是改变他们的行为。劳南说:‘其实人们可以改变他们的行为,而不是改变他们对动物道德权利的信念。’不过,我们猜想大多数人都不愿意拒绝吃肉的享受,否认动物的道德权利可以让他们继续吃肉而问心无愧’。”我不知道他们的良心有多么无愧。

当我在写《动物宣言》这本书时,不断有人对我说“哦,我知道动物的痛苦,但我喜欢吃牛排。”接着他们还给出站不住脚的借口,如“我就是不能不吃肉,即使我想着我对动物的痛苦负有责任。”他们当然会找借口。

想想太可笑,这些人不仅否认所食动物有知觉,而且也否认有现成的非动物替代品,甚至“人造肉”的存在。还必须记住,在去工厂化农场的途中以及在那儿暂居时受无情折磨的牛、猪和羊,他们的感觉能力并不比与人相伴的狗或猫差。大多数人,很可能所有的人,都不会让他们的伴侣动物与这些不幸的生命交换位置。

在我们为了不必要的膳食,每年肆意屠杀数十亿有情众生时,我们始终要记住,这不是个吃“什么”晚餐的问题,而是“谁”是我们的晚餐的问题。

我们肯定可以做的更好,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停止食用痛苦和苦难真的很容易。

翻译:Jennifer Wang

评论
用户: 验证码:
匿名

热点

相关文章

    本栏目推荐

    本栏目最新更新

    本栏目热门文章

    全站推荐

    全站最新更新

    全站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