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海豚疗法日益盛行 却没有关注疗效和虐待动物

你或你的孩子患有脑瘫、唐氏综合征、自闭症、膝盖受伤、一般性厌倦吗?

如果是这样,而且你还有一两个星期的空闲时间和数千美元的闲钱,一个高速增长的、有争议的全球性企业集团声称,他们通过使您与海豚亲密接触而使您感觉病情好转。

这一方法被称为海豚辅助治疗,其基本思想是,即使短暂接触这些有魅力的生物──在它们周围游泳,抚摸和亲吻它们,看它们做表演,在水池、泻湖或开阔的海洋聆听它们滴答的叫声,这本身就产生很多益处,并使病人对于更常规的治疗开始变得乐于接受。

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神经学家洛圣·马力诺,花了十多年时间跟踪这种潮流,估计目前有100多个组织提供海豚疗法。这一疗法在佛罗里达、夏威夷、墨西哥、以色列、澳大利亚和乌克兰等地都有发现,国际鲸豚保护协会(Whale and Dolphin Conservation Society)在2007年的一项研究中说,一个5次40分钟长的疗程,一般的收费是2,600美元。

其方法有很大的不同:一个极端是相对保守的非营利组织,如岛屿海豚关爱组织(Island Dolphin Care),在佛罗里达群岛为“特别需要”的儿童经营着一个超过二百万美元设施的项目,其网站上承认,“没有科学证据证明(海豚)有治疗作用,也没有证据表明它们没有治疗作用”,并且认为此疗法会使大多数儿童进入“非常刺激的环境中”。

另一极端则是更富有想象力的经营,如海豚连线(Dolphin Connection),位于凯阿拉凯夸的夏威夷镇,琼·欧申在她的网站描述为一个“海豚远距离移情通信主题的心理学家、巫师、专家”,收费1995美元,为期一周的与海豚游泳的项目,提供“移动通信和医治”和“星际旅行”。

海豚疗法业务一直蓬勃发展,快速增多的儿童精神疾病,如孤独症,起到了一定的刺激作用。当所有其它治疗方法都失败后,绝望的父母已经飞抵这些地方,就好像去到一个位于海滨的卢尔德。

但是,这种做法遭到研究人员和海洋哺乳类动物保护者的强烈批评,包括对这一发明广泛赞誉的教育人类学家,佛罗里达国际大学退休研究员贝齐·史密斯。这些批评者指责说,这不比熟练的常规治疗更有效,又非常昂贵,同时可能有害于人类和动物。

史密斯,最初是在20世纪70年代,由观看海豚与她的智障兄弟互相配合受到启示,在20世纪90年代放弃伦理问题的工作之前提供免费治疗10多年。现在,她认为,海豚疗法归结为“对弱势人群和弱势海豚群体的剥削”。

在接受电话采访时她说:“当开始做整个事情,我不知道我们在释放什么。”

即使20世纪60年代成名的电视潜水训练者里克·欧·拜力,现在已经成为他所说的“海豚死刑废除者”,反对各种形式的囚禁和控制海豚行为,并努力停止狩猎海豚,把俘获的待用动物放回野外。

“这是一个着魔的似非而是的说法”,在圣地亚哥星期日的美国科学促进会的会议上,圣马力诺与两位同事介绍有关海豚的情况时说,“人们对海豚显得疯疯癫癫,而且,它们仍然成为最受虐待的动物。”

监管人类和海豚健康和安全标准的美国政府权威,对于海豚疗法完全没有任何监控。

鲸与海豚保护协会敦促放弃该疗法,列举了与海豚一起游泳的人严重受伤的报道,包括咬伤和肋骨骨折,并有传染疾病的潜在风险,还有,由于强迫海豚与连续不断的陌生人交流互动,人们可能被指甲和项圈刮伤。

决战的研究者们

圣马力诺已发表了科学文献评论,海豚疗法的任何获利都应该严格受到索赔。即便如此,自闭症协会,全国领先的疾病宣传的基层组织,在其网站上介绍海豚疗法,而没有做任何警告,声称作为几种治疗方法之一,“可以帮助提高沟通技巧,发展社会互动,并提供一种成就感。”

在自闭症协会的官方网站上,有退休的佛罗里达国际大学心理学家大卫·内桑森的一些研究:“一些研究发现…,与在课堂上学习的孩子们相比,残疾儿童与海豚在一起时,学习得更快,对信息保留的时间更长。”

热情洋溢的企业家内桑森,一直在销售海豚辅助治疗有20多年。他的网站介绍说,他是海豚人类治疗的领导,“国际咨询公司…致力于帮助您用您的设施在您的场地上建立,针对有残疾、抑郁或特别需要的儿童(和一些成人)的,最优秀的专业康复计划。”他承诺潜在客户,DHT(海豚治愈疗法)可以在帮助儿童和家庭的同时,帮助他们“明显增加收入”和“接受正面,国际媒体的关注”。在一次采访和随后的电子邮件中,内桑森说,他正在计划今年夏天在开曼群岛开办一家成年新海豚治疗中心。

1997年,内桑森发表在杂志 Anthrozoos 的研究,是基于与有残疾的儿童工作得到的发现,这些残疾包括唐氏综合症、自闭症和大脑损伤。他的结论是,“海豚人类治疗”两周,能够取得比6个月的常规物理或言语治疗“明显更大的改善和更高成本效益的治疗效果”。

可是,圣马力诺指出,内桑森的研究是“完全不足以令人相信的”和方法论上存在缺陷的,缺乏足够的对照组以及研究员存在偏见。她和其他研究人员指出,是否有效直接归因于海豚,除了一些鼓励性的行动──残疾儿童可能会体验与他的父母一起被带到一个令人兴奋的新地方,被照顾洗澡,以及游泳。

“他像用M&M巧克力那样使用海豚”,史密斯说:“这些都是脆弱,易受伤害的家庭。他们带孩子看海豚,这是他们家庭成员少有的在一起的时光,并且孩子得到所有人的关注,这对他们是很美妙的,而一些人则在背后收钱。”

在一次采访中,内桑森为他的研究和他的企业辩护,并称:“任何人都可以做出大举动,并坐下来谈论。而把孩子抱在怀里则是另一回事。”他的批评,包括圣马力诺,是出于他们反对人工饲养海豚,他称之为“哲学辩论”。

“谁说生物处于野生条件就是玫瑰床?”内桑森要求,“石油泄漏如何?我在一种叫做现实世界中生活”。

“这是唯一的地方”

海豚自古以来就以它们非凡的优雅和聪明而使人类着迷,还有看起来像是冻结的微笑。一些海豚疗法鼓吹者把这归结于它们的声纳具有的特殊能力──用以扫描周围的水。(承认“声纳具有治疗效果没有真凭实据”的内桑森说,但他仍然“愿意接受声纳对生命体产生作用,甚至消减肿瘤的可能性。”)

在夏威夷的大岛,星(原天堂)·纽兰说,与海豚游泳治愈了她的慢性膝关节疼痛。此后,她与人共同创办了天狼星学院(Sirius Institute),推出了“地球海豚化”,并计划一个项目,妇女在有这种超凡迷人的众生陪伴下,在海洋中生小孩。“这个想法是组成有一个海豚和人类一起出生、一起生活一段时间的群体”,纽兰的合作者,迈克尔·海森说。

来自父母们的更传统的鉴定比比皆是,他们说,其他治疗失败后,与海豚接触帮助了他们的子女。

沙龙·考克斯,来自俄克拉荷马州的退休药剂师说,她的女儿杰克琳,被诊断患有自闭症和普遍深入的发育迟缓,当她第一次被带来基拉戈的“岛屿海豚关爱”时,6岁了还没有说过一个字。

“医生和教育工作者已经告诉我,她是注定要失败的”,考克斯说。然而,与海豚在一起仅仅3天,加上中心的治疗师格外娴熟的照顾,考克斯说,她的女儿说出了第一个单词。在此后的12年里,她和杰克琳每年都去那里,最近搬到佛罗里达,为的是更靠近海豚。考克斯说,18岁时,杰克琳仍然只有有限的词汇。“每一次,我们来时,她会在两周内获得6至12个月的开发效果,但随后她回家,就没有继续发展”,她说:“这是她得到她所需要的唯一的地方。”

考克斯表示不同意自然资源保护论者关于海豚被虐待的指责。“数百海豚和数百人经过这里只是游泳,与它们一对一地互动,它们喜欢的交互沟通”,她说:“它们像狗,它们是非常爱交际的,它们爱与人打招呼。”

诚然,人类对待它们通常比其它动物好得多,比如说牛。海豚倡导者说,一个主要的分歧是我们很相信海豚喜欢与人接触。正如潜水老教练欧巴力所指出的,饲养的海豚表演滑稽动作(包括治疗)就像鱼一样——即为了生存。他把海豚的微笑称为“自然界最大的欺骗”。

位于夏威夷的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的资源管理专家杰恩·利弗斯,同意一般人误解了海豚的行为对海豚所造成的损害。

例如,海豚经常出现在凯阿拉凯夸湾,而琼·欧申在那里做她的生意,使用浅水水域,那里天敌很容易辨认、海豚在此睡觉和照顾幼仔。她说,走近它们,就像进入它们的卧室,当它们在空中跳跃,同时被游泳者或皮艇追赶,它们可能表现出烦恼,而不是觉得好玩。对于对它们有伤害的东西,它们也可能真正觉得好玩和好奇,就像孩子们喜欢在就寝时间起来看电影。“它们并不一定知道什么对它们有好处”,利弗斯说。

由于越发对海豚治疗存在的虐待动物的方面关注,一些人一直在寻找替代品。

南加州有一个叫作虚拟海豚治疗的设施,让客人躺在充水床垫上,观看位于头顶的屏幕上的海豚游泳的图像。内桑森在佛罗里达州,已经试验了外观像海豚的机器人。在2007年发表的研究中,他总结指出,机器人“提供了与海豚互动相同或更好的疗效,而没有环境、行政、法律和应用的限制,其中包括与海豚相关的高成本。”

即便如此,内桑森说,他在开曼群岛的新设施将采用活海豚。

原文:华盛顿邮报 Dolphin therapy is booming despite concerns about efficacy and animal cruelty

翻译:Enlight Yu

评论
用户: 验证码:
匿名

热点

相关文章

本栏目推荐

本栏目最新更新

本栏目热门文章

全站推荐

全站最新更新

全站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