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限運動中的極限飲食

在上個月一個晴朗但稍有寒意的清晨,我和斯科特·尤雷克在輕鬆地繞著紐約中央公園跑了4英里;然後,他又和50名左右的粉絲跑了幾英里;最後,他自己又跑了幾英里。他一共跑了大約15英里。跑完沖涼後,在他傍晚的10英里左右的跑步訓練前,他來到我的家裏和我共進午餐。

對於36歲的斯科特·尤雷克來說,這是他作為有名的超級馬拉松跑者的很輕鬆的一天。但是,有人可能會說,他最近不在狀態,因為自從2008年的斯巴達斯松(譯者注:從雅典到斯巴達城,2008 Spartathlon)以來,他沒再贏過任何重大比賽。但從好的方面來說,他在斯巴達斯松突破了個人記錄,在從雅典到斯巴達城的153英里的比賽中,他獲得了三連冠,並且是每次的速度分別是該比賽歷史記錄中的第五、六、八名。

如果說他去年狀態不佳,那麼今年他的身體和心理狀態都處於最佳狀態,這為他在法國布裏夫拉蓋亞爾德舉辦的“24小時不間斷跑步”(星期四和星期五)奪冠創造了良好條件。在24小時內,在1.4公里(大約9/10英里)一圈的路道上看誰跑的距離最長,誰就是冠軍。

尤雷克說他有信心打破美國選手馬克戈戴爾創造的162英里的美國記錄。(世界記錄是178英里,這是由退役的希臘選手雅力士庫羅斯所創造的,他還創造了從100到100英里和24小時到10天的超級馬拉松中的世界記錄,尤雷克說,目前無人能破。)

為了贏過布列夫,尤雷克說他必須:“放手去搏。一切都會在一天的比賽中體現出來。”

這是很長的一天。尤雷克的訓練中特殊的一點使得他與眾不同:他是純素食者,不食用任何動物製品。

其實,也有其他素食的專業運動員,比如密爾瓦基釀酒人(譯者注:一支位於威斯康辛州密爾瓦基市的美國職棒大聯盟球隊)的一壘手普林斯·菲爾德就很有名,他是名素食者,而冰球選手喬治·拉瓦奇和斯科特·尤雷克一樣是純素食者。但是,一般人很難理解食素如何提供運動所需的營養和能量,比如,一周跑140英里或更多,輕鬆地跑40英里,重複地跑3英里的上坡路,通常都要跑比賽所需的100英里以上,有時要跑過沙漠、凍原、高山。

尤雷克看上去確實很健康。他很高,顯得其他大多數競爭對手都比較矮,但他並不骨瘦如柴,他通常面帶微笑、顯得精力旺盛。在我們的晨跑過後幾小時,他來到我家,在我的冰箱裏選擇食材,比如:蔬菜、綠色食品、草藥、味噌、豆腐、橄欖、青蔥、檸檬,沒有黃油之類的東西。

他展示了精湛的廚藝和良好的品味,為我和他的女朋友珍妮由黑紗──Patagonia(譯者注:一家主營戶外服裝的公司)的設計師,尤雷克的贊助商是布魯克斯運動有限公司(譯者注:一家主營跑鞋的公司)。我們吃了拌黃瓜、番茄、橄欖、海帶的希臘風味的沙拉,豆腐、味噌、腰果炒蔬菜,很多藜麥。

他是如何學會這樣烹飪的?或許應該這樣問,他是如何通過素食來保持健康的?我認識的很多在中央公園跑步的馬拉松愛好者,他們的訓練強度沒有尤雷克的大,而且是雜食,但卻感到在能量攝入上有所不足。

他說:“關鍵是:攝取足量的卡路里。首先擔心不是吃什麼,而是吃多少。你必須靜下心來算算你的卡路里攝入量是否達標。作為純素食者,在增加訓練量的同時,必須增加飯量以補充額外的卡路里。素食不缺任何你所需要的營養和能量。”

尤雷克成長與明尼蘇達州的普羅克特,伴隨著曲奇餅、罐頭蔬菜、速食長大。當他的母親琳恩,患多發性硬化症(她於今春去世)後,他和兄弟姐妹們只好自己做飯,但基本上還是他說的“典型的中西部食品──肉和土豆”。上大學後,當他認識到“很多疾病多與生活方式相聯繫”,他開始改變飲食習慣,食用“真正的食物,遵循人類幾千年以來的食用方式”。他一開始只是少吃肉而多吃魚,然後他把乳製品和其他動物製品完全地排除了。

“這真的是一個精神考驗”,他說,他顯然有克服此考驗的經驗。他說他每天需要5000~8000的卡路里,“我完全從植物性食品中來獲取這些能量。這一點也不難。我喜歡吃,我從不擔心體重問題,我所需要是富含碳水化合物、適量蛋白質和脂肪的飲食。”

他說,他花了很多時間來購買食品、準備和烹飪食品以及吃掉食品。他是我所認識的最有心、最從容的食客,他在餐桌上的表現讓我聯想到他在比賽中的決心:永不停止。

他注重三次主餐。早餐是關鍵:它可能是含有植物油、杏仁、香蕉、藍莓、鹽分、香草、幹椰肉、棗子、褐色大米蛋白粉的果昔。除非他要跑長跑,對他來說,即跑七小時或跑50英里左右,他通常在首次訓練後才吃早餐。午餐和晚餐基本上都是大盤的沙拉、全麥食品、土豆、甘薯、豆類或天培豆腐的組合。

“這種飲食並不奇怪”,他說,“回到300或400年前,肉類通常是為慶祝特殊事件的,或犒勞辛勤工作的人。值得注意的是,幾乎每個長跑運動員只要還在跑,最終都會轉向純素,因為無論怎樣,你都不能很好地消化脂肪或蛋白質。”

尤雷克說他在高中時期還很討厭跑步,跑步僅僅是為滑雪保持體形。但是在他20歲那一年,一個朋友說服他嘗試一次馬拉松。他在3小時內跑完,獲得了亞軍,這對於新手來說是一個了不起的成績。1999年,他首次參加“西部100”,以前稱為“西部耐力賽”,路線伴隨內華達山脈上下起伏,該比賽的關門時間為30小時。2004年,他已15小時36分鐘的成績刷新了該比賽的記錄,然後贏得七連冠。2005年,完成“西部100”的兩周後,他參加了從死亡山谷到惠特尼山腰的全長135英里的“惡水灘超級馬拉松”,並贏得比賽。

回想當年,他不禁發問,“當時我是怎麼想的?”

最後留給我們一個明顯的問題:斯科特·尤雷克試圖證明什麼?只有幾千名美國人認為他們是超級馬拉松跑者,而且他們大多只要能參加“西部100”就很滿足了,如果能在關門時間前跑完全程,大多數都會狂喜。

尤雷克在無數的越野比賽中證明了自己,現在,他把精力放在創造24小時記錄上,對於平地跑,他很期待,“只有我、時間、腳下的路存在。”

完成上面的比賽後,他希望參加並贏得“杜勃朗峰超徑”,這是在阿爾卑斯山脈舉行的100多英里的比賽,比賽記錄是20小時多一點。他最好的成績是18名,並放棄過兩次,因此,這是一個嚴肅的挑戰。

“我還沒在那裏跑出過好成績”,他說,“但是我還是想贏,跑步是一個自我發現的過程。我已經跑了15年了,但我感到我還是處於高峰期。

顯然,並不是飲食了拖他的後腿。

譯自:Diet and Exercise to the Extremes

翻譯:趙磊


熱點

相關文章

    本欄目推薦

    本欄目最新更新

    本欄目熱門文章

    全站推薦

    全站最新更新

    全站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