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素是爱》

英文书名:Vegan Is Love: Having Heart and Taking Action

中文译名:《纯素是爱》

作者/插图:露比·罗斯(Ruby Roth)

出版:North Atlantic Books, 1 edition (April 24, 2012)

以下是专栏作家 詹姆斯·坎皮恩 对作者的采访和书评:

我妻子是个纯素者,我们也让女儿吃纯素。我不是纯素者,也不是素食者。对于那些熟悉这方面的人来说,我什么都不是。说真的,我几乎不能称自己是人。1981年,我为了换取一辆轻便摩托车和六瓶杰纳西奶油啤酒,而出卖了自己的正直诚实。这几乎让我认为每个人都比我好。

有人可能不熟悉纯素(vegan)这个词,据韦氏字典,纯素者是不消费动物性食品或乳制品,也避免使用动物制品(如皮革)的严格素食者。” 维基百科上查到:

伦理纯素者拒绝视动物为物品及为任何目的使用动物产品,而饮食纯素者(或严格的素食者),他们只从饮食中去除动物产品。另一种形式是环保纯素食主义者,在养殖业的做法既破坏环境也不可持续的前提下,反对使用动物产品。

我妻子只是说“在乎你所吃的”,这就是她穿的T恤上印的,如同她在大学时的汽车保险杠贴纸上的“肉食是谋杀”一样令她引以为豪。

因此,毫不奇怪,我们碰巧赶上儿童作家和艺术家露比·罗斯谈她的新作《纯素是爱》,一本实用而又令人震撼的儿童书籍(7岁以上孩子,出版商的建议,但罗斯并不一定同意,因为她认为,如同我一直认为,如果解释的恰当,任何年龄的孩子都能够接受给定话题的真相)。这引发了某个极少读我专栏的人请求,“你应该写写这个女性和她的书。”

起初我还以为我妻子脑子进水了,这在提此建议很久之前就是显而易见的。没有人会注意这些。这就是为何我要在开篇加上纯素者的定义。人们对世界上的饥饿、受战争伤害和被压迫的人都难得怜悯,更不用说鸡了。如果有一点是人们通常会认同的话,那就是他们爱吃肉,从便宜的麦当劳垃圾肉到又大又肥、有油水、昂贵的尸体。

但这个地球上我最好的朋友将她的成年生活致力于这个事业,现在我唯一的孩子也仿效了四年而且还在继续,所以我想,为什么不呢?

几个星期前收到一本《纯素是爱》,我们很喜欢,最重要的是,我女儿也喜欢。随后通了几次电话,了解了一些罗斯女士生平的珍闻,“对压迫敏锐的”大屠杀幸存者的孙女,由素食者母亲在“夏威夷的有机林场”养大,后来在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她称之为纯素食主义的麦加,学习政治学和美国历史,最后我们谈到正题。

罗斯开始说道:“了解你参与其中的暴力并继续吃动物,是一种明知故犯。”

“我们的社会以人类为中心的倾向非常强烈,这是我们当今面临的生态危机的根源。我们的欲望和嗜好及技术比我们居住的这个地球更重要。我认为使我们能够不断虐待动物的这种以自我为中心的行为,与使我们购买支付不起的房子,或哄骗他人购买他们无力支付的房子是同样的。这个伤害我们整个国家的世界观,无疑始于我们的餐盘。”

30岁的罗斯认为自己首先是个艺术家而后才是作家,她一生的工作都致力于,用她的话说是“珍视生活信条和我的道德与价值观的基础。”她讲话轻声细语,通晓自己所选择的生活方式之优势,面对反对坚定不移。然而,她谈不上是在说教,仅仅将人类对动物虐待的冷漠作为 “事实” 提及。

罗斯强调:“摆脱任何窘境的最快捷方式是说实话。你忘了说有些人吃肉,有些人不吃有多么简单。我不吃。”

多数纯素者的公众形象是好战、杰出且大多是愤怒的,如果你真的在乎动物你就会愤怒,因为大多数证据表明几乎没有人在乎。很多人说在乎,其实并不在乎,就像人们告诉民意调查者他们去教堂,而不是脱衣舞俱乐部,或是读书看报而不是看连续剧《单身汉》。也许人们喜欢自己的宠物或电影中看到的可爱的小东西,但是谁在乎牛?

当我问到通常不会杀猪、牛或火鸡的人,为何却很容易划分自己的饮食习惯时,罗斯说:“这是个很奇怪的分离”。

这就像一个盲点,甚至当你把注意力转向它时亦然。我想如果你还没有看到画面,是无法想象伤害的深重和所发生的暴力。作为一个人,那些画面会改变你。我觉得当我开始看到那些画面时,我的大脑化学物质改变了。因为我们的生活习惯,让我们将肉与美食和正常相关联,但是当你看到真实情况时,你的神经通路确实会改变。

纯素食者的另一种公众形象是,他们往往趋向于年轻人,在关心未来环境等方面的理想年纪,他们接受这个理念。而一旦他们吃纯素,多数不会放弃。相信我,我了解。正是这一点上,罗斯已经在更深的层次与《纯素是爱》联系在一起,因为它意味着我妻子一直相信的,儿童与万物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密切联系,如果不是由父母传给他们的那种与万物的分离,按罗斯的话说,他们会做出“明智地选择” 。

《纯素是爱》首次在儿童文学中假设,如果孩子们知道为了进行产品测试动物被折磨,为了运动或娱乐受虐待,特别是为了胶水或大衣或午餐被宰杀,他们可能会倾向于吃沙拉。

罗斯说:“越早谈论真相越好,当孩子们开始问问题时,就是告诉他们真相的最佳时机”。

对于童年,并没有被普遍接受的概念。我们美国的童年概念继承自维多利亚时代,那时人们认为儿童要免于成人世界的烦恼,所以它沿传给我们,这在我们的学校,我们的儿童书籍,和我们的法律中都可以看到。在其他国家,孩子们到4岁的时候,就在拖运木材和看管他们幼小的弟妹了。

虽然是本儿童读物,《纯素是爱》却无任何幼稚。罗斯令人惊叹的插图和优美文字的真实描述,使父母可以谈论这些严肃的话题如药物的动物实验、狩猎、肆意破坏环境和马戏团动物的血腥场面。然而,这本书辩论的成分较少,更多的是真诚地感同身受的描述动物。正是在这里,罗斯强调最有意思的一点:

大多数儿童书籍和电影是拟人化的,我认为这将我们与动物分离了,因为我们会不由自主地认为它们是虚构的。动物园和马戏团也是一样,他们声称可以让人们对动物敏感,而实际上其作用正好相反,这让我们对动物的使用和虐待麻木不仁。

罗斯写《纯素是爱》的使命就是为儿童提供一个不同的观点,对我们的女儿,这有助于巩固她迄今已经接受了东西。在进入一个不容易接受任何其它选择的世界时她需要这种巩固。可是该死的,这孩子有个像我这样的蠢爹处境已经很糟了。

曾经做教育工作的罗斯让我确信:“纯素的孩子们对他们的同龄人有良好的影响,他们的同龄人往往对他们吃什么感兴趣。我认为知识就是力量。因为你的谈论,你的孩子知道的越多就越自信。自信的孩子在课上似乎总是很拔尖的。”

罗斯说对《纯素是爱》的肯定远远超过一些批评,她目前在写她的第三本书,怀着同样的信念即人性最有同情心的基本要素始于童年,这也是我们都开始自己的宇宙中心之旅的时候。

当我们道别时,罗斯若有所思地说“也许这太恐怖了,不能谈论。那么去吃动物或虐待动物就更恐怖了,更不能去做了。”

这个话题也太恐怖,不能写?

In Praise of 'Vegan Is Love' (略有删节)

翻译:Jennifer Wang


热点

相关文章

    本栏目推荐

    本栏目最新更新

    本栏目热门文章

    全站推荐

    全站最新更新

    全站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