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需要“狗医生”

狗不仅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还能替人类工作。说起工作犬,人们常会想起导盲犬。其实,还有一类工作犬目前正逐渐被应用在医疗领域,即治疗犬,又称“狗医生”。它们经过训练后,能给医院、养老院、疗养院的人,有学习障碍或紧张状态下的人带来慰藉,帮助舒缓压力。

无声心理顾问

金毛猎犬经常被训练成狗医生,因为它们性格温和、淡定从容、对陌生人友善。4月15日,美国马萨诸塞州波士顿马拉松终点附近发生两起恐怖爆炸,造成上百人死伤。经过特训的9只狗医生——金毛猎犬被送到路德教会慈善机构,为受到爆炸影响的社区人们提供慰藉。它们还被安排前往当地医院探视爆炸的受伤者。蒂姆·黑兹纳是路德教会慈善机构K9抚慰犬队的带头人。

据蒂姆的说法,大家对这些狗的到来都很开心。“很多时候,孩子们就对着狗说话,它们在某种程度上是带皮毛的四脚顾问。善于倾听,不会去评论或反驳,只是无条件地奉献爱。”在危机情况下,人们总认为有义务给出一些答案或建议,而其实一些受伤害的人只是需要表达自己的心情。“宠物伙伴”动物治疗组主任雷切尔·赖特说,动物的出现让人能有无声的情感释放,还可以促进人与人的交流。

狗医生在安慰人心方面很有一套。2012年12月14日美国康涅狄格州桑迪·胡克小学发生枪击案,造成包括枪手在内的28人丧生,其中20人是儿童。据幸存的一个男孩的父母介绍,他们的孩子只愿对着一只温和的狗医生讲述当时教室里发生的情况。另一个幸存的女孩因为惊吓过度一直一言不发,直到与温顺的狗医生为伴之后才开始跟妈妈说话。

摸狗能缓解压力

为什么抚摸一只狗会让人好受些?美国杜克大学的犬类认知中心主任布莱恩·黑尔解释,不只是因为狗狗们可爱,还因为狗医生没有陌生恐惧症,不害怕跟陌生人接触。“我们对此作过研究,发现大部分狗对陌生人不仅不抵触,反而很喜欢,但人却并不总是很热情。这就是为什么有时候人们说狗比人好。”

人类与狗在积极的互动中也能受益。南非比勒陀利亚理工大学生命科学研究中心的研究显示,抚摸会使人和狗体内的催产素和多巴胺浓度增加,能够缓解压力并带来积极情绪,人的皮质醇也会减少,缓解压力。

伦敦大学金史密斯学院的心理学家黛比·库斯坦斯说,“狗是社会性生物,对人的反应非常敏感,它们似乎能感应人的情绪。”黛比曾组织一项研究,让一拨志愿者假哭,另一拨以奇怪的方式低声哼哼,观察狗的反应。结果,不管是不是自己的主人,几乎所有狗都是谁哭安慰谁(用鼻子贴着人或舔人),对只是低声哼哼的人就不怎么在意。

有人质疑,让狗医生仅仅陪在一个情绪低落的人身边就能有疗效,未免太简单了。黛比说,正是简单,才使得人与狗之间的关系那么强大。“人类表达情感往往比较复杂,包含期待、评论等,但是和狗互动没有挑战性的内容,不需要考虑后果。”

二战时即有狗医生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新几内亚岛的美日战役中,下士威廉·韦恩在战场上得到一只被丢弃的年轻雌性约克郡犬,取名“硝烟”。“硝烟”伴着韦恩经历了无数场战斗,安抚军士们的心绪并创造轻松愉快的氛围。更奇的是,它甚至辅助陆军通讯兵将电报电缆穿过一个地下管道。这个任务本来需要3天才能完成,而且随时有被敌军察觉的危险,但“硝烟”只用几分钟就轻松搞定。

“硝烟”作为狗医生提供服务始于主人患病住院时。韦恩康复期间,下属为了让他开心,将“硝烟”带到了医院。“硝烟”与韦恩互相陪伴了5个夜晚,并迅速和医院里其他伤兵“打成一片”。在二战期间及战后,它一直坚守狗医生的岗位,长达12年。

对治疗犬应用的系统研究和方法的确立,归功于曾在英国做注册护士的美国人伊莱恩·史密斯。她注意到,当牧师带着金毛猎犬来医院探望病人时,病人们的反应都很好。1976年回到美国后,史密斯启动了一个项目:训练狗狗探望病人。多年以来,其他健康护理专家也注意到动物陪伴的治疗效果,比如舒缓压力、降低血压、振奋精神,对治疗犬的需求持续增加。近几年,治疗犬又拓展到新领域——帮助孩子克服言语障碍和情感障碍。

1982年,美国人南希·斯坦利成立了一个非营利组织“安乐园”,为严重伤残的孩子和疗养院的老人引进“动物疗法”。这个想法源于她在美国洛杉矶动物园工作时,注意到一些伤残游客对动物的反应很热切。于是,她研究了动物对病人的有利影响。此后,斯坦利开始带着她的迷你贵宾犬到马萨诸塞州的里维尔发展中心探望严重伤残患者。

看到患者反应不错,在发展中心员工的鼓励下,斯坦利自己拿出7500美元买了一辆厢式货车,招募帮手,并说服一家宠物店出租小型动物。很快,“安乐园”就收到了美国各地学校、医院和疗养院对治疗犬的需求。治疗犬的概念已经扩展成“动物辅助疗法”或“宠物疗法”,猫、兔、仓鼠、鸟甚至马、山羊、猪、大羊驼等大型动物也都可以起到安慰人心的作用。不过,最受欢迎、最被认可的动物医生还是狗。

需通过测验认证

狗医生体型不一,种类各异。它们的主要工作是通过肢体接触来改善患者的精神状态。一只好的狗医生必须友善、阳光、温和,在各种条件下都很安然,而且愿意被抚摸、接受患者指挥。因此,要达到如此要求,对狗及其主人的训练是必不可少的。美国亚利桑那州提供狗医生服务的非营利组织“加百利的天使”创始人庞·加伯说,必须得是特定的饲主和狗才能完成任务。

在美国,为狗医生提供测验、鉴定和认证的机构有不少。一些组织要求一只狗要通过与美国育犬协会的好公民测试同等的测验,然后根据狗要服务的环境情况再增加一些具体的要求。典型的测验可以确保一只狗能应对突然的巨响或奇怪的噪音;能在复杂的不熟悉的表面上泰然行走;不会被拄着手杖、坐着轮椅或其他不同风格行走的人吓到;与老人和孩子友好相处等。

饲主或志愿者的主要工作则是确保狗狗不会精疲力竭,适时让它们休息,工作两小时后玩玩球、打个盹儿等。而对狗医生的主人最重要的训练,是让他们尽量少说话,静静地在一旁陪同即可。

美国马萨诸塞州公民蒂娜·霍彼得和她的小狗“摩菲”就组成了一支医疗小团队,每周到疗养院为老人送温暖。“只要摩菲和我走进疗养院,这里的人立刻纷纷露出喜悦的神色。对许多正在跟慢性疾病打持久战的人来说,摩菲的存在似乎让他们暂时忘记了正面对的挑战。”蒂娜说。

摩菲非常喜欢在人海或陌生环境中溜达,似乎要对每个它看见的人“打招呼”。见识了狗医生的疗效后,蒂娜在一个美国名为“Dog B.O.N.E.S”的非营利组织里给摩菲和自己做了登记,参加了一个三学期的课程,希望能成为一支治疗犬小队。蒂娜和她的摩菲出色地完成了课程并得到认证。

校园“蓬松疗法”

现在,美国许多高等学校在临近学期考试时,会将治疗犬带到校园里,帮助学生们减压。这通常被称为“蓬松疗法”。这个词由托里·查斯特创造,他是“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治疗犬减压活动”的发起人。目前这项活动已经扩展到美国全国,甚至加拿大的大学。

在亚洲,1991年,总部设在香港的动物福利慈善团体——亚洲动物基金创办人谢罗便臣女士,也发起了“狗医生”计划。从1991年在香港推行以来,已经在香港、台湾、中国大陆和日本、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等国家和地区开展,超过300只经过严格考试并得到认证的“狗医生”,定期到医院、老人院、儿童福利院以及残疾儿童学校等机构探访,给人们带去温暖和慰藉。

评论
用户: 验证码:
匿名

热点

相关文章

    本栏目推荐

    本栏目最新更新

    本栏目热门文章

    全站推荐

    全站最新更新

    全站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