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對動物屠殺說不

今日的伊斯蘭教因其動物祭祀、恐怖主義和殘酷無情等罪行而飽受世人詬病。但你們知道嗎?伊斯蘭教義實際上意味著“向真主臣服”以及追求全人類的友愛、和平。伊斯蘭教眾在現實中殘害動物的暴行與其真實信仰背道而馳。

沒有哪個宗教允許濫殺無辜,伊斯蘭教尤其如此。伊斯蘭教積極追求動物權利保護,並明確了人類保護動物的責任。事實上,伊斯蘭教是最為謙和的宗教之一。讓我們來一睹伊斯蘭教保護動物權利的實例。

伊斯蘭教宣揚和平和福祉:若干實例

古蘭經讚美牛 古蘭經反對屠牛

Muzaffer Hussain,印度最高榮譽Padmashri獎的獲得者,傑出的穆斯林律師,其最新著作中有一篇章題為“母牛和古蘭經”,並著有《伊斯蘭教和Shakahar(素食主義)》。根據Hussain的觀點,神聖的古蘭經中隻字未允宰殺牛只。

牛奶:伊斯蘭教視之為對人類的恩賜

建立了巴格達伊斯蘭學會的伊朗著名哲學家、學者安薩里(西元1058-1111年)在其著作'Ahya ul Deen'(《宗教科學的復興》)中說:“牛肉是種疾病,而牛奶是純淨、有益健康的,酥油可以入藥。”

所有給予我們的都如同對全人類的恩賜。如同母親用乳汁養育嬰兒,牛為全人類奉獻了牛奶。科學已經證明牛奶有益大腦並可增長記憶力。頭腦發達的人會一直想念真主阿拉。因此,牛奶是人類發展的必需品。不僅是人類的道義職責,而且人類的宗教也要求保護母牛。

古蘭經致力動物保護

倫敦沙賈汗清真寺的伊瑪目(清真寺裏率領伊斯蘭教徒做禮拜的人)Al Hafiz B S Masri說:“古蘭經完全反對殘殺母牛。在神聖的古蘭經中明確表示要善待動物以及世上一切生命。”在其著作《伊斯蘭世界的動物保護》中,Al Hafiz Masri寫道:“穆斯林世界以宗教的名義屠殺動物的方式是可恥的”。神聖的古蘭經說:“你需為自己對小小雀鳥造成的微小傷害負責。對最弱小的生物都心懷慈悲的人,真主安拉終會在世上對其以相應的回報甚至更多。”

穆斯林人喜歡牛 伊斯蘭教法學家裁決宰牲節禁止屠牛

在印度的代奧本德的Daar-ul-fatwa, Barelvi, Phuleri Shareef, 勒克瑙和海德拉巴等地,有很多教法學家裁決反對屠牛。不同思想流派的伊斯蘭教法學者至今已發出117份教法裁決要求穆斯林人宰牲節中停止屠牛。前伊斯蘭神學者協會主席Asad Madani曾發表聲明要求穆斯林人在宰牲節停止屠牛。

Goshalas(母牛庇護所)

穆斯林人在很多地方建立了Goshalas(母牛庇護所)。蘇菲教派的聖徒們一直以來養育牛群。在那格浦爾,一位穆斯林聖徒同妻子曾經經營過一所保護母牛的goshala。

烏爾都詩篇讚美牛

一首烏爾都詩,Tajjuddin Baba因其對牛的情真意切而聞名。就連臭名昭著的密魯特已故詩人穆罕默德o伊斯梅爾也讚美牛。

印度獨立前的事例:伊斯蘭教反對屠殺牛

屠殺母牛:印度莫臥爾帝國的衰敗

穆斯林侵略者佔領、統治印度後知道印度人民特別尊敬牛,於是,為表示尊重印度人民的感情,統治者們禁止屠殺牛。

Babar 在《Tuzuk-e-Babari》一書(他的自傳)中說:“一旦莫臥爾帝國的君王忽視了這一意願,普通百姓或城市公民都會反對他的。”最後一代強大的帝王奧朗則布就是因為漠視這一意願而很快走向衰落。

顯赫的王族頒佈法令禁止宰牲節屠牛

1857年叛亂期間,莫臥爾帝國的末代皇帝紮法爾於7月28日頒佈法令禁止屠牛,內容如下:

“奉天承運,三軍統帥、帝國君主詔告天下,宰牲節期間任何人不論公開還是在家中暗地屠宰或祭祀母牛、公牛和牛犢,都將被視為帝國的敵人並被處以死刑。”

所有的實例都是宣揚和平的,但現實總是背道而馳。

宗教信仰與現實

儘管伊斯蘭教主張追求繁榮和平,但暴力綿綿不斷、未被遏制。真理和現實難以一致。讓我們看看印度現實中動物屠殺的情景。

那是屠夫的世界!

宰牲節:動物最大的噩夢

最駭人的宗教節日是宰牲節。節慶開始前兩天,數百隻筋疲力盡的山羊和羊羔就被暴曬在烈日下,滴水未進。整個城市裏,連老病的犍牛和一對瘦小帶傷的駱駝都要獻給這盛大的節日。

數以千計的無辜動物被殺。古蘭經及其注解都沒允許這種大屠殺。這不是源於宗教,因為穆斯林宗教是非暴力的。這是一種不斷演化的社會風俗,這種社會風俗要求以死亡來祭祀。

非法的屠宰店

在德里,有5000多家非法屠宰場,這些被最高法院禁止,但城市執法機構卻不願執行。顯然,他們不想傷害穆斯林人的“感情”。

公然屠宰動物

在我所在的選區Uttar Pardesh(印度)牛只被瘋狂殺害。牛群公然被卡車帶到或驅趕到位於巴雷利的屠宰場,還有一家位於Badaun.的Sahaswan,。每天成千上萬只動物在最慘無人道的環境下被殺害。在我當選期間,抓到很多這樣的卡車,在我選區人人被告知這是不被允許的。但是,屠殺依然進行。

Idgah屠宰場──持照宰殺?

多年來,在德里,我們發起運動反對Idgah屠宰場,在那裏只要付1盧比(1印度盧比=0.022179美元)就可以無限制地屠殺動物,並且由“被訓練得勇敢”的小孩子充當殺手。

執照許可這種屠宰場每天宰殺800只動物,已有15000只動物在這裏被殺害,每只動物都是被同樣無情的方式帶到這裏,被塞進卡車、饑病交加、四肢殘破。但問題在於,為什麼這種暴行可以肆無忌憚呢?

為什麼沒有採取任何行動?

金錢和恐懼使員警望而卻步

Aonla和 Aliganj的員警每週都從屠夫手裏收受好處。屠殺的中心是位於Faridpur叫Bhagvantapur的村子,沒有員警敢去那,因為上次去過那個村子的員警被毆打住院了。

穆斯林:印度第二大選民來源

每次我們將圖片證據提供給我們的市政長官們,總會得到相同的回答:大部分動物屠宰和肉食供給都是穆斯林人經手的,為了不傷害穆斯林的感情,對此我們無能為力。正是因為穆斯林是第二大人口,他們的選票對政府至關重要。這種推論在認識上引發很多問題。

懸而未決的問題

  • 虐殺之間談何感情?
  • 哪種宗教能夠容忍如此大規模的殘忍屠殺?
  • 大部分穆斯林人知道每天運輸動物的卡車司機們和屠夫們以他們的宗教名義在幹什麼嗎?生產肉食絕不是宗教活動。
  • 為什麼穆斯林地區近期的宗教活動與其自身信仰的信條以及其創始人的教義相衝突?
  • 為什麼穆斯林的實際情況和真實信仰如此相左?

摘自 Islam says no to animal killings

翻譯:張競心

評論
用戶: 驗證碼:
匿名

熱點

相關文章

本欄目推薦

本欄目最新更新

本欄目熱門文章

全站推薦

全站最新更新

全站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