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古德兰
  • 罗伯特·古德兰先生去世

    “很少人会有如此的勇气和坚定的信念,像罗伯特那样奉献整个人生。他清晰的思想、他的爱心和宽宏大量,使他能够让人们和机构面对真实的现实,并对他们在环境和可持续方面的愿景、思想和行动产生深刻的影响。”

  • FAO报告低估了畜牧业的排放

    FAO不仅没有将畜牧业的排放统计完全,而且没有认识到减排的急迫性,也没有分析畜牧产品的替代品。

  • FAO向肉食工业妥协(英文)

    由于国际肉类组织(IMS)、国际乳制品联盟(IDF)、国际蛋类委员会(IEC)和国际家禽委员会(IPC)等机构正在以合伙人的方式进入到了粮农组织(FAO)的决策层,使FAO在最近制定的一项政策中显示,他们正在向肉食工业妥协。

  • 削减畜牧业以缓解全球变暖

    罗伯特·古德兰再次撰文重申削减畜牧业是解决气候危机的唯一方法

  • 食品业如何能迅速、有效地逆转气候变化

    用更好的替代品替代牲畜产品将是逆转气候变化、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和它们在大气中浓度的最好方法,该方法比用可再生能源替代化石燃料要快的多。

  • 畜牧业的阴影 不仅长而且是巨大的

    由于畜牧业的温室气体排放占全球总排放的51%,所以任何强度不够的缓解措施,如牧场放养状况的改善等,都不足以解决问题。作者提出的减排措施是用替代品取代25%的牲畜产品,并指出,与开发可再生能源相比,该措施更快、更有效。

罗伯特·古德兰(Robert Goodland)毕业于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环境科学的学士、硕士和博士,是一位热带生态/环境科学家,他在华盛顿的世界银行作了23年的权威环境顾问,起草和促使银行采纳了强制性的社会和环境“保护”政策。他还出版了世界银行的最佳畅销书3卷“环境评估手册”,并被选为国际环境评价协会主席(IAIA)。2008年他因对环保的突出贡献而获得过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授予的一级柯立芝勋章。现在是世界资源研究所(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的高级研究员。

自去年罗伯特·古德兰和他在世界银行的同事一同在最近一期《世界观察》杂志(11/12月刊)上发表了题为《牲畜与气候变化》的报告后,联合国粮农组织在罗马召开了一个“关于农、林、渔业部门在温室气体排放和缓解方面潜力的专家咨询”会议,并邀请了古德兰和杰夫·安航。

我们于今年1月5日,针对此次会议通过电子邮件采访了古德兰。

 

古德兰指出了粮农组织的政策所存在的问题:他们(指FAO)认为整个世界的食物产量会在2050年增长一倍,动物产品的需求也会快速增长。尽管这两个判断都是正确的,但据此来制定世界粮食发展计划是不恰当和草率的。

当谈及我们未来应采取的措施时,古德兰指出五点:

  • 说服 FAO 和 IPCC 让他们知道,他们正走向一个风险极大,而又没有必要的方向;
  • 敦促食品工业发展和宣传肉类替代品;
  • 让食品工业确实了解他们可以通过减少畜产品来帮助缓解气候危机;
  • 让食品工业确实了解他们可以通过生产更多的肉类替代品或非肉类产品来获得更多的利润;
  • 敦促政府征收排放税,这意味着肉类会被征以高额的税收,而谷物则完全不会。砍伐森林也会被征收非常高的税收。

古德兰谈到这次会议主要有2个分歧点:

第一,FAO 和 IPCC 相信有更多森林被砍伐用来种植粮食,但他们不知道哪些森林被砍伐了,也不知道已经有多少森林被砍伐了,更不知道森林砍伐到什么时候才会够用。我认为几乎不会有更多的森林会为种粮食而被砍伐。牲畜牧场的缩小会提供更多的土地用来为人类生产更有效率的食物。

第二,因为用牲畜喂养人类是效率最低的方法,我认为从现在开始,“食物效率”应该是优先考虑的重要问题。这意味着应该主要生产高效的食物,诸如谷物、大豆、蔬菜等,停止生产低效率的食物,诸如肉、奶和蛋类。但 FAO 计划蓄养更多的牲畜。

古德兰认为这次会议只集中在方法学的讨论上,没有关注上面提到的两个非常关键的分歧。

罗伯特·古德兰的个人网站


热点

本栏目推荐

本栏目最新更新

本栏目热门文章

全站推荐

全站最新更新

全站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