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職業獸醫眼中的“活熊取膽”

在今年兩會上,接受記者採訪時,作為中國第一位首席獸醫師,賈幼陵委員談得最多的,是一個執業獸醫眼中的“活熊取膽”。

賈幼陵說,目前國內沒有一部法律禁止殘害動物,只在我國野生動物保護法附則中,有這樣一條“中華人民共和國締結或者參加的與保護野生動物有關的國際條約與本法有不同規定的,適用國際條約的規定,但中華人民共和國聲明保留的條款除外。”“‘活熊取膽’面臨法律困境。”

不過賈幼陵也告訴記者,目前上海市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野生動物保護法》辦法,明確“不允許任何單位和個人傷害和虐待馴養的野生動物。”雖然這距離《國際動物衛生法典》中強調的動物福利,距離國際公認的5F原則(指為動物提供保持健康和精力所需要的清潔飲水和食物,使動物不受饑渴之苦等)、“3R”原則(減少實驗動物數,改進動物實驗方法,用非動物技術代替實驗動物)還有一段距離,還只是規範性條文,但畢竟前進了一步。對於相關企業反問的“子非熊,安知熊之苦痛與否?”賈幼陵說,即使是人是否受到傷害也不是當事人完全說了算,在法律層面上要由有資質的醫生通過診療儀器設備開具診斷證明。“活熊取膽”是否傷害到熊,不能聽憑熊的主人一面之詞,要由有資質的獸醫診斷。他也反問了一句:“當一個健康的人被麻醉後‘無痛’偷走一個腎,他是不是被傷害了?”

站在一個獸醫的立場,賈幼陵說,膽汁是在膽道中流動的一種特殊的體液,由肝臟分泌產生,不由胃產生,儲存在膽囊內。進餐時肝臟產生的膽汁比平時多得多。但“活熊取膽”恰恰是在熊進餐時抽取膽汁。熊沒有了膽汁,已溶解的脂肪油,將把食物包圍起來,使酵素無法作用在蛋白質與碳水化合物等營養上,因而減低體內消化程度。久而久之,全身會發生代謝、吸收等問題。而人工造瘺,讓本應封閉的內臟暴露在外,長期以往必然導致膽囊炎。所以,會導致熊“長期營養不良,生不如死,非常殘酷。”讓賈幼陵遺憾的是,現在為活熊取膽的,多是獸醫,而根據《執業獸醫職業道德行為規範》第十二條、十三條,“執業獸醫應當為患病動物提供醫療服務,解除其病痛,同時儘量減少動物的痛苦和恐懼。”“執業獸醫應當勸阻虐待動物的行為,宣傳動物保健和動物福利知識。”

所以,賈幼陵建議,相關部門應加快立法進度,其中就包括推進獸醫法立法,以規範獸醫從業行為,讓獸醫明白“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而對於上海等已經在地方法規、規章明確不得傷害、虐待動物的,賈幼陵認為,這些地方從法理上應該抵制相關熊膽產品。這次“活熊取膽”在輿論中引發的爭議探討,讓賈幼陵看到了中國民眾保護野生動物意識的提高,他提醒相關企業,“這是沒有前途的行為,一次獲取利潤的企業,早晚會被市場排擠出去。”此外,賈幼陵還建議,參照國際上“實驗動物福利三原則”(減少、改進、替代),有關部門應儘快審評熊膽替代藥品。

評論
用戶: 驗證碼:
匿名

熱點

相關文章

本欄目推薦

本欄目最新更新

本欄目熱門文章

全站推薦

全站最新更新

全站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