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会哭吗?

两天前的晚上,我和我丈夫在观看美国养犬俱乐部/优卡全国锦标赛的电视节目。我们为那些漂亮的狗在运动场中整齐的步伐感到惊讶。“看,那家伙看起来多么幸福!”我丈夫指着那只西伯利亚雪橇犬说,“他看上去在笑。”

那只标准贵宾犬显得很傲慢。爱尔兰塞特犬看上去很自豪。但他们真的像看上去的样子吗?

这些笑和傻笑的表情只是每个物种在解剖学上的特别功能吗?──或者我们确实能够从狗的眼睛里分辨出他们的感情?

不久以前,我就动物感情的问题采访了杰弗里·穆萨耶夫·梅森。他曾经养过狗。但现在不养了。而且以后再也不养了,他说。

这个著名的前心理分析学家,梵文教授,写了将近24本书的作家,在90年代后期,收养了三只混种狗。他和他们一起跑步,带他们度假,并把他们写进他的书里《狗不是爱情骗子》。但1981年梅森从弗洛伊德档案馆的管理岗位被解雇,从而引发了激烈的知性辩论。这几年来,他已经将养狗视为虐待动物的一种形式。

“我仍然爱狗”,梅森告诉我,“我认为他们很了不起。”

但我们不适合做他们的同伴,因为“我认为我们不能给他们理想的生活。和我们住在一起,他们不能过他们想要的生活。跟其它事情相比,这将意味着我们要整天与他们在一起。狗喜欢群居,非常忠诚,充满活力,非常渴望身体上的关注。当我们为生活所需而离开他们的时候,就要把他们单独关起来,他们会非常粘人。把猫关在屋里──或者用他的话说,“关禁闭”梅森的看法一样严厉。

“讨论一只在公寓里的猫过着幸福的生活,就是限定了我们对‘幸福’这个词的意义。”

承认猫和狗有感情只是一个观念。梅森在2003年的书《对月唱歌的猪》则更进一步,研究了农场动物的感情──揭露了绝大多数吃肉的人不愿意看到的可能性。

研究这本书的时候,梅森就不吃鸡蛋了。最后,他成为了一个纯素食者。这促使他在2009年出版了一本书《餐盘中的脸:食物的真相》。梅森告诉我他所听到的,他要写一本关于无肉饮食的主流书。他的出版商最初要他采访素食名人:“要是和保罗·麦卡尼谈我会非常乐意。”但最终一如既往,心理学和哲学对他有更大的诱惑。

“我从心理分析中得出的结论之一,就是人类用极力否认来回避不想面对的东西,”他表示, “当人们不想讨论他们在吃什么的时候,他们会极力否认。……我主要关心的是更深层次的问题,我们是如何欺骗自己去相信,动物想死、或想要被煮熟、或被吃掉。这是一个古老的陈词滥调,动物们乐意把他们的生命给我们。我们已经与驯服的动物们约定,他们把自己给我们。而作为交换,我们给他们一个良好的生活和痛快的死亡。”

他对所谓“快乐奶牛”的讲法不屑一顾。人们认为那些自由放养的母鸡和其他生物会过“更好的生活”,而实际上他们注定要成为牧草喂养的肉。

Can Animals Cry?

翻译:Amy 校对:Jennifer Wang

评论
用户: 验证码:
匿名

热点

相关文章

本栏目推荐

本栏目最新更新

本栏目热门文章

全站推荐

全站最新更新

全站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