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与进化的关系──素食是人类未来进化的必由之路

作者:侯亚梅 胡宏

编者按:有时候,一些在科学界尚未形成定论的推断会在公众中被当作真理流传。“肉食在人类进化史上具有重要意义”这一论断就是其中一例。本论文对此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并告诉大家这其实只是一个似是而非的推断,没有严谨的科学依据。本文作者侯亚梅是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曾在美国《科学》杂志以封面规格发表文章驳斥了一个长期存在的假设──东亚的直立人比非洲直立人缺少智慧和适应能力,并引起国际轰动,促使考古研究不得不对亚洲人类文明起源进行重新评估,2004年她曾获得国家“首届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称号。胡宏是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研究员。

感谢作者提供稿件,转载和引用请与作者或我们联系。

2009年2月是达尔文诞辰200周年,他也许是近代最有影响的科学家。而2009年11月则是历史上最有影响的著作之一《物种起源》发表150周年。达尔文不仅在自然科学上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他的博爱与睿智也极大的影响了人文科学。在两个世纪的时间里,没有一个科学家对科学、政治、宗教、哲学和艺术的影响能与达尔文相比。达尔文的爱心包含了所有的动物。他说:“人与高等哺乳类动物在智力方面没有根本的差异…在精神方面人与高等动物之间有很大差异,不过这种差异仅仅是量的差异,不是本质或类上的差异”。他明确的告诉我们:“对所有生物的爱是人类最高贵的品德。”

民以食为天,在人类进化史中饮食对人类的生存无疑具有无与伦比的重要性。出于对动物生命的尊重与爱,达尔文本人是一位素食者。不过许多营养学家在饮食观点方面并不认同达尔文的观点,他们试图通过史前考古从生命进化中发现一些为自己的肉食营养学观点提供证据的事实。如美国卡萝琳·M·庞德博士在其所著的《生命与脂肪》一书中指出“转向食肉的时间正好与人科动物化石的颅腔迅速大的时间相吻合。许多人类学家认为,这种相互关系是一种因果关系,食肉直接导致了智力的改善,从而为进化成为现代人铺平了道路。所以,从史前到现在,肉食对于我们人类来说一直是一种比较宝贵的食物。”使人体获得完全蛋白、维生素以及其它各种营养物质的来源。特别是肉类能提供锌、维生素B12、钙、铁和维生素A等基本营养素,而这些营养物质很难在素食中摄取”。 依据卡萝琳·M·庞德博士的观点,素食者会令人营养不良,而且还会使人的进化停止,智力减退。这段耸人听闻的说法会使任何一个准备尝试成为素食者的人望而却步,而一个喜欢吃肉的人看了这段话就更会坚信素食者是自虐狂,反而更加相信吃肉有助于人类的进化。然而,如果作较为深入的分析,我们就可以发现这种观点并没有科学的依据。下面我们来作一些详细的分析。

生命的进化是我们这个地球上最重要也是最为复杂的事件,科学界对此已有一定的了解,并且已经可以给出一个大致的生物进化框图,然而依据这些有限的事实得出结论时仍需非常谨慎,因为还有太多的事实以及更为深刻的机理还不为人所知。象卡萝琳·M·庞德博士那样仅仅根据考古学或人类学的个别论断所作出的武断结论,难以令人信服。除了纯粹的数学之外,在科学研究中由于科学仪器的局限性、人的生命本身的局限性以及科学家先验观念的片面性等等,我们无法克服管中窥豹的现象,只能通过逐步改善仪器、改进方法,一点点地扩展我们的视野,使研究进一步深入。科学哲学家波普尔在其名著《科学发现的逻辑》中把科学的这种特性称为可证伪性。他说:“应该作为分解标准(指科学与伪科学之间的分界标准)的不是可证实性,而是可证伪性,换言之,我不要求一个科学体系能一劳永逸地在肯定的意义上被选拔出来;我要求它具有这样的逻辑形式,它能在否定的意义上借助经验被选拔出来:一个经验的科学体系必须能被经验反驳。”正因为如此,科学研究中常有不同的观点在相互争论,要搞清事实的真相,我们不能只听一面之词,需要对各种观点做辩证的分析,进行深入探究后才能获得较为正确的结论。本文试图通过对食物与进化关系的分析,为人类进一步迈向更高等的生命进化提出一些饮食方面的建议。

好的科学研究离不开人文的精神指导,在研究人的进化问题时,如果离开了道德的指导极易得出荒唐的结论。本论文的前一部分证据为纯科学的,后一部分则引用了法国哲学家,神学家,古生物学家,地质学家德日进的进化论观点,对人类的未来与合理的饮食进行一些探讨。

为了得出更为客观正确的结论。下面我们列举一些与此有关的各种观点进行一些较为深入的分析,看科学关于肉食与进化之间关系的结论到底如何。

首先我们简单介绍一下有关人类进化方面一些公认的事实。

依据人类学的研究,人类进化主要分为以下几个阶段(以下文字中的人类学资料来源于雅·雅·罗金斯基, 马·格·列义著的《人类学》,根据前苏联高等教育出版社1978年修订版译出):

  • 人的前驱(南方古猿)时代,南方古猿从其树栖的祖先那里得到的重要遗传特征是能够使用物体的手以及大脑皮层的相应部分。在生活习性上,南方古猿从其祖先那里获得的另一个十分重要的特征是高度发达的群居性。南方古猿首先应该具有了作为用手动物和群居动物所具有的那些能力,它们具有寻找和使用工具的能力,但还不具备有意识地制造工具的能力。由于年代久远,南方古猿详细的食物结构很难从田野考古挖掘事实进行推断,我们只能粗略地推断南方古猿可能是杂食动物。不过依据美国人乔治·萨勒研究在自然条件下山地大猩猩的生活和行为的著作以及英国科学家珍妮·古道尔在坦桑尼亚坦噶尼客湖东岸对黑猩猩的研究著作,我们可以知道一些关于猩猩饮食方面的详细资料,以弥补考古学的不足。依据这些现代动物学家的观察,在179个山地大猩猩的巢约有半数在地上,而黑猩猩的巢则通常建在树上;大猩猩是和平的动物,而黑猩猩则往往具有攻击性;大猩猩完全以植物为食(它食用约29种食物),而黑猩猩则经常食肉,它捕食的对象有疣猴、小狒狒、红尾猴和兰色的长尾猴等;大猩猩、黑猩猩与南方古猿有什么关系?
  • 直立人,即远古时代。其最重要的特点是能有意识地制造工具,远古人最重要的工具之一是手斧。考古学家认为舍利时代的手斧的主要用处是发挥最符合其形状与重量的功能,既用于砍砸与粗削;这些作用有两个目的:(1)制造原始的棍棒与带尖的木头工具,比如木矛等;(2)用于分解已经打死的动物的尸体以及敲开动物的头骨取髓等。所以直立人也是杂食动物。直立人的脑量比猩猩的脑量大幅增加(从435-650立方厘米增加到800-1225立方厘米)。美国卡萝琳·M·庞德博士在其所著的《生命与脂肪》一书中所采用的“转向食肉的时间正好与人科动物化石的颅腔迅速增大的时间相吻合”观点可能就是基于关于直立人制作工具手斧等的功用提出的。
  • 尼安德特人,或古人时代。对于古人文化,我们可以根据大量的莫斯特遗址的出土的工具作出判断,莫斯特工具的特点是加工更为精细、规整,形状更为多样。出现了简单的骨制品。根据在莫斯特遗址广泛分布的篝火、烧骨、灰烬堆的遗址看来,完全可以推断尼安德特人已经具有人工取火用火的能力。所以从尼安德特人时代起,人类开始熟食,尼安德特人也是杂食动物。尼安德特人的大脑比直立人不仅脑量更大而且结构也有较大变化,比如颅内模的绝对高度和相对高度(主要是在顶骨部位)增大等。有人以此推断熟食对大脑进化的重要性。
  • 现代人或新人时代就不必多说了。

上述考古学家依据远古人类(或直立人)制作的手斧的石器的功用推断远古人类是吃肉的,这个结论或许有其一定的合理性。但是如果进一步推断吃肉是人类进化的必要条件那就有问题了。依据我国著名人类学家吴汝康的《古人类学》的介绍,人科起源问题上达尔文的理论演变为多种假设。其中最著名的假设有:

(1)食肉的假设

达特(Raymond A. Dart)与1924年在南非汤恩(Taung)发现了大约是六岁小孩的化石头骨,其牙齿很像人的,而脑子很小,面部宽大,定名为南方古猿。随后在南非的其它地方发现了更多的南方古猿化石和大量的破碎动物骨骼。达特认为这些碎骨是人科成员带到洞里的,它们敲碎这些骨骼作为工具和武器。他说,动物骨骼的使用早于武器。他称这种骨、齿和角的破片为骨齿角文化(Osterodontokeratic culture),由此引起了许多争论。达特解释某些南方古猿的头骨和额骨的破裂是由于同伙的攻击。人类的进化是由于越来越多地依靠用于狩猎的武器来获得肉食。一种史前的武器竞争促进了大脑的发展,演化成现代人因而具有野蛮的凶杀者猿的倾向。达特的这种解释在人类学界是没有多少人相信的,但是肉食对人类起源究竟有多大的作用,对人类的行为究竟有什么影响,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2)草食的假设

乔利(C. J. Jolly)提出早期人科成员的适应像猕猴类中的狮尾猴(Theropithecus)。他看到狮尾猴与分布更为广泛的狒狒(Papio)属的差别正像早期人科与猿的差别。出现这种差别的原因在于是否对半干旱的空旷地区采集和食用草籽的一种特殊食物的适应。狮尾猴的头后骨骼由于以坐的姿式长时间采集种籽,其头部在脊柱上的位置常比狒狒的较为垂直。这种坐姿产生角垂直的躯干,有助于形成直立行走。

至于咀嚼能力的强大,则是诸多不吃草籽的哺乳动物的特征,而稀树草原上的食物也不只是草籽,根和块茎也可能是早期人类人科成员的重要食物来源。狮尾猴用脚趾是不能挖出根、茎的,而早期人科人员的黑猩猩式的棍棒则易于获得这些食物。

(3)杂食的假设

另有两种假设是美国加州伯克利分校的华什伯恩(S. L. Washburn)等的草原黑猩猩模式假设与塔特尔(R. Tuttle)的小猿假设。这两种人科动物都是杂食动物。这两种人科动物的特点是会使用工具来获取和制备植物性食物,也猎取小动物为食。

从上述经典的人类学家提出的关于人类起源原因的种种假说,我们至少可以得出肉食对人类起源究竟有多大的作用仍然没有定论这一结论。

田野考古与实验室里进行的科学试验不一样,我们无法把人类进化的历史放到实验室里重复演示给我们看,正因为这样在田野考古中提出的理论一般只能称为假设。田野考古的假设既不能象数学依据公理就可以保证绝对准确推断,从而被称为定理,也不能象物理与化学学科在实验室中经过反复观察、验证,从而被称为定律。但是我们可以从间接的方式推断它的合理性。对“肉食对人类起源究竟有多大的作用,尤其对人类智力的发展有多大作用”这个问题,我们可以从两个角度分析:

首先从现代营养学的角度考察。营养不足会导致大脑进化或发育障碍。这方面有进化方面的证据。Taylor 等科学家比较了在印度尼西亚群岛的婆罗洲与苏门答腊岛上生活的猩猩,发现,在婆罗洲北部生活的猩猩种群由于生活资源的匮乏,而导致脑量较小。Taylor认为资源的匮乏会影响大脑的生长的结论对人类也同样成立。素食的营养是否全面呢?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大家可以看一看《不吃肉能获得足够的营养吗?》一文。从文中可以看出素食不仅不比肉食营养差,而且比肉食营养好。如果再加上植物性中草药的调理,素食的营养远超肉类。有关这方面的详细介绍大家可以看专业书《素食者膳食指南一个简单的事实是人完全可以不吃任何肉类食品,但决不可以只吃肉而不吃任何素食。美国卡萝琳·M·庞德博士认为的“肉类能提供锌、维生素B12、钙、铁和维生素A等基本营养素,而这些营养物质很难在素食中摄取”的观点是错误的。在美国卡萝琳·M·庞德博士的书中举出了一个案例:让非洲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每天多吃2勺肉类食物,他们的体质和智力都有了变化。2年后,这些孩子的肌肉发育加快,智力上也有大幅提高,而且,他们在学校里更加活泼,喜欢说话和经常参加活动。从而证明肉食的重要性。这样的论断缺乏严格的科学性,因为美国卡萝琳·M·庞德博士没有尝试给非洲贫困地区的孩子们吃营养合理搭配的素食,只有把这两种情况进行严格的对比后得出的结论才具有科学意义。

另一个角度是探讨动物的相对脑量(大脑重量除以体重)与食物的关系如何。加利福尼亚大学的学者 Georg F. Striedter 在其关于大脑进化的专著《大脑进化的原则》 中是这样概括食物与脑进化的关系的:“在食物与相对脑重的关系上,已有众多的研究。比如在蝙蝠中,吃虫类的蝙蝠比吃肉类或吸血类或吃水果或花类的蝙蝠脑量小,而灵长类动物中食虫类与食果类比食叶类一般有较大的脑量(Clutton-Brock 与 Harvey, 1980)。进一步,用过滤方式(filter-feeding)进食的鲨鱼和鲸鱼比通过追逐方式捕食的鲨鱼与鲸鱼脑髓要小。初看一下,这些证据似乎表明相对脑量与食物的质量有密切关系;但是这个结论与蝙蝠的数据相矛盾,因为昆虫的营养一般要比花与果的营养要好。花与果缺乏蛋白质,但是吃昆虫的蝙蝠的脑量却比吃花果的脑量要小。所以一个更为合理的假设应该是:那些吃难以发现大型食物的种群相对那些吃储量丰富小型食物的种群脑髓含量大。即使这个假设仍然有不足之处,因为它没有考虑到寄生类(比如,楔齿七鳃鳗)或靠伏击捕食(比如,蛙鱼)生物的小脑量。所以,作者提出一个更为准确的假设:具有高脑量的动物趋向于策略性捕食,而那些小脑量的种群捕食则靠随机的运气。这个“聪明进食”假设(也有其他的学者认同这个假设,比如 Parker 与 Gibson,1977)不仅与蝙蝠也与灵长类动物的数据相吻合。因为食果者必须学会去哪里发现果树,了解水果何时会熟等等(Fleming等,1977;Clutton-Brock与Harvey,1988),也与鸟类的数据十分吻合,大脑发达(most encephalized)的鸟类倾向于用非常复杂的、基于个体学习的策略去获得食物(Volman等,1977;Clayton等2001)。”

依据 Georgf. Striedter 教授的观点,在影响动物大脑进化方面,动物的智能行为比食物更为重要。尤其是社会性协作活动和带有经验性策略性的食物获取活动都会有效地激励大脑增长。与此类似的另一个研究是气候环境变化与大脑体积之间的关系的研究。Geary 对比了反应狩猎或采集食物难以程度的生物多样性的原始指标与反应社会交往复杂性的人口指标与大脑体积之间的相关性。Geary 分析发现人口指标是大脑体积的最好预测指标,这意味着我们祖先为了生存与邻居开展的竞争是激励大脑生长的最主要原因。Geary 的研究从侧面支持了 Georgf. Striedter 教授的观点。

大脑的大小或者大脑在体重中站的比例(Brain-to-body mass ratio 或encephalization quotient or EQ)仅仅能粗率地反应不同种群的动物的智力大小。一般说来脑量与体重之间有一个正比的关系。十九世纪末, Snell提出了一个关于脑体重量关系的经验公式:

E = C . Sr


式中 E 是脑重,S 是体重,C 称为“头部集中化系数(cephalization factor)”,r 是一个靠经验确定的指数, Kuhlenbeck 建议对哺乳动物 r 的近似值为0.56 。另有 Macphail 建议对大多数哺乳动物 r 的近似值为0.66。如前所述考古学家依据远古人类(或直立人)制作的石斧的石器的功用推断远古人类是吃肉的,这个结论或许有道理。但是如果进一步依据远古人类的的脑量大大超过猩猩脑量这一事实,就武断地认为远古人类的的脑量的增加是因为比猩猩吃了更多的肉,从而得出吃肉导致了大脑的进化的结论就有问题了。否则老虎、狮子这些食肉动物就应该具有最大的脑体比例和智慧了。但事实并非如此。让我们来看一看表一中各种动物的大脑与体重之间的关系。表中排在第一位的猕猴基本上是食草类动物。鼹鼠的食物是蚯蚓等泥土中生活的无脊椎小动物,算得上食肉者。人与黑猩猩都是杂食动物,但是他们的生理结构都与大猩猩类似,这决定了他们必须以素食为主。所以创造出统一的生物命名系统的素食者分类学家林纳讲:“人类的结构,不论从内在或外表来看,若与动物相比较,都充分显示出蔬菜与水果是他的自然食物。”表中其余的动物,老鼠、金色大颊鼠都是啮齿动物基本上以种子植物为食,而猫是肉食动物。美洲虎这典型的食肉动物的脑体比例比典型的素食动物山羊、亚洲象、大猩猩、驴以及袋鼠等小;但是食肉动物灰狼的脑体比例比兔子、山羊小,却比绵羊、驴子、大猩猩、亚洲象以及袋鼠这些素食动物大。所以从这张表中看不出肉食对大脑发育有独特的优越性,反而说明以素食为主的杂食可能对大脑的进化有好处。前面我们已经指出从现代营养学的角度素食优于肉食。所以杂食对脑体比重的贡献只能是:在气候恶劣的情况下植物类食物匮乏时,杂食的动物比纯素食的动物更能适应恶劣的气候。比如西欧的尼安德特人生存时代后期,地球上出现冰期,不得不通过狩猎获得生存所需的足够营养。

 
表一 若干种动物的脑体比例
动物 体重(公斤) 脑重(克) 脑体比例
Rhesus monkey 猕猴 6.8 179 26.3235
Mole 鼹鼠 0.122 3 24.5902
Human人 62 1320 21.2903
Mouse 老鼠 0.023 0.4 17.3913
Chimpanzee 黑猩猩 52.16 440 8.4356
Golden hamster 金色大颊鼠 0.12 1 8.3333
Cat 猫 3.3 25.6 7.7576
Guinea pig 豚鼠 1.04 5.5 5.2885
Mountain beaver 山海狸 1.35 2.5 5.037
Rabbit 兔子 2.5 12.1 4.84
Goat山 羊 27.66 115 4.1576
Grey wolf 灰狼 36.33 119.5 3.2893
Sheep 绵羊 55.5 175 3.1532
Donkey 驴子 187.1 419 2.2394
Gorilla 大猩猩 207 406 1.9614
Asian elephant 亚洲象 2547 4603 1.8072
Kangaroo 袋鼠 35 56 1.6
Jaguar 美洲虎 100 157 1.57
Giraffe 长颈鹿 529 680 1.2854
Horse 马 521 655 1.2572
Pig 猪 192 180 0.9375
Cow 牛 465 423 0.9097
African elephant 非洲象 6654 5712 0.8584
资料来源:Jerison, H. J. (1973) Evolution the brain and intelligence. Academic Press, New York。

综上所述,生命进化是我们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事件,也是最复杂的事件,促使进化的因素众多,有多种理论解释进化机理。“食肉的假设理论是其中的一种。但是这种理论,由于肉食动物比素食动物更为凶残好斗,容易导引出人类的进化是越来越多的依靠用来杀害的武器来获取肉食,一种史前的武器竞赛促进了脑的发展的结论,故很少有人认同该理论”。人们比较认同的理论是社会协同、工具制作促进进化的理论。从营养学的角度看,素食反而比肉食更有优越性。从动物的脑体比例与食物的关系上看,更支持以素食为主的杂食有助于脑量比例增大的假设。杂食主要帮助了早期人类祖先应对恶劣的气候条件下植物性食物不足的困境。

下面我们用达尔文的原话来为上面做一个结论。“从形态上的阶段性变化,器官的功能,习俗以及饮食方面的看,与类人猿与猿一样,人类正常的食物应该是素食,并且我们的犬齿不如肉食动物发达,在这方面(食肉方面)我们无法与野兽或肉食动物相比。” (《自然选择与物种起源》)。在另一本书《人类的起源》他告诉我们:“尽管我们对披头散发的原始人在时间与地点方面可以肯定有许多未知之处,但我们可以基本无误的断定原始人生活在温暖的适合于以果实为生的环境里,以此我们可以推断人类也应该过这样的生活”

以上探讨人类的进化与食物的关系,仅仅局限于自然科学的领域内。实际上,如果不把人文科学纳入研究的探讨的范畴,我们无法很好地回答地球上的生命进化到今天,未来的合理方向应该如何这类的问题。有些科学至上主义者可能会不同意这个观点,他们可能认为科学必须绝对纯净,不能有半点人文科学的内涵。这种观点是十分危险的,科学如果没有人文道德的约束可能会变成恶魔。关于这一点,只要看一看二战时期法西斯德国纳粹与日本的731部队拿活人做科学试验这个案例就可以明白。从医学角度看,拿人做试验比拿动物做实验所得的数据当然更为科学,但是从道德角度可以知道这种非人道的方式会招致人与人的蔑视乃至人类的毁灭。

从人文科学的角度看,人的智慧与人的心态密切相关。前面说过脑量或脑体比列并不能准确的衡量一个种群的智力水平。但对同一种群,这个指标具有明显的统计意义。依据2005年12月26日 Science Daily 的报道 ─McMaster 大学的研究者发现脑量越大智力越高。依据这点我们可以推断人类心态的改变应该能促进脑量增加。科学在这方面也开始有了证据。根据2006年1月27日哈佛大学、耶鲁大学与马萨诸塞州立技术学院的一份研究报道,研究人员 Sara Lazar 与她的合作者发现禅定能使大脑变大这应验了中国的一句古话:“定能生慧”。在原始人工具的制作过程中,注意力的高度集中,也会促使大脑的进化。Sara Lazar 小组的研究考察了20个有禅定经历者与15个无禅定经历者的大脑。有禅定经历者依然从事日常工作,但是每天练习瑜伽禅定40分钟,而无禅定经历者仅仅是放松。仅仅40分钟的禅定就使大脑一个与思考有关区域的灰质组织变厚,而且年长者比年轻人更为明显,而这个区域在通常情况下随着年龄的增长会越来越薄。瑜伽禅定的核心就是让我们混乱的思绪有序化,变得越来越清静安宁。而造成我们思绪混乱的最主要的原因是“贪婪、仇恨与嫉妒”这些负面的心态。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整天都可以处于瑜伽禅定的状态。这个科学实验证明道德的提升对大脑进化的意义应该比食物更大。

如果说早期的人类进化是一个自然选择的结果,当今人类有高度的自我意识,在地球上已经取得绝对的统治地位,有高度发达的人文科学与自然科学体系,面对未来,人类是否还应该继续沿着自然选择的进化轨迹继续前进?

德日进是法国哲学家,神学家,古生物学家,地质学家,本名泰亚尔·德·夏尔丹,德日进系其中文名字。长时间在中国进行古人类学、地质学考察。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国外从事教学和科研。他是“北京猿人”的发现者之一。他对进化问题有着特殊的兴趣。在他的名著《人的现象》里突破各门学科之间的界限,把宇宙的一切演变过程作为一个有机的整体加以探讨,他的进化论的视野囊括了精神与物质、智慧与肉体等各个方面。从宇宙的基本物质开始,经过复杂的演变过程,到生命和思想的出现,德日进给予有机的综合。他从考古发现出发,大胆的提出关于宇宙、生物、人类、精神逐层进化的观点。他认为世界是进化的,从物质到生命,再到人类和精神,最后将走向上帝之中的统一,即奥秘嘎(omega)点(《人的现象》)。依据这种大进化论的观点,人类进化的等级越高以慈悲博爱和智慧为核心的道德也就越是重要。道德在整个动物的进化过程中一直伴随着大家。

在过去进化论里几乎没有涉及动物的道德方面的内容,大家以为只有人才有道德观。这种观点是错误的。依据2009年5月25日新华网报道:“美国科罗拉多大学教授、生态学家马克·贝科夫走遍世界各地,观察不同动物的行为,探究它们是否具有公正、同情、互助等“品质”。贝科夫在新书《荒野正义》中写道,哺乳动物头脑中有道德这根“弦”,因此同一族群中,较强大、较富进攻性的成员更倾向于聚在一起。英国《每日电讯报》23日援引他的话说:“人们长期以来一直以为人类有道德观而动物没有。但是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事实并非如此。”先前英国牛津大学科学家观察发现,大象不仅会陪伴、照料受伤或生病的同伴,还会对其它动物产生同情心。南非一头大象曾于2003年松开铁门闩,摇开羊圈入口帮助羚羊逃跑。另一次实验中,研究人员把老鼠分为两组,每次给第一组食物,第二组就得承受电击之苦。结果研究人员发现,第一组老鼠宁可不吃食物,也不愿同伴遭受电击。研究人员曾训练长尾猴把代币投入自动售货机购物。有一只长尾猴因年纪太大,无法把代币投进投币口,同伴就会捡起它掉在地上的代币投进售货机,把食物送给它。

狼群等级森严、规矩繁多。狼群玩耍时,头狼为和等级较低的狼融在一起,会有意收敛锋芒,甚至允许同伴咬自己。

如果其中一匹狼咬同伴时不小心太过用力,它会先请求对方原谅再继续游戏。而在土狼群中,玩耍时咬得太狠还“不思悔改”的狼则会被同伴排挤出游戏甚至整个狼群。贝科夫说,如果没有道德观规范它们的行为,这种行为根本不可能发生。

研究人员还发现,黑猩猩也有正义感,它们会一起惩罚违反规则的同伴,给予残疾同伴特殊照顾。

吸血蝙蝠觅食时会把食物分给一无所获的同伴。受到恩惠的蝙蝠会“铭记在心”,待日后同伴觅食不顺时以食物回赠。贝科夫说,正是这种互惠行为把一群蝙蝠聚集在一起。

贝科夫总结说,动物的道德观有助于它们在群体中规范自身行为。受这些规范约束,群体中的打斗能得到控制,动物们还会互相合作。

人类的进化已经开始超越肉体进化的阶段,进入了道德进化的新时代。从人文科学的角度看,进化的意义实际上是道德的完善过程。在这个新时代里,人类需要反思过去的经验与教训,要全面负起从生态环境的改良到社会道德的进步的责任。在野蛮时代看起来是合理的一些行为,在未来道德进化的新时代就不在合理了。饮食对人类生存的意义重大,在过去的蛮荒时代,人类没有像今天那样的高科技技术,由于生存环境的恶劣,食物的匮乏,人们不得不靠狩猎,来补充食物的不足。那个时候肉食有其合理的一面。但是肉食会使动物变得更为凶残好斗,这种饮食方式全然不符合新时代慈悲与博爱的要求。正因为这样,许多有识之士都反对这种野蛮的饮食方式。我们在这里列举若干有识之士的远见卓识:
 

“只要人们持续无情摧毁低等动物的生命,他就永远不能体会健康或和平的真谛。因为人们若不能停止屠杀动物,那么他们就会互相残杀。的确,播下谋杀及痛苦的种子的人是不可能收成快乐及爱心的果实的。”

─ 毕达哥拉斯(Pythagoras),毕氏定理的发现者、西方的素食主义之父

 

非暴力通往道德的顶峰,是一切进化的目标。如果不停止伤害所有其它生命,我们就仍然只是未开化的原始人。

─ 托马斯·阿尔瓦·爱迪生,发明家

 

人类谋生的方法进步之后,才知道吃植物。中国是文化很老的国家,所以中国人多是吃植物,至于野蛮人多是吃动物。

─ 孙中山,中国国父

 

我想到就觉得很震惊到底是什么样的欲望让人类开始吃死尸肉,又是什么样的动机造成人类非要用动物的肉来养肥自己不可。想想看,不久之前你还听到这些动物哀号、咆哮、踱步并看到它们注视著你。

─ 布鲁达克(Plutarch),希腊哲学家

 

吃素的行为应该会赋予那些一心想要将天国带到地上的人很大的喜悦,因为吃素象征了人类对完美道德的渴望是很真切的。

─ 托尔斯泰(Leo Tolstoy),俄国文豪

 

一个国家伟不伟大、道德水准高不高,可以从它对待动物的方式评断出来。

─ 甘地(Mahatma Gandhi),印度国父

 

我个人认为,单凭素食对人类的影响,就足以证明吃素对全人类有非常正面的感化作用。

─ 爱因斯坦(Albert Einstrin)

 

吃肉正是一种没有正当理由的谋杀行为。

─ 班杰明·富兰克林,发明家

这些伟人们的金玉良言,值得我们深思。

肉食还使我们当今世界的生态不堪负重。我们当今世界人口已经超过了60亿,人口与经济的发展使畜牧业迅速发展。依据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报告一公顷土地可以养活22个吃土豆的人和19个吃大米的人,但是只能养活一个吃牛肉的人或两个吃羊的人。世界上近30%的谷物,74%的大豆不是给人吃得,而是用来喂牲畜的。在美国,牲畜就吃掉了70%的谷物收成。目前全世界用于喂养牲畜的谷物足以供20亿人口食用!全球吃素可以每年省掉全球粮食的一半,也就是7亿吨谷物,省出土地超过34亿公顷。一年全球死于饥荒的人口起码有一千万,也就是说每天死于饥荒的人口高达三万之多。而与此同时,却有更多的本来可以养活这些人,支援这些人的食物被拿去养牲畜,让那些比他们富裕的国家的人民有肉吃,想起来这实在是一件非常不道德的事情。而且环保部 BAT 专会透露畜禽养殖是我国农村最大污染源,我国94万多个农村、9万多个乡镇因经济、地理等要素各具环境问题,但总体形式严峻。在农村,畜禽粪便的排放量远远要大于工业固体废弃物的排放量,畜禽养殖业已经成为农村水体的最大污染源。据相关部门预测,3至5年后,畜禽粪便污染将超过化肥、工业废水、生活污水,成为农业环境的最大污染来源。在湖南和河南的一些农村地区,主要的污染源并非是工业,而是农业。太湖污染的很大一部分也源于农业污染。在安徽一些农村地区,养猪的数量大,而猪粪便成分复杂,当地又缺少处理设施,直接造成了水体污染(来源:中国水网,2009年4月22日)。更有甚者,当前气候变迁的情势十分严重,比联合国跨政府气候变迁小组所预测最糟的情况,还要严重。我们已经看到它造成的破坏,往往是致命的冲击,例如飓风、水灾、旱灾、热浪等天灾…… 即使世界减少排放温室气体,地球要自大气现有的污染中恢复,仍需一些时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先减少留存期短的温室气体,也就是甲烷。以20年平均值计算,甲烷的温室效应是二氧化碳的72倍,而甲烷的最大来源就是畜牧业,所以畜牧业是全球暖化最大的元凶,应该被遏止。英国查尔斯王子在2008年2月14日的布鲁塞尔出席欧洲议会时,就气候变迁提出警告,表示世界还有18个月可以扭转全球暖化的大灾难,如果不采取行动,他说:“最后我们将看到更多大规模的干旱和饥荒,气候模式变得更为可怕,且降雨会越来越少,我们正招致更可怕的后果,除非我们现在真正了解这种浪费要由砍伐热带雨林而开垦的耕地来弥补。”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迁研究小组表示,不吃肉、骑自行车、少消费,就可以协助遏止全球暖化。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迁研究小组领导人诺贝尔奖获得者帕卓里呼吁全球民众,他呼吁每个人都行动起来,不吃肉类,加入到绿色地球的行动,抑制食肉的冲动;并表示肉是排碳量高度密集的商品。他警告说:现实是很严酷的,如果人类什么都不做,气候的改变会带来极大的冲击。

所以为了我们人类的进化,为了我们的健康,为了保护为我们唯一的地球家园,请大家减少充满血腥不环保的肉食,多采行健康慈悲的素食。 原文:There is no fundamental difference between man and the higher mammals in their mental faculties ... The difference in mind between man and the higher animals, great as it is, certainly is one of degree and not of kind. 原文:The love for all living creatures is the most noble attribute of man. 吴汝康,《古人类学》64-68页。 Sara Goudarzi, Diet Linked to Brain Size in Primates, LiveScience.com, 2006年10月24日。 The DIETITIAN'S GUIDE TO VEGETARIAN DIETS[U.S.A] Mark Messina Virginia Messina, Kluwer Academic/Plenum Publishers. Principle of Brain Evolution, SINAUER ASSOCIATES, INC, Publishers Sunderland, Massachusetts, U.S.A 2005. Eisenberg and Wilson, 1978, Hutcheon et al. 2002. Human Nature, 卷20, 页67。 《古人类学》,吴汝康著,文物出版社,1986。 "The grading of forms, organic functions, customs and diets showed in an evident way that the normal food of man is vegetable like the anthropoids and apes and that our canine teeth are less developed than theirs and that we are not destined to compete with wild beasts or carnivorous animals." The Origin of Species by Natural Selection. "Although we know nothing for certain about the time or place that man shed the thick hair that covered him, with much probability of being right we could say that he must have lived in a warm country where conditions were favourable to the frugivorous way of life which, to judge from analogies, must have been the way man lived." The Origin of Man. Sara Lazar, Meditation found to increase brain size People who meditate grow bigger brains than those who don't. Researchers at Harvard, Yale, and the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have found the first evidence that meditation can alter the physical structure of our brains.


热点

相关文章

本栏目推荐

本栏目最新更新

本栏目热门文章

全站推荐

全站最新更新

全站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