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致癌症的動物蛋白

大多數人認為營養不良是引發癌症的罪魁禍首,但是,其實,如我在《中國健康調查報告》一書第十三章所述,實驗證明黃麴黴毒素導致大鼠癌症的可能性很高,而印度科學家的一項研究表明減少蛋白質(酪蛋白)攝入(從一般水準的20%降至5%)可以完全阻止該毒素的致癌效應。在此基礎上,我和同事進行深入研究,結果再次證實了印度科學家的發現。也就說,只需簡單地將膳食蛋白(酪蛋白)攝入量控制在較低水準即可抑制癌細胞的生長。隱藏在該作用後的生理機制不只一個,這強有力地證明了蛋白質與癌症之間的聯繫。

多年以來,我們的研究獲得了很多科研基金的資助,這表明,我們的研究得到了癌症專業領域其他科學家的認可,而且他們對我們的研究品質給予了很高的評價。當我們的研究發表時,還通過了權威癌症研究科學期刊的專家和編輯的審閱。這表明,在研究癌症的科學圈裏,我們的研究很有說服力。

調整蛋白質攝入即可抑制某種化學致癌物的致癌作用,這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簡單事實:膳食蛋白竟然是戰勝某種物種敏感的強力致癌物的王牌。

接著,我們對病毒(乙肝病毒)引起的癌症做了類似的研究。

結果證明減少動物蛋白攝入量也可抑制其他致癌物(艾拉、二惡英、敵敵畏等)的致癌作用,只不過其抑制作用沒有針對黃麴黴毒素的強。如果我們的研究是討論“什麼是致癌物”和“什麼是非致癌物”,這些發現將徹底改變目前有關癌症研究和教育的方式。

我不想就簡單地指出酪蛋白是比黃麴黴毒素(根據化學物致癌假說,黃麴黴毒素是“目前發現的最強致癌物”)更強的致癌物。實際上,我想提出一個更廣泛的問題,“以動物蛋白為基礎的因素與人類癌症的發生相關嗎?”,以及研究黃麴黴毒素攝入量與人類的蛋白質攝入量之間的效應關係,這些在我的《中國健康調查報告》一書中都有提及。

我曾給世界上很多頂尖和嚴格的觀眾(來自哈佛大學、伯克利大學、康奈爾大學、埃默里大學、耶魯大學、杜克大學、國家衛生研究所等)做過關于此項研究的報告,我的研究從未遭受過嚴厲的評判。我遇到的唯一阻礙就是,當我試圖說服一些強大的利益集團時,他們不管事實,從不聆聽。也就是說,走出科學圈後,面向社會後,這個問題不在是科學問題,更多的是與政治、經濟和個人偏見等問題有關。說實話,面對這個事關人類健康的問題,我很無力。因為控制健康研究的美國大公司關心自身利益甚于公眾健康!

Animal Protein as a Carcinogen

翻譯:趙磊


熱點

相關文章

本欄目推薦

本欄目最新更新

本欄目熱門文章

全站推薦

全站最新更新

全站熱門文章